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三百二十四章 血手
  cpa300_4();  

  宝马在京城大道上呼啸,碾碎了京城的黑夜。

  张醉墨踩着油门朝叶家方向驶去,两边建筑和灯光一闪而过,映着她那张干净温婉的脸,其实她完全可以让保镖送叶子轩一程,只是她想跟后者多呆一会,所以亲力亲为,驶出四五公里后,她打开音乐,正是叶子轩唱过的血染风采。

  叶子轩把目光从窗外夜景收回来:“你怎么听这歌?”

  现在的年轻一代,都是往小鲜肉身上扑,很少有人去听旧歌。

  张醉墨保持着温润笑意,双手握着方向盘一笑:“原本对它没太多感觉,可是寿宴上听完你演奏的一曲后,我就爱它爱的无可救药,或许是我想尝着感受爷爷他们的战火岁月,也或许是想念你技惊四座的风范,总之,每天听上十遍八遍。”

  她也不知道,究竟是爱这首歌,还是爱那个曾经唱过它的人。

  她还侧头看着叶子轩补充一句:“哪天有空,录一首送给我如何?”

  叶子轩闻言苦笑了一声:“我又不是专业歌手,纯粹唱着玩的,录一首,还不如买一张碟来的好听。”

  “梅姐唱的就很有韵味,你可以听听她的。”

  张醉墨摇摇头道:“我就喜欢你唱的,阳刚,热血,而且你唱得比专业歌手好多了,可惜寿宴的时候没录音,不然就可以刻成唱碟。”她的嘴角勾勒出弧度:“如果你不是叶家天龙,我一定会怂恿你去参加好声音,让全世界见识一下你的嗓子。”

  她还悠悠一笑:“你的堂姐叶清水,就参加过华国好声音,没拿冠军,但也惊艳了一把。”

  “她跟家里关系不好,定居在香港,玩时装设计,唱歌,还有一个文化公司。”

  “她很少回京城,改天你去了香港可以看看她。”

  张醉墨轻声开口:“她一定会专业告诉你,你有一副让人痴迷的好嗓子。”

  “有没有那么夸张?”

  叶子轩靠在座椅上:“好,哪天我给你录一首。”

  他这时也才想起,大伯还有一个女儿,只是没几个人提起,他又很少打交道,所以都快忘记了。

  “一言为定,我会好好珍藏它的!”

  张醉墨发出一记雀跃,车子无形中加快了两分,随后又轻声问出一句:“我今晚出现,有没有给你带来麻烦?”她苦笑一下:“我真不知静初叫我过来,是给你和金宁秀捣乱,她一直觉得我喜欢你,担心你做出什么对不起我的事。”

  “其实、、她想多了。”

  她犹豫一下开口:“不过我想知道,如果我没出现,车子没被偷,你会不会带金宁秀开房。”

  叶子轩侧头看了一眼神情不自然的女孩,声音轻缓而出:“当然不会,正如我在会所说的,金宁秀就是一个赌注,她虽然貌美如,棋艺非凡,但对我来说还没有一千万来的实际,只要权相国出的条件不低,我就会跟他达成交易。”

  听到叶子轩这些话,张醉墨笑容灿烂:“是吗?今晚赚了多少钱啊?是不是该请我吃饭?”

  “一个亿。”

  叶子轩没有丝毫隐瞒,伸出一根指头笑道:“但七天之后,我们在紫荆城会所再下一局,权相国将会拿乐天集团一成股份做赌注,对战双方还是我跟金宁秀,如果我赢了金宁秀,他给我一成股份,如果我输掉了,他只要我一块钱。”

  张醉墨一脸惊讶:“赌注如此悬殊,权相国疯了吗?一成股份,差不多一百个亿。”

  叶子轩轻声一笑:“他今晚输得不甘心,不服气,觉得输掉棋局是意外,是轻敌大意,不惜代价想要跟我再战一局,而且觉得把握十足,所以开出这个赌注,本来我是不想跟他玩的,但见到就是一块钱的事,就给他一个翻盘机会。”

  张醉墨嫣然轻笑:“你啊,肯定是算计了人家。”

  她的脑瓜子转动很快:“你是不是跟上次一杆清台一样,故意赢得让人口不服心不服,然后又不断刺激人家,挑拨他们的心,让权相国为了获得翻盘机会,不惜拿出不平等的筹码,到时一战,输了没有大碍,赢了就可以盆满钵满。”

  叶子轩哈哈大笑:“我是这么腹黑的孩子吗?”

  张醉墨呢喃一句:“无论你腹黑不腹黑,我都不在乎,因为我知道,你不会害我。”

  叶子轩看着这个眉间蕴含一抹忧虑的女孩,声音轻柔而出:“前些日子,宋禁城在紫荆城门口遇袭,我出手救了他一命,宋禁城事后跟我提了一个条件,只要我想法子杀掉过江龙,瓦解掉东北三匪的势力,他跟你的婚约就会解除。”

  “你答应他了?”

  张醉墨闻言脸色一变,车速无形中变慢:“杀掉过江龙,难度跟对战宋天道几乎相等,甚至可以说比对战还要危险,因为宋天道不会对你痛下杀手,而过江龙是杀人不眨眼的主,他还相当凶残狡猾,不然也不会十多年都逍遥法外。”

  “他一手大刀耍得出神入化,一人能挑翻百人黑帮,过山虎和下山豹联手都不是他对手。”

  “我还听说,他十多年来几乎不离开东北,关系网渗透黑白两道,还跟老毛子有点利益勾结。”

  自从跟过山虎一战后,张醉墨就搜集了不少东北三匪的资料:“你要除掉过江龙,大概率只能前去东北边境,别说没有人知道他的大本营,就是知道你也难于杀进去取他脑袋,过山虎和下山豹死了,但他还是有不少亡命之徒卖命。”

  “官方没有把握,没有压力,也不会胡乱动手,你没有官方帮忙,要杀他,太难了。”

  张醉墨把车子停在一个路口:“天龙,我和宋禁城的婚约,我会继续跟爷爷沟通,你不要跟过江龙他们玩命。”她重重补充一句:“不是我觉得你玩不过他,而是觉得没有必要跟他硬碰,你是瓷器,他是瓦缸,怎么斗都是你吃亏。”

  “而且,你现在的处境很微妙。”

  张醉墨看着叶子轩叹道:“你当务之急是稳住脚跟,而不是急功近利地冒进。”

  她多少猜到叶子轩的心里想法,他想要一战来威慑各方。

  “砰!”

  就在叶子轩低头沉思的时候,侧边忽然跌跌撞撞冲出一人,一个重心不稳撞在宝马车盖,叶子轩和张醉墨下意识以为是碰瓷家伙,正要落下车窗喝斥对方,却见倒下的人又爬了起来,一支血淋淋的手拍在车盖,似乎想要挣扎站起来。

  但那只手又很快滑了下去,留下一道触目惊心的血迹。

  随后又是一记扑通倒地声,冷风中,还伴随着一记疼痛的闷哼,

  冷风呼呼,有着一抹血腥。

  “什么人?”

  叶子轩和张醉墨脸色巨变,落下车窗扫去,正见侧方来路也有一片血迹,脚印歪歪,毫无疑问是一个受了重伤的人,不是什么碰瓷者,叶子轩一把按住张醉墨,出声喝道:“你呆在车里不要动,我下去看看,有什么不对立刻走人。”

  张醉墨带着一抹担心:“你小心一点。”

  叶子轩点点头,随后就推开车门下车,他先是环视四周一眼,没有见到什么追杀人员,接着就慢慢向前面走去,想要看看究竟是什么人受伤,刚刚绕到车子前方,叶子轩就见到一个女子趴在地上,右手抓在保险杠,却没有力气站起。

  左手是一支假手,有点眼熟。

  “什么人?”

  叶子轩再度喝出一声:“把脸转过来,不然我就让车子,从你身上碾过去。”

  他捕捉到受伤者身躯抖动,猜测她应该还活着,还有一点力气。

  “嗯!”

  叶子轩的话显然起了作用,趴在地上的中年女子缓缓松开保险杠的手,让它啪一声落在冰冷地面,良久后,她借着缓冲的力气,咬着牙齿侧转面孔,一直盯着对方动作的叶子轩,清晰见到一张不食人间烟火的脸,缓缓映入了脑海中。

  叶子轩讶然失声:“枯师太?”

  他已经认出来了,眼前女子是当初杭州一战,主动认输离去的枯师太,只是叶子轩记得她要回九华山。

  她怎么来了京城?还受了这么严重的伤?

  叶子轩对枯的人品还信得过,于是跑前几步审视她的情况:“师太,你怎么了?”

  “嗖!”

  还没有等枯出声说些什么,没有丝毫的预兆,一支闪烁着寒光的长箭电射而来。

  接着才响起“绷”的一记弓弦声,再然后才是长箭划破空气的“嗤嗤”锐响

  太快了,太快了!

  这一支长箭好像是天上雨点,瞬间从暗影中爆射而出,闪电一般出现在叶子轩面前。

  长箭目标并非叶子轩,它直取撑起半个身子的枯师太。

  “当!”

  就在枯要闭着眼睛等死时,叶子轩手里横出了一个十字,刀仿佛一条呼啸的白色光龙。

  长箭在这刀光下,粉碎炸裂。

  ps:谢谢小海豚_22283486打赏本作品588逐浪币、双鱼座的爱情打赏本作品5888逐浪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