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一百四十六章 强势对抗


    cpa300_4();    黄金甲?

    在对衣服没有什么认知的白秋画和林国光他们还没反应时,江静瑶和刘援朝等这些权力圈子的人却全都僵直了身躯,徐洪刚更是右手一抖,手中资料差点跌落在地,脸上震惊不亚于白天见到鬼,这可是象征军方至高荣耀的黄金甲啊。

    这是无数军人梦寐以求想要得到的战衣,当年开国元勋叶老统率三军对付周围敌国,为了激励士气就铸造三件染有鲜血的黄金战衣,取名黄金甲,电告百万大军黄沙百战穿金甲,虽然未必要参加百次战役,但想要获得必须战绩显赫。

    无数人为了穿上黄金甲,视死如归奋勇杀敌,秦始皇当时所在的兵团,更是无视三倍兵力的包围,强势反击后顺势攻击,三千人像打了鸡血一样,神挡杀神鬼挡杀鬼,长驱直入,几近打到敌国陪都,影响整个战局成为军部显赫战绩。

    当时担任敢死队长的秦始皇也因此获得黄金甲。

    虽然现在已经不是战火纷飞的年代,授予华国将士的勋章和荣耀也有很多,但黄金甲依然是每一个军人渴望得到的战衣,它带来的荣耀让每个将士虽死无憾,只是至高统帅叶家老人授予出去的三件黄金甲,这数十年都没有再度易主。

    不是秦始皇他们死守三件战衣,不想把黄金甲授予其余官兵,他们从来没有这些私心,而是这些年几乎没有耀眼的将士有资格获得,虽然不用跟战争时期一样百战百还,但依然需要重大战绩才能穿上,如今落入叶子轩手里,怎能不让人震惊?

    江静瑶连连摇头:“这不可能,不可能。”

    秦始皇却没有在意他们神情,亲手取出衣服给叶子轩披上,衣服虽然是纯金铸造,但手工很好,款式不会突兀,也不会太重,穿在叶子轩身上异常合适还凸显英姿:“子轩,这战衣跟了我三十年,如今我授予你,希望你好好珍惜。”

    在徐洪刚等人难于置信的连连揉着眼睛时,秦始皇声音忽然低沉下来:“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誓不还,穿上他的人,一个个都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手中可以残酷染血,但不能对不起国家,对不起战旗,对不起这件黄金甲。”

    “叶子轩,记住,你从今天起,就是一个战士。”

    叶子轩干脆利落,啪一声敬礼:“谢谢司令,一定不辱使命。”

    “啪!”

    秦始皇也直立身躯,向叶子轩敬礼,身周将士随之致敬,徐家精锐也都神情复杂敬礼。

    当初叶氏老人曾说过,凡是军人,不分军区,不分军职,不分上下,面对象征荣耀的黄金甲,必须给予最高致敬,十几名徐家精锐虽然逞凶斗狠像是悍匪,但他们都是有军职在身的军人,所以看着身穿战衣的叶子轩,只能起手致敬。

    黄金甲铸造的时候还融入了英雄的血,金黄色泽中还有一丝丝殷红凝固的血迹,穿着它的叶子轩一挺直身躯,灯光一照,冷风一吹,迎风猎猎,就如一个染血凯旋战士,让江静瑶他们无形感到一股威压,白秋画则直接花痴柔了眼神。

    龙傲天和古大佛相视一眼,眼中多了一丝欣慰和玩味。

    “我抗议!我不服!”

    徐洪刚丢掉叶子轩可有可无的资料,伸手打掉敬礼的十多名手下胳膊,横在叶子轩和秦始皇中间,面目狰狞吼道:“秦司令获得战衣,那是战功显赫,无人不服,但叶子轩是什么东西?一个小小军方卧底,他何德何能穿这黄金甲?”

    他像是一条发疯的恶狼,目光凶狠盯着秦始皇发飙:“秦司令要为一己之私,毁掉这至高无上的荣耀吗?你对得起军方吗?对得起叶老吗?我不服,所有人都不服,你就算给他穿上黄金甲,他也就是一个小军人,不是什么大英雄。”

    高市长也挤出一句:“秦司令,为了庇护叶子轩,拿黄金甲开玩笑,不妥啊。”

    在江静瑶他们微微点头中,江大春也咳嗽一声:“秦司令,凡事要有点底线。”

    “闭嘴!”

    秦始皇向来是一个骄傲自负的人,他背负双手环视众人一眼,不置可否的冷哼一声:“这是本将军用鲜血和性命换来的战衣,我喜欢给谁穿就给谁穿,你们谁也管不着,本将军也不在乎你们的闲话,你们更不用拿什么大帽子压我。”

    全场微微一寂时,似乎都想起秦始皇的性格和作风。

    秦始皇踏前一步,看着江大春和高市长他们,傲然无比:“本将军不在乎你们的闲言碎语,但不能让你们侮辱子轩,我可以告诉你们,我授予叶子轩这件战衣,绝对不会践踏这件战衣的荣耀,相反,叶子轩只会让它更加璀璨光芒。”

    徐洪刚高高昂头:“毫无战绩,身穿战衣,这就是最大抹黑。”

    江静瑶也挤出一句:“小女子也不服。”

    周媛媛他们齐齐点头:“不服。”

    “毫无战绩?不服?”

    秦始皇轻蔑的看着徐洪刚他们:“叶子轩取得的战绩,可以让你们在场每一个人都羞愧。”他毫不客气训斥江静瑶:“特别是你们几个整天装叉的玩意,叶子轩的辉煌可以秒杀你们几个轮回,只是你们没有资格知道这个军方机密。”

    “你们可以觉得我偏私,认为我给叶子轩戴帽子,但你们可以不相信我,不可以不相信叶老。”

    他左手一闪,一个印有手令的文件落了出来:“我给叶子轩授予黄金甲,不仅对得起自己良心,还是经过叶老审批同意,或许我会拿自己声誉开玩笑,但你们觉得,叶老这种人,会同意给一个毫无战绩的人黄金甲吗?会因为我的面子附和签字吗?”

    此话一出,全部人再度变得沉寂,眼里震惊再次堆积,眼勾勾盯着手令,他们自然都知道叶老是什么人,也就清楚后者对华国的贡献和伟大,这是一个共和国的政治巨人和军方导师,一生光彩,堂堂正正,他是绝不会徇私也不会玷污黄金甲的。

    猖狂不已的徐洪刚也都咬着嘴唇,事关叶氏老人,秦始皇是不会玩花样的,秦始皇放荡不羁,得罪贵人无数,却唯独对叶氏老人绝对恭敬,而且叶氏老人虽然深深影响军方,让野心颇大的徐家很是不舒服,但徐洪刚知道,叶氏老人的确是个伟人。

    虽然叶氏老人已经年迈,但只要还有一口气在,就不是徐家可以逾越的高山。

    如果叶老觉得授予叶子轩战衣,不会抹黑黄金甲的荣耀和精神,那么叶子轩究竟要做出什么功绩,才能获得远在千里的叶老欣赏?刘援朝他们都把目光转向叶子轩,身穿黄色战衣的无名小子,这一刻,多了一抹让人深究的好奇和神秘。

    江静瑶艰难一吞口水,怎么会这样?叶子轩能有什么战绩啊,她想破头都想不通。

    此时,叶子轩正苦笑着开口:“秦司令,小事一件,何须黄金甲奖赏?”

    秦司令哈哈大笑:“在我心里,在叶老心里,你当之无愧。”九百多名人质,二十多名恐怖分子,滔天之功。

    徐洪刚挤出一抹冷笑:“再大功绩,身有黄金甲又怎样?法律就是法律,伤人一案,叶子轩罪行铁板钉钉。”

    “在华国,天子犯法,与民同罪,从来没有功过相抵一事,功是功,罪是罪。”

    徐洪刚一舔嘴唇:“今天,专案组把叶子轩定了罪,剥掉黄金甲,一样什么都不是,谁都保不了他。”

    “秦司令再大权力,再度功绩,也是要敬畏法律的。”

    刘援朝他们心里如释重负,看来还是有法子对付叶子轩。

    叶子轩望向秦始皇问道:“秦司令,这黄金甲有什么好处?”

    秦始皇轻笑一声:“活罪可免,死罪难逃,这小畜生说的倒没错,叶老从来就是一个大公无私的人,黄金甲只是象征军方最高荣耀,获得三军将士的敬重,它能保护你不被一些有权有势的王八蛋肆意践踏,但如果你真正犯罪,它不能免你一死一刑。”

    秦始皇一指墨七熊和梅子书补充:“他们身上的枪伤不会出现在你身上,他们也不敢蛮横按着你肆意妄为。”

    “一旦他们践踏黄金甲,将是与我秦始皇为敌,也是与三百万将士为敌,没有人会放过侮辱黄金甲的人。”

    叶子轩点点头:“看来,还是有点作用的。”

    他扭头望向脸色苍白的墨七熊和梅子书:“痛吗?”

    墨七熊和梅子书咧嘴一笑:“哥,不痛。”

    “可我痛。”

    叶子轩淡淡开口,随后抓起窗边一个花瓶,毫不留情砸在徐洪刚头上。

    “砰!”

    花瓶四分五裂,徐洪刚脑袋溅血,下一秒,叶子轩欺身撞入,徐洪刚翻飞后跌,撞在墙壁跌落,嘴角淌血。

    叶子轩身子一晃,又站到徐洪刚面前,手里多了一支枪。

    枪口一偏!

    “扑!”

    子弹射入徐洪刚小腿。

    江静瑶刚刚挤出的那抹笑意……顿时僵直在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