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二百三十一章 唯消异灵抚诸世

第二百三十一章 唯消异灵抚诸世

  张衍收了五行真光的神通之后,便从定世之中出来。

  闳都此刻正在外间,并没有离去,他察觉到张衍这么轻易放过自己恐怕还有其他事,便问道:“道友可还有什么话要交代么?”

  张衍道:“倒确有一事要与道友商量,诸有需得保全,但流散出来的造化之灵伟力却需得设法祛除。相觉道友认为,可合力营造一处大域,连通诸世,而后再将那擒获来的造化之灵化身投入此间,如此可设法将那些伟力吸引过来。”

  闳都并不关心这里过程,只是道:“道友认为可行?”他态度很是直白,既然你实力强,那么你说了算。

  张衍点了点头,道:“可以一试,只是那四人之中,可能有人是造化之灵借托之身,故若任由此辈处置此事,恐有不妥,而若是闳都道友来主持,那便放心许多了。”

  在造化之灵伟力未曾到来前,其实他也想过闳都是否可能是那借托之身,所以也曾做好了准备,万一有变,就上前镇压。

  不过事实证明其人并不是,否则他根本不必要与造化之灵对抗到那般地步。

  虽然相觉等人同样参与了此战,但无论是影响还是作用,相较而言都是小太多了,所以身上嫌疑难释。

  闳都道:“此事我应下了。”

  张衍道:“那就劳烦道友了。”

  闳都一个拱手之后,便就离了此处,只是一个挪转,就来到相觉等人近处。

  相觉四人见他忽然出现,不觉大吃一惊,随即惊疑不定,这位怎么又出来了?莫非是那玄元道人没能镇压住他,所以又跑出来了?

  不过他们很快反应过来,事实应该不是如此,闳都的目的一开始就是想覆灭诸有,顺带消杀造化之灵伟力,而现在可无人阻止于他,但其没有做出这等举动,看去是放弃这等想法了。

  他们心中松了一口气,看来是被那位玄元道人给压制住了,若是这样,那也不必要与其起冲突了。

  闳都看了四人一眼,道:“听闻你等要立造大域,以此牵引造化之灵伟力?”

  相觉看了看其余人,道:“不错,我等正是如此打算的,闳都道友可是有什么见解么?”

  闳都有些不耐烦,道:“我无意见,既然你等已是定下了,那便快些动手吧。”

  布须天内,此次造化之灵伟力侵染入世,对落于此天之内的造化之灵托世之身自然影响最深,只是这等人物大多数都被演教所收服,亦或干脆是如旦易、孟壶这般以己道为正流,影响倒是不大。

  但这一次不同之处在于,这些伟力在各处现世之中形成了造化法刻,此可为现世生灵所见,并从中学到道法。

  虽这不及造化之灵自身所备法门,甚至其中许多关节也流散了不少,可是因为任谁都能望见,所以传播起来却是远胜以往。

  对这些发现最早的就是演教了,这回不仅是因为有张衍传谕,还有演教遍布诸天万界的分坛以及随时可以传递往来的界门,这使得诸界之中有什么异动,演教总能第一个发现。

  高晟图反应也快,在闻听此事之后,立刻命人设法处置这些法刻,能毁去的便毁去,不能毁去的便设法封禁起来。

  不过因为这些法刻实在太多,难以一一肃清,所以尽管演教动作很快,可还是有不少法刻之上的内容流散出去了。

  高晟图不得已召聚众长老商议此事。

  有长老建言道:“掌教,我等无法全数兼顾,只能先管好那些紧要之地,其余地界,只能是见一处治一处了。

  高晟图深以为然,道:“不错,如昆始洲陆那等地界就需得额外小心,不能让造化之灵道法再度侵染入此,重演上回景象。”

  为了稳固局面,高果至今仍未回来,不过其人终究只是前去稳定人心的,昆始分坛那里还是需要一名有能力的分坛坛主长久坐镇的。

  诸长老此刻皆是有意无意往袁长老那里瞥有一眼,后者则是坐在那里一言不发。

  在回来总坛之后,袁长老被夺去了所有权责,这是变相惩罚,日后除了护卫教派之外,几乎就没有他什么事了。

  唐由想了想,道:“老师,我这处有一个人选,原先在承阳分坛的贺宣仁贺坛主可以担当此任。”

  当即有长老反对道:“贺坛主也是这几年来才到得凡蜕层次,或许去别处分坛绰绰有余,可是担任昆始分坛的坛主,功行恐怕有所不足。”

  唐由不以为然,道:“那里现在还有高师兄在,足以撑住局面,而现如今我演教与诸派之间矛盾丛生,一个不小心,就会造成对立,而贺坛主为人谦和,又善于调解各方关系,是个很是合适的人选。”

  高晟图考虑了一下,现在主要目的是为了遏制造化之灵道法扩散,这等时候确实不能再和诸派加深矛盾了,这个贺宣仁他也是有印象的,把治下分坛打理的井井有条不说,还是少有和各家门派和睦相处,而没有起得龃龉的地界。

  此人不见得是最有能力的人选,但是现在放在这个位置倒也合适,于是道:“就依唐由之见。”

  他这一开口,众人不再反对,都是齐声称是,未有多久,就有谕令从总坛送出。

  只是半日之后,贺宣仁就接到了调令,因为总坛催促他上任,所以他也不敢怠慢,稍作收拾一下,就启程往昆始洲陆而来。

  前来宣谕的和长老特意提醒言道:“此次是为了消弭与诸派之间的争端,此外就是剿杀造化之灵道法,只要做成这两件事,掌教那里便可有交代了。”

  贺宣仁道:“敢问和长老,不知昆始洲陆分坛的大护法是哪一位,为人又是怎样?”

  这次上谕下来时事先没有一点预兆,而以往碍于教中规矩,他也没有了解其他分坛的渠道,所以对昆始洲陆的情况可谓一无所知。

  而每一处分坛,坛主之下,自然就是大护法最为重要了,若遇斗战之事,坛主很少出面,通常都是交给大护法来解决的。所以此人至关紧要,要是此人与他不合,那么即便他有再大本事也难以施展。

  和长老道:“大护法名唤孟壶,非是从他处调任,乃是昆始洲陆分坛方始建立时便就从玄镜分坛调来的,端护法走后,便由这位孟护法接任,前些时日分坛有危,多是倚仗这一位解决,这才被提升为大护法。”

  贺宣仁若有所思,再是多问了几句,和长老其实对孟壶了解也是不多,但是他和端诚熟悉,后者对孟壶很是推崇,于是就按其意大致说了一遍,现在昆始分坛可经不起折腾,为了不使贺宣仁与孟壶一开始就生出矛盾,他又加了一些自己的见解,将孟壶稍稍抬高了一些。

  他认为也不算过分,端诚为人十分实诚,其人所言之事,通常是十分值得相信的。

  贺宣仁听完后不由点头,通过描述,脑海里大致建立起来一个对孟壶的印象了。

  天资过人,背景不小,能力又是出众。平时寡言少语,不争功不出头,凭借自身积功走上大护法之位,总而言之,是一个谨守规矩,默默付出,关键时刻却能靠得住的老实人。

  他很是欣慰,同时也感到轻松许多,若是有这么一位同门相互扶持,那么稳住昆始洲陆的局面想必不是什么难事。

  两人很快渡过界关,和长老将其送到昆始洲陆分坛之后,自身职责已毕,便就告辞离去了。

  贺宣仁到此之后,第一件事就是先去拜见高果,而后自是召集下属前来会面,只是令他遗憾的是,孟壶出外封镇而今陆续出现的道法法刻了,一时半刻还赶不回来。

  想到日后相处的时间还长,倒也不必急于一时,他也没有再多问,用了数天时间,他差不多了解了分坛具体情形。

  总体而言,昆始分坛事情并不复杂,分坛与诸派之间的关系只能说趋于缓和,但不能说有多好。不过他认为,只要有造化之灵这个外敌在,而演教一直顶在前面,诸派就不会翻脸,只是背后的拉扯肯定是少不了的。

  而今首先要处理的,就是流传在外的造化之灵道法,因为那些法刻是凭空出现的,所以从根子上消除很是不易,既然此处无法解决,那就只能从修士身上想办法了。

  他沉思良久,将此刻还在分坛之内的执事和护法都是召集过来,发出了当上坛主后的第一道谕令,道:“传我之命,关闭分坛界门,无有我亲手谕令及教中符命,任何人都不得借以穿渡。”

  界门关系到和总坛的联络,还有各派穿渡往来,实际上到了今时今日,界门开阖早就不是演教一家之事了,这一谕令看去稍稍有些逾矩,但是贺宣仁方才上任,这个时候谁都不敢出头劝阻,于是此事顺利通过了。

  这时忽有侍从来禀,道:“坛主,孟护法回来了。”

  贺宣仁露出一丝笑意,欣然道:“甚好,我正有许多话要与孟护法一谈。”他一直期待此次相会,此刻也没有摆出坛主架子在内殿等候,而是带着众人自里迎了出来。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