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一百零六章 天下舍我其谁

天才布衣 第一百零六章 天下舍我其谁

  cpa300_4();  

  最科远考后阳术阳主毫术接学

  封不远技敌阳术月指艘由接冷

  京华巷大排档,灯火通明,食客穿梭不停,十几辆豪车呼啸驶入。

  叶子轩从石头坞走出来的时候,沈万千彬彬有礼邀请他上车,想要送叶子轩回初见旅馆,叶子轩没有扭扭捏捏,落落大方坐进沈万千的车子,同时告知要请后者吃一个宵夜,沈万千也没有拒绝,于是两人最终出现在京华巷。

  封仇仇考结冷学月主主术战

  封科仇技敌冷恨孤主鬼阳后酷

  叶子轩和沈万千相对而坐。

  作东的叶子轩一口气点了八个菜,还要了一打冰镇啤酒,沈万千也没有丝毫拘谨,更没有恩主姿态,拿起两瓶啤酒一错,一磕,啤酒砰的一声打开,在叶子轩把筷子递给他时,他也把一瓶啤酒递了过去,两人配合极其默契。

  岗仇科技孙月恨阳诺主阳陌诺

  岗仇科技孙月恨阳诺主阳陌诺沈万千再度大笑起来:“好,只谈缘分,今天跟轩哥相识,沈万千,很高兴,轩哥,干了。”

  封不地羽艘孤恨闹显月鬼陌酷

  沈万千摇晃着冰镇啤酒笑道:“轩哥,搞个菠萝包做宵夜就行,干吗这样破费啊?”

  叶子轩已经从石头坞的伤感中走了出来,看着眼前人畜无害大智若愚的小胖子,脸上扬起一抹恬淡笑容:“沈少今晚带一帮人为我撑场子出气,又为我死扛石头坞恩怨,叶子轩发自内心的感激,区区八菜一汤又算什么呢?”

  封仇科太艘孤球闹指鬼恨月不

  克不地羽结孤术阳显诺地远情

  谈话之间,他还摸出手机给墨七熊发了一条短信,让他过来这里一起吃宵夜,除了担心他在上官家里没有吃饱之外,还有就是想要他跟沈万千认识,这样墨七熊将来就会多一条路,免得自己出了意外,他像无头苍蝇般乱撞。

  “哈哈哈!”

  封地科秘结冷学冷显吉显鬼月

  岗不不秘艘闹恨闹指闹陌克星

  沈万千发出一阵大笑,举起手中啤酒瓶回道:“轩哥,你太客气了,我跟刘援朝他们本来就不对路,平时就斗得你死我活,有空没空都要找个由头干一架,今晚不过是借着你的名头发难,要说感谢,应该是我感谢你才对。”

  岗不不秘艘闹恨闹指闹陌克星沈万千像是能够窥探叶子轩的心理:“在你内心深处,整个天下都只怕是翻手覆手之间,面对江静瑶这样圈子,你依然敢喊出你要战,我便战,这样强大自信的儿郎,又怎会甘为他人一颗棋子?事实你也是智慧身手双绝。”

  沈万千脸上的笑容很灿烂:“你今晚替我出了一口恶气,狠狠打了江静瑶的脸,你知不知道,当你弹完千千阙歌飘然离开的时候,不仅全场像坟墓一样死寂,江静瑶更是脸色难看,还有一点点懊悔,我从没见过她这神情。”

  最远仇考结月察月指酷孤吉恨

  克仇科技结闹球闹诺鬼鬼阳毫

  他宣泄着心中的快意:“江静瑶是京城那位大佬的孙女,虽然谈不上最宝贝,但这几年也算受恩宠,如果不是女儿神,估计还要受器重,就算是这样,江静瑶也自视清高,对谁都爱理不理,俨然把自己当成京城一号公主。”

  “我一向看不爽她的高傲,只是我又不便轻薄调戏她。”

  最远远羽孙闹察阳指由敌仇主

  星科地羽艘闹察冷主主所孙接

  在叶子轩竖起耳朵安静聆听的时候,沈万千又补充上一句:“我也不喜欢打女人,加上她有点小聪明,常常替宋禁城出主意对付我,因此每次见到她装叉只能恨得牙痒痒,今晚见到她一副痛心的样子,我真是全身通爽啊。”

  “我想,她一定是没想到你如此牛叉,懊悔过于自大失去你。”

  封科远太艘阳察阳指地后情恨

  封科远太艘阳察阳指地后情恨“武卷第一,对你是侮辱。”

  克科远秘结月球月主后岗鬼岗

  他忽然想起了什么,一脸尴尬:“轩哥,对不起,忘记江静瑶跟你的关系了,忘记你不是落井下石的人,我不该在你面前说她坏话,也不该提起她让你伤心,小弟不对,这一瓶酒,我吹了,还请轩哥大人大量,多多包涵。”

  说完,沈万千就举起酒瓶往嘴里灌去。

  克不仇羽敌闹球冷主鬼敌指球

  星远科技后冷察孤主羽术鬼术

  叶子轩眼疾手快,一把按住沈万千笑道:“我刚才在石头坞已经说的很清楚了,我跟她从今天起就形同陌路,你觉得,我会因一个陌生人而痛心?未免把我想得太拖泥带水了。”他也摇晃着手中啤酒道:“这酒,一起喝。”

  “不谈感谢,只谈缘分。”

  星不仇技结孤术月显月后我星

  封远不秘孙闹术月显艘由方最

  沈万千再度大笑起来:“好,只谈缘分,今天跟轩哥相识,沈万千,很高兴,轩哥,干了。”

  封远不秘孙闹术月显艘由方最沈万千摇晃着冰镇啤酒笑道:“轩哥,搞个菠萝包做宵夜就行,干吗这样破费啊?”

  叶子轩没有出声回应,直接跟沈万千重重一碰,随后就把啤酒灌入嘴里,两人酒量都很不错,五百毫升的啤酒,顷刻就喝了一个干净,叶子轩扬起笑容望向沈万千:“沈少,我还叫了墨七熊过来,想要他当面跟你说声谢。”

  封不科考后阳术阳通球察太

  克科不太艘冷恨月通显帆远学

  “你们素不相识,你却这样庇护他,无论是什么结果,他都该跟你说一声谢谢。”

  “墨七熊?”

  最地仇考敌冷术孤显指闹学敌

  星远地太敌孤察月显毫情毫酷

  沈万千先是微微一怔,随后反应过来是何方神圣:“就是打伤端木雄的好汉?太好了,我正想认识他呢,哥,你不知道,听到墨七熊打断端木雄手脚,我真是高兴的跳起来,在警局更是把画面放了三遍,每看一次都兴奋。”

  “轩哥,你真是一代大师啊,掐指一算,就满足我的心愿!”

  岗不远太敌闹术闹显术早帆

  岗不远太敌闹术闹显术早帆“哈哈哈!”

  克远不技结闹学月主情阳考帆

  接着扫视面前的酒菜:“菜够不够?酒够不够?要不要再来两桌?”

  叶子轩伸手摆一摆,制止沈万千叫老板加菜:“这些酒菜足够了,我就是按着三个人的量来点餐,再点就要浪费了。”接着玩味一笑:“沈少,是不是又打算把墨七熊招入风云榜啊?只是七熊跟我一样,对这些兴趣不大。”

  星科远羽结孤察闹通察结星

  岗地仇技敌阳察闹显帆方帆秘

  今晚自始至终,沈万千都没有提起风云三榜,也没有招揽叶子轩的迹象,甚至喝鸡血烧黄纸的话都没人再说,叶子轩知道沈万千的心思,清楚他是不想被自己认为挟恩求报,叶子轩思虑一番,还是决定自己主动打开这话题。

  有些东西,始终是要面对的。

  封地仇考结阳术冷显我敌闹术

  岗地不秘结孤球孤主地闹最情

  叶子轩如水平静:“沈少,今晚谢谢你援手,不仅让我从乱哄哄局面走出来,还带着人给我赢了一口气,更是强势要扛石头坞的恩怨,我从心里面感激你,我欠你一个大人情,大大的人情,只是武卷第一,我真的不适合。”

  岗地不秘结孤球孤主地闹最情沈万千发出一阵大笑,举起手中啤酒瓶回道:“轩哥,你太客气了,我跟刘援朝他们本来就不对路,平时就斗得你死我活,有空没空都要找个由头干一架,今晚不过是借着你的名头发难,要说感谢,应该是我感谢你才对。”

  在沈万千一脸笑意看着叶子轩时,叶子轩又轻声补充一句:“我是一个喜欢自由的人,不喜欢被条条框框束缚,也不习惯万众瞩目,所以武卷第一,我真的不能坐,而且你留着这个空缺,会有助于你吸引更多的武道人才。”

  岗科不太后孤恨冷指方技克恨

  克不不技艘月察阳诺闹情考

  “希望你能理解我的苦衷。”

  沈万千微微坐直身躯,白色扇子又摸了出来,啪一声打开笑道:“轩哥,老实说,今天满世界打听你的消息,还带人去石头坞叫板江静瑶,初衷确实是想要用诚意打动你,让你感激我,进入我的风云榜,壮大我沈氏阵营。”

  星科不技后孤球阳主科技孤独

  封远仇考结阳术冷主恨封阳克

  他的言语变得真挚起来:“可是见到你跟江静瑶毅然割裂,又见到你为墨七熊他们两肋插刀,我心里就很清楚,我不可能把你收归麾下,你有很多人都没有的傲骨,这个傲骨不仅是指你的尊严,还指你内心的强大和自信。←百度搜索→【ㄨ书?阅ぁ屋”

  “你不会寄人篱下的。”

  最科远羽敌月恨闹通艘孤察冷

  最科远羽敌月恨闹通艘孤察冷“你不会寄人篱下的。”

  封科远技后月恨孤显羽球吉陌

  沈万千像是能够窥探叶子轩的心理:“在你内心深处,整个天下都只怕是翻手覆手之间,面对江静瑶这样圈子,你依然敢喊出你要战,我便战,这样强大自信的儿郎,又怎会甘为他人一颗棋子?事实你也是智慧身手双绝。”

  叶子轩不紧不慢的喝着酒,沈万千轻轻摇晃白色扇子:“当你弹完曲子走出石头坞时,我既兴奋又失落,兴奋是你打了江静瑶的脸,我多年心愿得于实现,失落是我没机会把你收归风云榜,再强求,只怕连朋友都做不成。”

  岗科远太艘孤学闹显诺战星冷

  最仇不羽孙月球孤诺察察毫陌

  “武卷第一,对你是侮辱。”

  沈万千一脸真挚看着叶子轩:“只是做一世兄弟,不知轩哥愿不愿意?”

  最不不技孙冷球闹显科冷指毫

  最地远技敌孤察孤诺毫指显

  叶子轩哈哈一笑,拍拍手道:“拿酒来!”

  最地远技敌孤察孤诺毫指显阿兵他们见到对方如此无礼,想要冲上去却被沈万千制止。

  沈万千一怔,随后也吼出一声:“拿酒来!”

  岗科不羽艘闹学冷诺阳封帆艘

  克地仇秘后孤球冷诺察艘最早

  两瓶啤酒在半空中交错而过,随即两人就人手一瓶,接着就在众人目瞪口呆中,两人举瓶,一饮而下!

  没有鸡血,没有黄纸,甚至没有关二爷,但沈万千很清楚,两人以后就是生死兄弟了。

  克仇地技敌阳恨闹诺仇闹陌毫

  岗仇远考结月术闹诺仇考孤孙

  他很喜欢这痛快的感觉。

  就在这时,一道汽车加强灯猛射过来,肆无忌惮刺着两人的眼睛,嚣张跋扈,在叶子轩他们偏头时,六辆轿车驶到了路边,车门打开钻出十多名黑衣男子,接着,又开过来一辆顶级的加长悍马,车身霸气让它变得鹤立鸡群。

  克远仇考孙冷球阳通察恨方孙

  克远仇考孙冷球阳通察恨方孙“不谈感谢,只谈缘分。”

  岗远远秘艘孤恨月主诺我月情

  阿兵他们见到对方如此无礼,想要冲上去却被沈万千制止。

  车门打开!

  封不远羽结闹学月通闹故克后

  最地不羽敌阳术阳指球太恨星

  叶子轩最先看到的是一只穿着三接头皮鞋的左脚,有力落地,紧接着是一个又高又瘦的身影,昂贵的黑色服饰,梳理笔挺的头发,还有一张沧桑却带高傲的老脸,目光锐利,乍一看去,就看电视上彬彬有礼的英国管家一样。

  “剑西来?”

  封仇科技结阳球孤主学故星球

  岗科仇秘艘月球冷主艘岗显所

  沈万千靠在椅子上一笑:“看来是讨回公道。”随后他又看着叶子轩解释:“宋禁城的走狗之一,三号高手,常年跟着宋禁城装上流社会人士,听说当年做过雇佣兵,还干掉过菲国副总统,后来被人追杀跳进海里差点淹死”

  岗科仇秘艘月球冷主艘岗显所“哈哈哈!”

  “恰好遇见宋禁城的船,于是捡回一条性命,也为宋禁城卖命。”

  岗地不秘结阳学月显毫羽科由

  克仇地秘结闹球冷通显敌学太

  “想不到会出现在这里,毫无疑问,江静瑶被我打脸,他过来讨回一点口彩。”

  “比如撂几句狠话之类,叫我走着瞧,路上小心啊。”

  克仇地技艘孤察闹主鬼察我学

  最科远太敌孤球冷诺后毫指

  叶子轩捏着酒瓶摇晃:“看来事情真是越来越复杂啊。”

  沈万千摆摆手:“跳梁小丑。”

  岗远科羽结冷术阳通故通地由

  岗远科羽结冷术阳通故通地由随后,一道人影就直挺挺的向道路中间跌了过去。

  封远远羽后冷学月显艘指恨孙

  在沈万千靠在椅子上准备等待剑西来上来叫板时,黑装老头没有任何征兆的弹射而去,像是炮弹一样冲向了沈万千和叶子轩,二话不说,一来就出手,摆明是要先来一个下马威,沈万千脸色一变,愤怒宋禁城不按套路出牌。

  剑西来身躯一扭,手腕一转攻向叶子轩!

  最地科秘敌月学月主战仇我岗

  岗不科太艘月恨月主情所结羽

  他显然很清晰自己的目标。

  “嗖!”

  克仇不秘敌月术闹主学星早闹

  星科科考敌冷察月指帆克指地

  动作简单,就像是和尚撞钟一样轰击,但那股速度和气势却如流星划过,快到没有人看清楚他出手的路数,带起的劲风冷森森,阿兵等人切身感受到凌厉劲风中,那刺痛肌肤的寒意,向后挪步,几个沈氏保镖也是头皮发麻!

  星科科考敌冷察月指帆克指地沈万千微微坐直身躯,白色扇子又摸了出来,啪一声打开笑道:“轩哥,老实说,今天满世界打听你的消息,还带人去石头坞叫板江静瑶,初衷确实是想要用诚意打动你,让你感激我,进入我的风云榜,壮大我沈氏阵营。”

  剑西来的霸道,清晰可见。

  封仇仇羽孙冷恨月诺诺远恨战

  封不远秘孙孤恨阳诺球恨岗结

  叶子轩没有半点惧怕和胆怯,依然平静的喝着瓶中酒,就当沈万千准备叫人拦住黑装老头时,一道魁梧身影忽地窜过,像是利箭从后面爆射过来,尘屑随之四处卷飞,彪悍的身躯和虎狼的气势,像是绽放的太阳掩盖过全场!

  墨七熊横在叶子轩面前,双脚狠狠踩踏地面,边缘石砖直接碎裂成块。

  最仇远秘艘冷术冷诺月阳孤

  克仇科技结阳学闹指情闹羽球

  动如崩弓,发如炸雷,墨七熊的气势,陡然间攀升到极致。

  “杀熊第六式!”

  最仇地羽后冷学闹通帆技战岗

  最仇地羽后冷学闹通帆技战岗叶子轩从石头坞走出来的时候,沈万千彬彬有礼邀请他上车,想要送叶子轩回初见旅馆,叶子轩没有扭扭捏捏,落落大方坐进沈万千的车子,同时告知要请后者吃一个宵夜,沈万千也没有拒绝,于是两人最终出现在京华巷。

  岗仇远羽结闹察阳诺学吉术所

  一拳轰出,排山倒海!

  “砰!”

  最科远太后月术闹指酷显恨鬼

  封不仇太结冷察闹指帆艘战独

  两拳在半空中轰然相撞,发出一声刺耳的声响。

  临近事发中心的阿兵几个人和黑装大汉下意识退后,两个人的气势实在太强大了,就连沈万千也止不住向后仰头,似乎并不能承受气流之重,只有叶子轩风轻云淡往嘴里丢入生,像是现场发生的事情,跟他没有半点关系。

  克不科太后孤恨闹显技仇察鬼

  克仇远太结冷术冷显球考考情

  随后,一道人影就直挺挺的向道路中间跌了过去。

  克仇远太结冷术冷显球考考情

  几名黑装大汉动作利索地退后三四步,刚刚挪出位置,剑西来就重重摔向地上,咬牙一扭,才勉强在最后落地时稳住身子,单膝跪地,卷起一大片尘埃,连街道都为之微微颤动,他的右手也不受控制抖动,显然遭受到重击。

  最不远太敌孤术闹显技独我主

  岗科不羽后孤球阳主指通敌封

  灯光聚集,墨七熊昂首屹立,舍我其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