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二百六十三章 除尽灵秽还清空

第二百六十三章 除尽灵秽还清空

  张衍在推演过造化之灵正身所显露的道法之后,紫衣道人的所有底细他一眼便可看穿。而在他伟力气意运转之下,可轻易令其为自己所用。

  这是比单纯镇压更为高明的手段,只他若稍有放松的话,那么其人就立刻会恢复本来面目,不过其人已是没有这个机会了,等到这件事情做成,他自会将之逐入永寂,再不可能掀起什么风浪来了。

  紫衣道人道:“不知道友助我脱身,需我做得什么?”

  张衍道:“你且把宝莲召来,待我一观,”

  紫衣道人当即依言而为,只是一摊手,便有一朵宝莲出现在了手掌之上。

  张衍投去一眼,却是摇头。

  不出所料,这宝莲就是其人先前所持那一朵,而此中气机他先前已然得到了。

  事情果然没有这么容易,显是造化之灵也在防备着自己化身被人利用,所以缺失的那一朵看来无法利用其人伟力化身找寻出来。

  不过这朵宝莲在紫衣道人被逐入永寂后,也将成为无主之物。修为到他这等地步,若换了一人,为了纯道许会舍弃此物,可他不同,有力道为依托,便把所有宝莲收来也无有妨碍,故是心意一动,将之收了过来

  紫衣道人对此并无半分意见,态度恭敬道:“不知道友可还有什么要吩咐在下的么?’

  张衍言道:“你稍候将诸有之内造化之灵伟力收纳入身便好。”

  紫衣道人毫不迟疑,打一个稽首,道:“当如道友所愿。”

  此刻他心识已被张衍扭转,在他心中,只要自己将这些伟力吞夺一空,从此就能摆脱造化之灵正身的束缚。

  这是顺其自家心意而为,因为凡是独立之个体,都不希望自己所为如牵线木偶一般,他从内心深处希望摆脱这一切,只是最后结果恐怕与他所想会有些出入。

  他在诸大德复杂目光之中行至一边,而后坐定下来,随后身上伟力一阵涌动,片刻之后,弥布在诸有之中的无穷伟力立刻就往他身躯之中聚集过来。

  之前相觉等人只是利用他伟力,能有百之一二已然不错了,现在他全是为自己着想,两边效用自是大为不同,本来那可以与他对抗的伟力寄托之人此刻根本不是他对手,所有同源伟力都是倒向了他这一边。

  张衍抬头看向虚寂缺裂之地,就看造化之灵正身会不会对此作出回应了,要是其人躲着不出,那么就只能任由他清除所有伟力,轻易毁去布置了。

  要是出来,势必挣扎妄动,或者弄些别的手段来,可不管怎么样,只要其有所反应,那他就能藉此看出更多东西来。

  此事不是片刻可成,故他在等待同时,还分出一意,顺着往这方世域之中聚拢进来的伟力,找寻那些若有若无的造化之地。

  他此时道法伟力,远胜相觉一班人,接连被他寻到了三处造化之地,这等地界能种下道传,助他找寻缺失之道,他自也不会嫌多。

  不过在等待之际,他也能感觉到,随着紫衣道人身上伟力增进,其人自身意愿也是在觉醒之中,缓缓有了一丝反抗之力。

  此事早在预料之中,不过其人若是有造化之灵正身支援,或许还可做一番挣扎。可这里乃是虚寂,造化之灵伟力在此若无后继,那终究是无法与他抗衡的。

  他心意一转,又是稍稍增加两分力上去,紫衣道人微微挣扎的神情立时安静下来,一如方才一般,连半分反抗也是无有,继续尽心竭力吸纳伟力。

  相觉等人此刻明显可以感觉到,那些充斥四周的造化之灵伟力越来越是稀薄,就连心头原本重压也是稍稍减少了一些。

  只是他们仍是神情凝肃,并没有因此彻底放松下来,前面进展顺利,并不代表一定能够做成此事,他们也不知晓造化之灵正身会否做出什么反制手段,唯有当真将此僚伟力全数驱逐了,此事才算暂且有一个了结。

  良久之后,在紫衣道人全力施为之下,其人终是将伟力全数吸纳过来,就连先前与闳都一战之时,造化之灵分身刻意散播潜伏的伟力,也一并被其吸纳到了身躯之中。

  但到了这个时候,其人神情产生了某种变化,看去像是隐隐要摆脱控制一般,

  张衍淡然看着,在反复推演过造化之灵正身道法之后,他察觉到在后者被封堵回去之前,稍稍多了一丝异动,所以他猜测,在除去了这些伟力残留之后,此僚多半是还有什么后手的,故是他有意放松了一些挟制,看能否将此引了出来。

  可是等了许久,却始终不见任何动静。

  张衍看了紫衣道人一眼,便对其一挥袖,后者先是神情一僵,而后身躯渐渐由实转虚,只是片刻之后,便就消失无踪,连一身伟力也是一齐不见,显然已是完完全全被送入了永寂之中。

  诸有之内旧患被扫荡一空,在场所有人只觉一阵神清气明,往日那股不适之感也是消隐了下去。

  相觉上来一礼,道:“多谢道友扫除浊秽。”

  众人也是纷纷稽首。

  张衍言道:“此事远未到结束之时,那造化之灵正身迟早还会回来诸有,我辈与之争斗终要做个了局,诸位还请尽量招引回自身伟力,免得到时毫无反抗之能。”

  众人都是凛然称是。

  张衍交代完毕,便就返身回转布须天。在蒲团之上坐定之后,他略作思索,这次虽是将造化之灵伟力消弭,不过没将造化之灵后手逼出,此僚那要么就此潜伏不动,要么就会从他所看重的地方入手。

  如今能被其所寻到的突破口,无非就是那造化性灵背后所缺失的大道了,这也是造化之灵最有可能阻碍他的地方。

  若其愿意现出手段,那么就在这里再过得几招好了。

  他转念过后,伸手一点,便在那几处造化之地中立得界门,而后便朝演教发出一道谕令,要其往此间传播道法。

  演教总坛之中,高晟图很快接到传谕,他不敢耽搁,连忙将底下诸长老都是找来,并言道:“今唤诸位来此,是因为教祖又为我教立了去往三处大界的界门。”

  底下诸长老听闻,俱是振奋不已。

  虽然演教为了避免与诸方势力的冲突,各处分坛收拢了许多,可也使得现在扩张比以往更是顺利,只是拥有生灵的界域毕竟是有限的,有人道存驻的更是稀少。

  可以说,不管是虚空元海还是布须天内,绝大多数地界都是荒芜绝迹,所以现在这般所在已是越来越难找寻了。

  演教立教宗旨,就在于将道法传播于诸天万界,每一处人道存在之地,要令所有生人都有对抗妖魔异类之能,并有通向大道之法,

  而且对于寻常演教中层来说,传播道法越广,心境上的收获就越多,自身修行起来也越是容易,

  而对于上层来说,因为修行已然到了尽头,所以完全就是单纯秉持教祖法谕行事了,但这也不是说他们无了追求,虽然他们可以不用灵机修持到眼下境界,可要维持永寿,还是需要紫清灵机的,现在由于灵机衰退,紫清灵机用一点便少一点,而陡然多出的大界,就意味着有可能从那里找寻到紫清灵机。

  唐由最是冷静,道:“掌教,不知这三处地界可有什么厉害势力?”

  众长老一听,心中方才激起的情绪也是纷纷平息,凡是灵机充裕之地,则必然是有大势力盘踞的,不是大宗大派,就是大怪邪魔。

  高晟图沉声道:“教祖传谕之中已是点明,这几处大界,造化之灵道法占据主流,寻常宗派早已被其灭尽,故我等对手便是他们。”

  有长老言道:“这岂非好事?要是与人道宗派争夺灵机,我等也拉不下这等脸面,而只是这等外魔妖道的话,那正好顺手剿除了。”

  高晟图神色严肃道:“莫要掉以轻心,因为这几家界域之中造化之灵道法乃是主流,故而势力绝然不小,若要占下这几处所在,我等需从分坛调集更多人手。”

  高果想了一想,道:“掌教,单纯凭我演教之力,恐怕一时不见得能打开局面,而且如此拼杀,我教弟子势必折损极重,要是布须天这里再遇得一点事,怕就难以招架了。”

  高晟图道:“你有什么主意,尽管说来。”

  高果道:“主意谈不上,我却是在想,是不是可以和山海界或者青华天联手做得此事?我等可将一些灵机丰盛之地让出去些许,如此虽然损失了一些好处,可是却能保得更多弟子安妥。”

  高晟图一思,连连点头道:“是个好主意,我演教以护持人道,广传道法为根本,教中弟子哪怕只是修为低弱,也不能随意折损。”

  有长老道:“掌教,只是这两家未必会卖我情面。”

  唐由道:“这却不用担忧,山海界有几家宗派,尤喜斗战,并经常用外敌来磨练弟子,若有这等事找上他们,那当是不会回绝的。”

  高晟图沉声道:“那便就此定下吧,只是我有感应,诸世之中,用不了许久,或当会有大变,此三界当需尽快占下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