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三百零零章 冲突再起


    第三百零零章冲突再起

    墨七熊?

    听到电话中的声音,叶子轩微微一愣:“你怎么来了?”

    墨七雄嘿嘿一笑,一如既往的憨厚:“准确的说,是我们来了,我、子书,还有空小寒都来了,虽然我们身上还带着一点伤,但已经不会影响日常行动了,我们本想熬到十天之期,但听到酒吧风波就扛不住了,你在京城太辛苦了。”

    “你都要亲自杀人了,佛爷说必须给你增派人手。”

    墨七雄呼出一口长气,小心翼翼补充:“你有人手可用,做起事来就少一层风险,再也不用担受东瀛施压的情形,所以我们连夜赶过来了,哥,你不能怪我啊,这都是龙爷和佛爷主意,为了不让你拒绝,我们也就没跟你打招呼了。”

    梅子书的声音插入进来:“叶少,华海现在已经走上正轨,我们的手尾也处理干净了,身上伤势更是好得七七八八,与其在华海百无聊赖呆着,不如来京城帮一帮你,毕竟你现在的人手实在太少,事事亲力亲为,很容易掉入漩涡。”

    “而且你不用担心,我们只来了三个人,洪青龙不会过激反应。”

    叶子轩闻言脸上扬起一丝无奈:“我主要是担心你们伤势,怕你们一折腾又复。”不过他也没有过多责怪,知道这是龙古担心他的人身安心,虽然有叶家红色外衣披着,但不代表他可以在京城只手遮天,所以也就没有拒绝这好意。

    梅子书咳嗽一声:“叶少放心,我们伤势真好了不少,而且在京城也可以疗伤,毕竟我们不是每天都打打杀杀。”

    叶子轩思虑一会,点点头:“来都来了,那就留下吧。”

    “哥,我们现在刚下飞机,该去哪里找你呢?”

    墨七熊摆出一副生米煮成熟饭的态势:“我们还没有吃饭呢,飞机的餐点不够我塞牙缝。”

    叶子轩叹息一声:“你们过来紫荆城吧,我也在这等着开饭。”

    墨七熊大喜:“好的,马上过去。”

    叶子轩淡淡开口:“你们在机场等一会,我让叶家人给你们送一辆车。”

    随后,他给叶儒林了一条短信。

    挂掉电话后,叶子轩苦笑着摇摇头,墨七熊三人的到来很是让他意外,不过以后日子也可以热闹一些,这也算是一件好事,江静初看了叶子轩一眼,轻轻摇晃杯中茶水:“叶少,什么电话让你这么苦恼啊?我好像第一次见你皱眉。”

    叶子轩淡淡开口:“有朋友过来,我在寻思给他们找地方住。”

    他确实也头疼这个问题,找一个落脚地方容易,但长期居住的合适基地却有点难度,毕竟叶子轩不能让三人一直住酒店,随着三人的到来,其余叶宫成员也会渐渐抵达京城,在叶宫全盘接受三帮物业前,必须有一个物业来安顿众人。

    江静初幽幽一笑:“要不在我这里住,友情价,一个房间一晚一万。”

    叶子轩差点喷出嘴里的茶水,咽下之后叹息一声:“江小姐,虽然咱们不算至交也不算朋友,但你也不能把生意做我头上啊,每天一万,你收钱收的痛快,我却要心疼死了,你以为我跟宋禁城他们一样啊,一掷千金都不用眨眼啊。”

    “堂堂叶家三少,又是叶宫主事人,身家早就千亿。”

    江静初娇哼一声:“你还在乎几百万小钱?”

    “还真在乎。”

    叶子轩很爱财如命的丢下一句:“叶宫三万张嘴,不省一点,每天吃饭就吃穷我。”接着他就向楼梯处走了过去:“宋禁城还没有来,酒席也没有这么快开,我去看看棋局,看看有没有便宜可捡,晚一点再去参观江小姐的办公室。”

    江静初优雅靠着栏杆,红唇张启:“咱们的赌注要不要生效啊?”

    “必须的。”

    叶子轩抛出一个回答,然后就一溜烟泡到高台旁边,此刻正有一名华衣青年摇头下台,趁着他走出来的轨道,叶子轩努力挤到前面,还没有站稳,就听到一个男子用生硬中文傲然开口:“祝少输了,今天还有九局可战,还有谁上?”

    叶子轩闻言侧头望过去,见到一个南韩青年站在高台下面,跟观棋的权贵子弟拥挤一起,只是相比其余人懊恼神情,他的脸上更多一抹意气风,他像是一个主持人一样蛊惑众人:“一百万,一个美人,就在大家面前,唾手可得。”

    在众人不置可否的笑容中,南韩青年又跟金宁秀对视了两眼,随后走到后者身边聆听了几句,最后笑着向全场人宣告:“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为了提高大家的胜利概率,金小姐决定把一天八局变成十三局,你们要好好把握机会。”

    此言一出,在场众人顿时哗然,议论纷纷:

    “以前一天八局,现在十三局,摆明是觉得没有对手。”

    “是啊,这小妞越来越嚣张了,捡钱捡疯了。”

    “这也不能怪人家蔑视我们,我们确实下不过他们,七天了,一个胜利者都没有。”

    “可惜我认识的几个棋手出国比赛了,不然叫过来虐死这女人。”

    “等着吧,总有一天,她会后悔的,会知道华国藏龙卧虎的。”

    南韩青年不为这些言语打动,保持着傲然神情喊道:“与其嘴上逞强,不如行动实际,在场的诸位,谁敢与金小姐一战?”他的嘴角扬起一抹戏谑:“不是吧?数十号一等一的爷们,连一个弱女子都不敢对战?会不会太丢人了啊?”

    “能够出入紫荆城会所的人,可都是华国有头有脸的精英,你们连上台勇气都没有?”

    “再说了,一百万对于你们来说,不就是一顿饭钱,有什么好担心的?”

    “我来。”

    见到南韩青年耀武扬威的样子,一个穿着银白色服饰的男子喝叫一声,随后扯开身上的外套,卷起袖子走上了高台。

    在数十人的惊讶和喝彩目光中,叶子轩抬头一看,笑了,想不到是他,姚兴旺。

    “本少什么都没有,就是钱多,房子多。”

    姚兴旺摸出一本支票簿,砰的一声丢在桌子上喊道:“一局一百万,你剩下的九局,我全包了,我就不信,我赢不了一场,即使今天真赢不了,明天我再来跟你一战,一直下到我破产,你们有本事就把本少爷在京城的产业全赢去。”

    南韩青年高声笑道:“兄弟阔气,是一条汉子,希望你旗开得胜,抱走金小姐这个美人。”

    其余宾客也都拍手附和:“兄弟加油,干掉金宁秀,我们给你闹洞房。”

    姚兴旺大手一挥:“一定不辜负他们期望。”

    叶子轩笑了笑:这小子还是这样鲁莽。

    姚兴旺拱手跟大家笑了笑,随后在椅子上坐了下来,挑了自己擅长的象棋。

    金宁秀笑了笑,彬彬有礼:“请。”

    “开炮!开炮!”

    姚兴旺显然也是一个象棋高手,开局就气势磅礴的拉了一记中炮:“本少轰死你。”

    在南韩青年不置可否的笑容、其余宾客瞪大眼睛观看时,金宁秀依然保持着恬淡笑容,修长的手指轻轻推上一匹马,动作儒雅,不温不火,情绪不受外界半点波动,好像自己赌得不是一百万,不是自己的宝贵身子,叶子轩微微点头:

    这小妞确实有范。

    姚兴旺的开局不错,车马轮番压上,很快就攻破了中间的卒,展现出气势如虹的态势,面对姚兴旺的大军压境,金宁秀依然没有慌乱,中规中矩的组织防线抵挡,每一次出手,她都能够卡住姚兴旺的攻击,就如大海轻舟,摇而不倒。

    叶子轩这时能够判断出,金宁秀的心理素质和棋艺都是一流,至少比姚兴旺胜上不少,她对付姚兴旺的手法也简单:

    先给对方一点甜头,再不温不火消掉姚兴旺锐气,然后再乱后者的心智。

    事实如叶子轩所料,久攻不下,姚兴旺就多了一丝急躁,开始剑走偏锋的冒进,一不小心被金宁秀利用连环马斩杀一个车,随后车炮两边施压,姚兴旺的大好局面,没有两分钟就消失殆尽,随着对方两个小兵过境,姚兴旺溃不成军。

    十五分钟不到,姚兴旺,败。

    观战的数十名宾客纷纷摇头,还以为姚兴旺能一雪大家耻辱,谁知也是一个送财童子。

    “再来。”

    姚兴旺丢出一百万支票后,并没有认输就此离去,他似乎觉得刚才输掉一局,只是过于冒进,看看南韩青年的嘴脸以及金宁秀的笑容,他摸摸额头汗水重新摆起棋局对战,这一次输的更快,五分钟不到,他就被金宁秀杀的片甲不留。

    南韩青年拿走他第二张支票,姚兴旺像是输红眼的赌徒:“再来。”

    金宁秀显然看出姚兴旺乱了分寸,嫣然一笑重新摆设棋局,这次棋风一改,不再不温不火,而是犀利凌厉。

    进攻!进攻!再进攻!

    面对防守的姚兴旺,金宁秀直接展开屠杀。

    这一局,杀得姚兴旺只剩一个将军,惨不忍睹。

    在众人相似的难看目光中,南韩青年拿起支票一笑:“谢谢姚少。”

    第三局,输,第四局输,第五局,还是输、、、

    “别玩了。”

    就在脸色惨白的姚兴旺要再度出手时,叶子轩上前一步按住他:“你已经乱了分寸,没必要再送钱了。”

    “你他妈管我、、、”

    呼吸急促的姚兴旺喊出一声,扭头一看叶子轩马上变脸,起身连连鞠躬:“叶少,对不起,我不知道是你、、”

    “你看你,已经输红眼了,连劝告都不听了。”

    叶子轩拍拍他的肩膀:“下去吧,实在不服气,明天再来。”

    其余宾客也都出声劝告:“对啊,明天再战。”

    “是,是,是。”

    姚兴旺深深呼吸一口长气,虽然心里不甘就这样认输,但见到叶子轩劝告不敢违背,丢下几张支票走下高台。

    金宁秀眼里没有波澜,没有遗憾也没有恼怒,她看都没看姚兴旺,只是扫过叶子轩一眼,眼里有着一丝兴趣。

    见到叶子轩断自己财路,南韩青年脸色变得难看,冷冷盯着跳下来的叶子轩:

    “这位大少,你不让他们下,难道你要下?”

    “有胆量就跟金小姐下一局,让大家看看你的能耐。”

    “没有能耐,还请阁下免开尊口。”

    他很不友好盯着叶子轩:“观棋不语真君子。”

    姚兴旺下意识喊道:“小子,你知道他是谁——”

    叶子轩挥手制止姚兴旺,扭头看着金宁秀一笑:“能跟这么漂亮的小姐一战,我乐意之极,只是我还没吃完饭。”

    “吃完饭了,再来讨教金小姐棋艺。”

    叶子轩手指一点女人:“等我。”

    他掐算着墨七熊和宋禁城他们快到了。

    ps:谢谢羁旅打赏本作品1oo逐浪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