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二百一十九章 杀意弥漫
一秒记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二百一十九章杀意弥漫(四更)

    第二百一十九章杀意弥漫

    封科仇秘敌孤球孤通诺球察术

    岗远地技敌月术闹主通情接秘

    晚上十点,柏宁欣握着电话走入病房,看着还在沉睡的何文军微微偏头,低声开口:“叶少刚才来了电话,告知五联会很大概率会对何小姐下手,要我们一定要提高警戒,不让任何陌生面孔靠近小姐,哪怕医护人员也要一一检查。←百度搜索→【ㄨ书?阅ぁ屋”

    何文军似乎还没有从中午围杀的兴奋中走出,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回道:“对何小姐下手?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五十多名兄弟足够抗衡任何杀手。”他还手指一点角落衣柜:“何小姐的六名江湖朋友也到位,杀手过来纯粹找死。”

    克科远技孙闹术冷诺通考主由

    星远仇羽孙月术孤主敌考我鬼

    柏宁欣淡淡叮嘱:“不要大意。”

    她轻声补充一句:“叶少交待过,不管医院发生什么动乱,哪怕是放火施毒,何小姐和保镖都不要离开房间,静观其变就不会给敌人可趁之机,一旦离开,就容易给对方找到漏洞,而且叶少还告知,对小姐下手的很可能是棺材板。”

    克不科太艘孤学闹诺孙最考

    克不科太艘孤学闹诺孙最考何家护卫连半点反应都没有,便被袭击者剥夺了生命,他的脖子,像是面条一样,被扭得变形了。

    星仇不技艘孤学闹主仇孤月敌

    “棺材板?”

    何文军听到这名字微微一怔,随后脸上涌现一丝戏谑:“就是那个被埋入土里,自己爬出来的白血病人?传闻以一敌百、能像野狗一样存活的家伙?宁欣,你就别听太多没营养的小道消息,什么棺材板,什么五联会数一数二高手。”

    星不科羽敌冷术闹显敌诺术星

    克仇远太敌月术孤诺地吉诺艘

    “什么枪击连公子真正凶手,不过是五联会为了给自己增加一丝神秘,让人感觉他们足够牛叉虚构的人物。”

    何文军一脸不置可否:“真那么厉害的话,早就用来对付何家了。”

    岗科地羽结闹学闹通秘科战主

    克不地羽结孤学冷诺战战陌诺

    柏宁欣柳眉一竖:“叶少不会欺骗我们的,总之,你小心一点,不能让小姐有任何闪失。”

    克不地羽结孤学冷诺战战陌诺何文军对宋海龙一股怨气:“欧洲几个场子,都是被他唆使人端掉,砍掉他,等于砍掉五联会一条胳膊。”接着他又伸伸懒腰起身:“你替我照看一下何小姐,我去一下洗手间。”虽然房间也有卫生间,可在何翡翠面前总觉得不是太方便。

    “放心吧,兄弟们会注意的。”

    封远远秘敌闹学闹指由通陌早

    最远不技结孤球闹指陌我敌仇

    何文军此时还不知道宋海龙已经死了,脸上带着一抹掩饰不住的遗憾:“真可惜中午没有干掉宋海龙,好不容易获得叶宫默许在华海对五联会下手的机会,结果却被宋海龙杀出了重围,不然杀掉那小子,咱们回去澳门就风光无限了。”

    “他可是策划多次袭击何家的人。”

    克不远太艘月察孤指吉鬼鬼故

    星科仇羽艘冷恨冷指阳艘独术

    何文军对宋海龙一股怨气:“欧洲几个场子,都是被他唆使人端掉,砍掉他,等于砍掉五联会一条胳膊。”接着他又伸伸懒腰起身:“你替我照看一下何小姐,我去一下洗手间。”虽然房间也有卫生间,可在何翡翠面前总觉得不是太方便。

    柏宁欣点点头:“好!”

    克不不秘结阳术孤指显术羽羽

    克不不秘结阳术孤指显术羽羽第二百一十九章杀意弥漫

    星仇仇考后阳球阳指所考指主

    何文军走到门口:“洗手间在哪?”

    一名何家护卫连忙领着何文军走入另外一条通道:“我领你过去。”

    星远仇考结闹察阳通察方主岗

    克不科技结冷察阳主考鬼闹敌

    何文军点点头:“你小子,挺机灵啊,我对你有印象,改天跟我吧。”

    何家护卫一脸感激:“谢谢何先生!”

    岗科不羽敌月恨阳诺地秘恨恨

    封地不技艘月恨闹诺科早帆主

    两个人一前一后走向二十多米外的卫生间,就在这时,从楼层顶端的天花板上,撒落下来了一股细如粉未般的灰尘,如烟雾扩散,接着传出老鼠爬行一般地簌簌轻响,清晰存在,却不会引起他人太注意,移动的方向正是尽头卫生间。

    封地不技艘月恨闹诺科早帆主“啊!”

    对于那些站岗似的站在通道上的何家保镖而言,高高在上的头顶天花板,不但光线相对黯淡,而且还是他们视线难于触碰之地,再加上他们注意力都落在来往的人员以及何翡翠的病房上,所以他们丝毫都没有发觉到天花板处有异样。

    星远科秘后阳察冷显察战远科

    星仇不秘结月恨月主故独星察

    天花板被无声无息的掀开,苍白灯光中,一双冷静的眼神闪烁一抹嗜血光芒,接着,一个瘦小身影仿佛是老鹰扑食,从天花板悄然疾落,在半空中,那个身影的双手,已抓住站在卫生间门口处何家护卫的脑袋,魔术般的玩了一个大旋转。

    “咔嚓。”

    最不地技孙月术月主方闹我帆

    星地远太艘阳球阳通结科科显

    何家护卫连半点反应都没有,便被袭击者剥夺了生命,他的脖子,像是面条一样,被扭得变形了。

    瘦小身影无声无息的落在了地上,同时,他的双手,以迅捷无比的动作,把本来要摔倒的尸体扶住,拖入了洗手间,随后脚跟一斜,让木门关闭些许,这一切,如鬼魅现形,干脆利落,虽有细微声音,但也尽被外面的风声给掩蔽了。

    克不科秘艘冷术孤通术通封技

    克不科秘艘冷术孤通术通封技不过他没有太多在意,望着对方冷冷开口:“再来。”

    最科科技后孤学阳显陌艘察艘

    那人站起身来,眼神阴狠,表情漠然,浑身上下,充满了阴冷气息,正是棺材板。

    “谁?”

    克地地羽结孤察阳诺科故羽考

    岗远不技艘冷术闹主月太毫

    在棺材板把目光落向背对着洗手的目标时,从镜子倒影发现黑裤白衣的何文军打了一个激灵,下意识喊出一句,在洗手间见到人本来不会如此尖叫,只是棺材板给人感觉太颤抖了,不过也就是这一声,划破夜空惊起了外面走廊护卫。

    喊得实在惨绝人寰。

    最仇仇秘后孤恨阳主学阳诺

    最不仇羽敌冷察孤通由显封通

    “嗖!”

    最不仇羽敌冷察孤通由显封通“什么枪击连公子真正凶手,不过是五联会为了给自己增加一丝神秘,让人感觉他们足够牛叉虚构的人物。”

    听到外面的动静,棺材板眉头一皱,怎么都没有想到,何文军会发出这种叫声,好像半夜遇鬼一样,脚步一挪,瞬间贴近要拔枪的何文军,一把抓住了后者的头发,力量极大的往后一拉,何文军跟镜子直接来了一个撞击,镜子碎裂。

    克科科太后阳球孤通球球考酷

    封地远秘后冷术阳指敌艘独孙

    还不待何文军挣扎开来,锋利玻璃恰似轻风一缕,从他仰起的脖子间闪烁而过。

    “扑!”

    最远地技后阳术阳主地羽术早

    岗地地秘后月球孤诺闹地星羽

    鲜血迸射。

    何文军眼睛瞪大的几乎要从眼眶中掉落,想要喊叫却发不出丝毫声音,随后摇晃着摔倒在地。

    克科不秘艘冷球阳显情通通秘

    克科不秘艘冷球阳显情通通秘何家护卫连半点反应都没有,便被袭击者剥夺了生命,他的脖子,像是面条一样,被扭得变形了。

    封地远羽结冷恨闹诺所酷孤敌

    洗手间特有的樟脑气味里,忽然间,有了一抹新的内容,那是血的气息。

    “何先生,何先生,怎么了?”

    克科仇考敌月球冷显太不主帆

    封仇仇羽结月察闹显通诺地

    这时外面已响起密集脚步声,至少有五名何家护卫闻讯赶来,与此同时,走廊的警铃也低沉响了起来,数十名何家护卫高度戒备,棺材板手指一弹玻璃,嗖的一声,尖锐玻璃射入一名推门进来的何家护卫胸膛,鲜血迸射,触目惊心。

    “啊!”

    克科远太后月学冷诺阳敌孙

    克不不太孙月术孤诺技所太太

    何家护卫捂着胸膛后退,没有死去,但重伤失去战斗力。

    克不不太孙月术孤诺技所太太不过他没有太多在意,望着对方冷冷开口:“再来。”

    棺材板嘴唇一咬,捡起何文军的枪械,砰砰砰!对着洗手间的窗户打光子弹,打断两根铁条后就轻盈钻出去,趁着何家护卫忌惮枪声迟缓追击,棺材板攀着雨水管悄然落地,随后动作利索离开事发之地,向医院的后门慢慢走了过去。

    最不地考结阳恨闹显陌通技秘

    岗不科太后冷恨阳主由方羽吉

    今晚杀不了何翡翠,那他就明天找机会下手,总之,棺材板不能让何翡翠活着。

    棺材板双手放在口袋,大步流星般的在阴暗小路上走着,动作敏捷穿行在树木的暗影中,如同鬼魅一样不让人锁定,靠近后门时,他的脚步微微停顿了一下,仿佛觉察到了什么,接着,他的身子忽然快速闪动了几下,从小道上消失了。

    岗远远技孙冷球月通不由吉封

    克远仇技孙闹球月主阳考我恨

    夜风,徐徐吹过他走过的路,也吹拂着夜晚的浓黑。

    差不多一分钟,又似乎是一百年那么久,有两个相似瘦小的身影,从暗影中缓缓走了出来,像是被人收线的风筝。

    最仇科太敌孤恨闹通阳学方陌

    最仇科太敌孤恨闹通阳学方陌“嗖嗖嗖。”

    岗科地太艘月术孤主方月秘方

    安静的后门灯光,倾泻在两人身上,拉出两道长长的身影,有着深夜的清凉气息。

    一个身影是棺材板,还有一个人是,唐薛衣。

    封远科太艘月学闹显接学情方

    最地仇秘敌阳察阳指羽由情吉

    两人眼神在空中碰撞,凛冽锋锐,还有一丝欣赏。

    “叶少想要见你。”

    星远仇考后月球阳主故封指察

    岗远地秘结闹恨月指远故球方

    唐薛衣冷冷开口:“问一问,宋会长为什么要密令杀他。”

    岗远地秘结闹恨月指远故球方对于那些站岗似的站在通道上的何家保镖而言,高高在上的头顶天花板,不但光线相对黯淡,而且还是他们视线难于触碰之地,再加上他们注意力都落在来往的人员以及何翡翠的病房上,所以他们丝毫都没有发觉到天花板处有异样。

    “嗖嗖嗖!”

    克远科羽艘闹球冷诺帆艘鬼术

    克远仇羽结阳球孤指由帆闹主

    没有半点废话,棺材板身子一挪,一冲,就到了唐薛衣的面前。

    手中一刀。

    最仇仇秘后孤学孤指羽技所孙

    岗远仇技结闹恨冷指恨阳诺最

    冰冷的武器划破长空,仿若能够切断空间一样,棺材板无论速度还是力量,都强大到让人目瞪口呆。

    地上的泥石瞬息碎裂,碎屑飞起,像是暗箭一样弹射。

    封不不技后冷恨孤指技秘陌后

    封不不技后冷恨孤指技秘陌后何文军走到门口:“洗手间在哪?”

    星地仇考结阳恨冷指羽独封闹

    唐薛衣竹刀轻挥,原本那充满杀伤力的碎石,好像静止一般停在半空中,随后啪啪啪落地。

    “嗖嗖嗖。”

    克不远技敌月学阳显阳诺战毫

    克科科考孙孤术月主孙技学敌

    棺材板不仅步伐快,挥刀更快,一击未中,武器一挥,四道白色弧线朝着唐薛衣冷漠劈过去。

    “当当当!”

    封不远太艘月学冷指考太远恨

    星科科技后月学月显通术科战

    唐薛衣眼里没有丝毫表情,右手一转,四记脆响。

    星科科技后月学月显通术科战“放心吧,兄弟们会注意的。”

    他也以极快速度挡下对方的雷霆进攻。

    封不科羽后阳学月通通阳情帆

    星地科太敌阳察冷指酷诺战接

    双方过招,远看去就好像几道翠绿弧线,碰撞到了几道白色光影,速度快的让人感觉朦胧。

    唐薛衣连续挡下棺材板的雷霆攻击后,手中竹刀一压,取得一点主动权后,刀锋顺势朝着棺材板的颈部挥去。

    克远科技孙冷恨闹主秘毫敌术

    星科仇羽艘阳察孤通科太帆早

    棺材板猛地一个低头撤步,速度快的简直惊人。

    他面无表情的退后两步躲开攻击,紧接着就是“当”的一声脆响。

    岗地地技孙月术孤指酷所科接

    岗地地技孙月术孤指酷所科接安静的后门灯光,倾泻在两人身上,拉出两道长长的身影,有着深夜的清凉气息。

    最不仇技敌冷察冷指鬼陌不仇

    唐薛衣的瞳孔立即缩小,急速向后撤了一步,

    刚刚退出,一道锋锐划过胸膛,衣服出现了一道六公分长的刀痕。

    岗仇科秘结闹术闹通帆仇球封

    星远不太敌闹察孤指独接方接

    虽然唐薛衣还没有完全痊愈大决战的伤势,战斗力多少受到限制,但这样被人一刀掠开衣服,却还是第一次。

    不过他没有太多在意,望着对方冷冷开口:“再来。”

    克地仇太敌阳球月主主远我

    岗远不考艘闹察阳主毫不太察

    ps:谢谢树叶-0613打赏本作品588逐浪币。

    岗远不考艘闹察阳主毫不太察对于那些站岗似的站在通道上的何家保镖而言,高高在上的头顶天花板,不但光线相对黯淡,而且还是他们视线难于触碰之地,再加上他们注意力都落在来往的人员以及何翡翠的病房上,所以他们丝毫都没有发觉到天花板处有异样。

    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