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二百八十二章 干柴烈火

天才布衣 第二百八十二章 干柴烈火

  第二百八十二章**

  “嗯?”

  照片拍得有点不清晰,应该说是有人故意让它模糊,叶宗只见到一只穿着丝袜的小脚,被一双修长的双手紧紧握着,旁边还放着一只鞋子,很是活色生香,很是让人**腾升,男女主角的脸庞都无法辨认,可是叶宗眼里却瞬间爆出一股怒火,

  他认得那是汤兮兮的鞋子,还有车门以及悬挂物件。

  “叶天荡!”

  四周气氛骤然凝滞,瞬间变得压抑起来,上位者一怒,或许说不上伏尸百万,但想带点威势造成些压力,当真不难,这幅画面似乎触犯了叶宗人的禁忌,他的脸色阴沉下来,端着滚烫茶杯,眼神直接射在叶天荡身上:“我要你给我一个解释。”

  “马上!”

  叶宗流露出来的架势,大有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的风范。

  叶天荡脸上没有半点慌乱和惧怕,拿起茶壶给自己又倒了一杯茶,他清楚叶宗这个人不喜欢分享,所以刻意喝他的好茶刺激,两杯茶水后,他跟叶宗人针锋相对,冷笑一声:“宗哥,你跟我狂个什么劲啊,憋屈了?找大嫂威去,敢不敢?”

  “或者拿这照片要老爷子主持公道。”

  叶宗眼神犀利,沉声问道:“你什么意思?”

  叶天荡沉默了一下,似乎在组织语言,良久后不耐烦开口:“意思很简单,你女人被人摸了,被人占便宜了。”

  叶宗脸色阴沉的像是能滴出水来一般,他多少能够辨认出男主角是谁,但还是冷冷出声:“谁?”

  又是一杯茶水抛入嘴里,叶天荡一脸玩世不恭,手指点着桌子上的照片淡淡一笑:“车子,女人,你一眼就辨认出来,你竟然看不出男主角?虽然这张照片技术不是很好,拍摄得很模糊,男主角还低着脑袋,但以大哥的眼力应该看得出啊。”

  叶宗冷冷出声:“我要答案,答案!”

  “叶子轩。”

  叶天荡脸上露出一丝笑意,很是欣赏叶宗难看的脸,声音轻缓:“昨晚我一个伙伴经过叶家山下,恰好见到嫂子的车停在路边,他好奇三更半夜停车,担心是不是出现意外,于是就想去看看有什么要帮忙的,结果就撞见叶子轩把玩大嫂小脚。”

  “不,不是把玩。”

  叶天荡笑容灿烂的修改字眼:“对不起,应该是嫂子脚扭伤了,路过的叶子轩恰好遇到,就热心助人帮她揉了几下,只是我有点奇怪,那里离叶家花园也不远,嫂子给你打个电话,让你或哨兵下来帮忙就是,干吗要叶子轩这家伙帮忙呢?”

  “难道他们早就认识?如果早认识的话,怎么没听她提起过呢?”

  “而且再怎么助人为乐,孤男寡女摸来摸去,始终是大忌啊。”

  “如果是我女人这样被摸,管他兄弟不兄弟,直接一枪崩掉泄,绝不留情。”

  叶宗闻言脸色变了又变,拿起照片的手青筋凸出,但他很快冷哼一声,迅平复了下心情,不动声色,他又不是毛头小子,自然不可能被叶天荡两句话给刺激的丧失理性,他端起茶杯狠狠灌了口茶,眼神中的狰狞神色,随着茶水落肚消失不见。

  他淡淡反问一句:“你是怎么得到这照片的?”

  “我刚才不是跟你说了吗?”

  叶天荡微微挺直庞大的身躯:“恰好有一个同伴经过,撞见这活色生香的一幕,就偷偷拍了下来,他本意是想公布照片,狠狠打击你和叶子轩,让我可以一箭双雕,结果被我一脚踹飞出去,你我兄弟已经联盟,一致对外,怎能把你推入火坑。”

  “所以我就带着照片过来找你,放心,没有第四个人知道。”

  “啪!”

  话音刚刚落下,叶宗毫不客气一泼杯子,茶水全部泼在叶天烫的脸上,还冲前一把揪住他的衣衫,言语带着一股怒意吼道:“叶天荡,你真当我叶宗是三岁小孩?这照片的角度,明明就是从斜对角度拍出来的,而且没有车窗玻璃隔开的痕迹。”

  “换句话说,这是从车内拍摄的照片,还是后座右侧拍摄,你的同伴不可能在车里,这一定是针孔摄像拍出来的。”

  叶宗虽然被活色生香的画面刺激,但多年阅历却让他保持着清晰思维:“而且叶子轩身手变态,连三帮老供奉都能击败,怎么可能让你同伴靠前偷拍?真有所谓的同伴跑过去偷拍,结果只会被叶子轩打残了,相片也会被叶子轩洗掉,不会留下。”

  “你给出的理由,完全就是侮辱我的智商。”

  叶天荡从容不迫抹掉脸上茶水:“大哥推测很有道理,具体怎么来的,我回去问问告诉你。”

  叶宗手指点着他的鼻子,目光凶狠:“别给我装蒜了,小子,你胆子大啊,比叶子轩还无耻,在你嫂子车上装监控,你想要干什么?我跟你内斗可以,但不能涉及亲人,你通过汤兮兮来拿捏我,你信不信我向老爷子告状?让他把你撂了?”

  “只要我捅出此事,你的东北王就成清秋大梦。”

  叶天荡轻轻一拍,让叶宗松开揪住自己的手:“大哥,果然宝刀未老,思维清晰,逻辑牛叉,这都被你看出破绽了,小弟佩服佩服,只是我竟然敢出现在这里,还带这一张照片过来,就证明我做好了一切措施,摄像头也被毁掉了。”

  “你奈何不了我。”

  不待叶宗回应什么,叶天荡又淡淡一笑:“大哥,这是我以前做的错事,想要看看能否从嫂子身上找到突破口,来给你这个未来家主雷霆一击,我向你道歉还不行?何况现在错有错着,这照片,将会成为我们向叶子轩难的利器。”

  “利器?这是拿你嫂子名节和我的颜面作筹码。”

  叶宗冷冷出声:“我真拿它告状,叶天龙会被惩罚,我也会成为笑柄,得利的只有你。”

  “哥,你真喜欢这个女人?”

  叶天荡饶有兴趣的看着叶宗:“真在乎你们的感情?可你真如此痴情的话,为何还跟青千颜接触呢?”

  叶宗脸色一变:“你胡说什么?”

  叶天荡轻轻咳嗽一声:“大哥别激动,我只是知道青千颜回来,随口一说,莫非真被我说中了?”

  叶宗脸色变得难看,呼吸也无形粗重,盯着叶天荡,神色狰狞,眼神中却带着一股深深的忌惮。

  良久,他挤出一句:“说说你的计划。”

  牛高马大的叶天荡轻笑摇头,一脸自肺腑的诚挚:“当然是给大哥报仇了,这口恶气你忍得下?”

  叶宗嘴角勾起一丝戏谑:“你拿这照片告状?有毛实质性意义?搞不好,老爷子真赞叶子轩助人为乐。”

  叶天荡也不介意,自顾自道:“放纵之,撮合之,**,总有点燃之日,到时雷霆出手,乾坤必定。”

  “大哥心里过不了坎,天荡来处理此事。”

  他声音一低:“别心疼,青千颜比起汤兮兮,更能让大哥成就大业。”

  叶宗微微眯起眼睛,脸色阴晴不定,他一向不是个乐观主义者,崇尚阴谋,做事之前习惯性的要分析别人动机,现在的人多纯洁啊,哪会给你这么多白吃的午餐,要说叶天荡真全心全意打算帮自己而不计较后果报酬,打死他都不信。

  “说出你的条件。”

  叶宗靠回单人沙,声音轻缓而出,他到这种时候都没失去理智,可见这家伙的心志何等坚定。

  “你我都是兄弟,说什么条件呢?”

  叶天荡笑着起身:“大哥,再见。”

  在两个堂兄达成一致意见时,叶子轩正出现在棺材板的面前,戴着手套给后者清理伤口,一道道刀伤很是触目惊心,泛开的皮肉,让人感觉风一吹就痛,可是棺材板自始至终没有哼一声,死死咬着牙任由叶子轩处理,额头渗满了细细的汗珠。

  “不错,有毅力。”

  处理完伤口的叶子轩,在一个水盆中细细消毒,随后望向缠上纱布的棺材板:

  “只是还要静心休养两天,不然伤口容易撕裂。”

  棺材板冷冷开口:“谢谢。”接着又向里间客房偏头:“那个小姑娘,麻烦你安顿一下,让她回家或孤儿院。”

  叶子轩显然早料到他这个问题,毫不犹豫的回应一句:“我已经问过她了,她很早就跟着人贩子卖花乞讨,从来就不记得家在哪里,她也不想去孤儿院,她不想再受欺负,也不想白吃饭,更不想要我的钱,她的命是你救的,她决定跟着你。”

  棺材板眼睛瞪大:“跟着我?”

  叶子轩点点头:“以后,你就是她大哥了。”

  棺材板变得暴躁起来:“让她滚,我不想见到她!”

  叶子轩一笑:“她说,要么跟着你,要么杀了她,她跟你一样固执,我想,她会说到做到。”

  棺材板吼叫一声:“跟着我干吗?跟着我干吗?弄死她!”

  叶子轩手指一挥,一刀丢在棺材板面前:“人是你救的,要杀,要跟,你自己决定。”

  棺材板捡起锋利的刀,咬牙冲向紧闭的客房,可是左手刚刚触碰把手,他又僵直了身体。

  他对天长叹,右手一挥,匕刺入木桌,他最终还是下不了手。

  叶子轩笑容很恬淡。

  棺材板是风筝,小女孩是线,线在手,风筝永远飞不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