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二百六十四章 一灵修得万世功 睥睨诸法显胜途

第二百六十四章 一灵修得万世功 睥睨诸法显胜途

  张衍见得演教已是遵从谕令扩张,就不再多去理会。除非演教遇得上层力量侵袭,不然他不会去插手其中,否则伟力沾染,那缺失之道便难再寻得了。

  要是造化之灵所留后招因此出来阻碍于他,那他正好出手将之消除。以他此刻法力,除非其乃是正身降下,否则绝无可能是他对手。

  可兴许是造化之灵不愿在此事之上浪费后手,也可能是时机未至,其却一直没有出来搅扰,演教攻伐三界之战很是顺利,尤其是得了山海界、青华天两处修道人相助之后,更是势如破竹。

  尤其演教有界门存在,可以互相之间将战力调遣来去,对面三界根本抵挡不住,没有多久就被演教教众完全占据了。

  只是攻伐下这些界域容易,可要想将那些本来信奉造化之灵道法的生人扭转过来却并不简单,以往是一张白纸好作画,现在却不是这么回事,强行抹除记忆,或会伤及神魂,这样难再有出色人物,故是只能靠下面各方执事及坛主将其识忆遮去,而后日夕讲经,导引至演教道法这边来。

  张衍此刻神思感应正在虚寂之中游荡徘徊,设法在真正决战之前找寻到更多造化之地。

  那位浑天之主曾有言,说是要他应遵从大势,不得随意插手大局,否则定会被双方所摒弃,可他又岂会被这番话吓阻?

  事实上他若有意,那随时可以将局面破坏,只需要在神意之中照见那造化之灵道法,自可将之引入诸有之中。

  他与人斗战,向来不喜被动等待,主动出击方才是他一贯选择,所以原来一直在思量,是否不必等了下去,直接将造化之灵正身照显出来与自己一战。

  要是力道已得完全,他一定是会如此做的,只是现在情形却尚需斟酌。主要是随着找寻到更多造化之地,再有那演教扩张,补上的缺失道法也是越来越多。

  而那最后一朵宝莲尽管被造化之灵藏匿起来,找到的希望很是渺茫,可他也不会就此放弃,终归是要试着搜寻一下的。

  只是就在这等时候,那三界之中,某处界域忽然一阵波荡,似有什么异状发生。他心中一动,推算了一下,摇头失笑道:“需求时百唤不至,不求时却偏偏落来。”

  却是那三界之中某一界,由于灵机精蕴极丰,仅是稍弱于镜湖,又经历演教与造化之灵道法信众攻战杀伐,因此搅动因果,引得那元玉即将入世。

  他考虑了一下,若没有意外的话,他气、力双道短时内不会有太多提升了,而对战造化之灵,诸位大德虽然也在设法召引伟力,可最后恢复多少实力,又能帮上多大忙,实在说不准,所以他必须自己再另寻手段,用以增加实力。

  这一枚元玉,或可成就一位同道,令其成为自己助力。

  他收回心思,任得那现世自转千百载,而后再是探意入内,须臾,他把手一抬,一枚元玉已是落入手中。

  他把神思一落,已是去至位于山海界天青殿中的化身之上,这时他再起意一唤,便见水光荡起,团团一聚,玄武出现在了大殿之上。

  他微微一笑,道:“道友,你托胎于天地规序,一灵落照世间,奈何受现世所缚,再也不得上进,我今当助你一臂之力,越过樊笼,显道于诸有之上。”

  说话之间,他将元玉一递,任得玄武背后那蛇首将之衔去,在他伟力安抚之下,只是顷刻之间,便助其入到了真阳层次之中。

  修道人入境关,千难万难,可玄武乃是得他一神牵引,方得入世,所以是与他气意相连的,他能提升到什么层次,玄武就能提升到何等层次,之前只是因为元玉一关所阻,这才被挡在门外,现在得有此物,自是须臾成就。

  不过通常情形之下,便有机缘奇遇,其也是到此为止了。

  其受限于根底,某些境关终究是难以跨越过去的。

  可是今回,张衍却恰恰是要助其过得此关,否则他也不会将那元玉渡入其身了。

  玄武乃是诸天四神之一,有此四神统合总摄,诸天群星才有了方位归属,其本质就是诸天规序的一面,也可以说是大道表理在每一个现世之中的沉淀。

  凡有界域之地,就有其存在,不过无人统合,无人聚炼,是不会自己主动显露出来的。当初也是因为那神兽卵胎恰好沟通了那一灵气意,其才得以破壳而出。

  而这等卵胎,张衍遍观诸天,也只在九洲之中见得这一例,别处丝毫无有,可见是因九洲自身之独特,此物才得孕育。

  要想让其跨过现世之屏障,超脱诸有之上,这一点对他来说其实不难做到,因为玄武并非修士,并不靠自己修行。

  可就算入了炼神之境,对他帮助也是有限,除非能到得大德层次,这里就不是简单能为了。

  放在以往,他是做不到的,可是眼下正好多得这一朵造化宝莲在手,倒是可以试着推动一下。

  而首先要做的,便是助其跨过炼神关隘。

  玄武在一界之中聚形,真阳层次就已是到达了顶峰,就如一罐之水已然盛满,即便再注入额外之力,其也只会满溢出来,不会再有增加,但若是打破这个瓦罐,就可让其汇入到汪洋之中。

  所要注意的是,这里仍是需要他以气意相牵,并且时时引导,不能任由其自行其事,否则到了最后,要么意形散失,无法聚合出来,要么就是秉道而成,与他彻底脱离,这就远离他的本意了。

  思定之后,他心意一动,一道灵光自世外照下,直落玄武身上,顿将其身上束缚打破。

  这一刹那间,世界仿佛无限抬升,玄武瞬时便跨过了诸世生灵难以企及的层次,不过因其不是靠着自身之力成就,所以其根底并没有本质上的变化,只不过是有张衍伟力护持,才是没有崩散。

  张衍此刻再是伸手一指,一点明光乍现。这一刻,所有生灭不定的现世仿佛停滞了下来,而后亿万诸世之中都有玄武之影现出,且所有虚影都是往这一处重合叠入进来。

  亿万现世之中同样有着玄武之定属,只是彼此分属不同界域,互不相扰。所以他现在作为,就是将诸世之中的玄武之力都是引动出来,并以玄武正身为根本,聚合其力。

  此正如无数水滴凝聚可以汇成江河一般,在一个个本源同力汇入进来后,逐渐壮大了起来,

  只是每一个现世的力量都是不同,这里就需要加以调和,玄武自身做不到此事,但有他居中主持,却不难做到。

  未有多久,这番动静终于停歇下来,玄武身形已然变得稳固凝实,说明其已是能在虚寂之中立足。

  张衍微微点头,人身修士之法身,乃是原来肉身之拓印,而异类妖魔化作人身,是因为人身修持最是挨近大道,不得不如此作为。

  而玄武本就是道法之显,却不必去化作人身了,也就没有化形一说,故是现在仍然还是原来模样。

  只是到此一步,还并没有结束,现在玄武充其量只是与炼神修道人相仿佛,并无法相助到他什么,所以他还要助其继续往上行走,将之推送入大德层次之中。

  他并没有立刻施为,待其气机真正稳固之后,这才一荡衣袖,将那从紫衣道人处得来的宝莲掷了出来,并将之印入到玄武身躯之中,口中言道:“道友可寻道而去,我自会在旁助你,若能归转,当便得摘道果。”

  同一时刻,他将攀升秘法送入其心神之中。

  玄武本来眼眸半睁半闭,得此传授,一声低啸,身下水气一动,整个身躯霎时由有转无,自诸有之中消失无踪。

  玄武自先天而来,本就是大道所化,并无经过任何修行,所以若不出意料,当是拿去本是孕育自身的那一部道法,难的只是归来诸有。

  所幸现在有造化宝莲相助,只要不是进入大道长河太深,那么这一难处就可避了过去。

  张衍只是等待了片刻之后,诸有便就开始晃荡不已,这等变故立刻引起相觉等人的注意,起神意一问,得知是张衍施为后,立刻又把心神收摄回去。

  旋即便见那一朵宝莲又是显现出来,而后绽放缕缕宝光,将一阵阵凭空落来的伟力吸摄入内,随即玄武身影由虚无之中印照出来,重又回得诸有之中,显然已得功果。

  张衍望去,见其身上有阴阳黑白两气晃动来去,堪称“龟蛇共一身,阴阳缚生死”,不觉颌首,此阴阳双气若与他五行神光相互配合,斗战之能无疑能更上一层。

  就在这时,却见那玄武头首低垂,露出厚实壳背,做出顺服之状,他微微一笑,一步走出,已然踏上玄武之背,口中赞言道:“由来真道唯自如,玄天当表谓神都,一灵修得万世功,睥睨诸法显胜途!道友既已是得取道功,超脱世间,当不再用那原来旧称,你本是先天之神,而今跃然诸神之上,我便称道友为‘都神君’如何?”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