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四百二十七章 五毒俱全

天才布衣 第四百二十七章 五毒俱全

  第四百二十七章五毒俱全

  灯光璀璨,夜风却紧。【最新章节阅读】〔〔

  叶子轩的视野中,出现二十余名时尚男女,还有十多名保镖,被众人簇拥的是一个三十岁不到的男子,一米七五的个头,带着一幅金丝眼镜,看上去白净儒雅,他穿的很正规,高档的黑色西装,白衬衣,还打这领带,头一丝不苟。

  他庄重的样子都可以做新郎了,只是眼神有着说不出的犀利,再加上十多名态势凶悍的保镖跟随,无形中让人生出一股压力,他杀气腾腾的盯着龙秋徽他们:“放肆,这是鼎峰花园,是何家的地盘,就是你们局长都不敢随便撒野。”

  “你们几个警察跟我叫板,还敢杀掉何家护卫,我看你们都是活腻了。”

  他脸色一沉:“来人,把他们拿下,然后叫梁局长过来一踏,让他亲自给何家一个公道。”

  陶可可踏前一步:“何少,这事跟四科无关,是她擅自作主。”

  “不要乱动,我脾气不好”

  在十多名合法持枪的保镖摸出枪械要冲上来时,龙秋徽的枪口一偏指向了何长峰,显然能够判定眼前男人就是何长峰了,在威慑住对方后,嘴角勾起一抹讥嘲:“陶科长昨天还跟我说澳门是法制社会,现在看来她纯粹是胡说八道。”

  “区区何家保镖就敢抗法袭警,一个何家大少就要抓警员,这是哪门子的法制社会”

  陶可可脸颊一烫,随即避重就轻:“我跟你说过,要搜查令的。”

  “砰砰砰”

  龙秋徽没有理会陶可可的双重标准,枪口一偏射出三颗子弹,三名要拔枪的何家保镖闷哼一声,手腕中枪,鲜血迸射中枪械落地,龙秋徽眼神一冷,喝出一声:“全都不要动,我性子不好,不过枪法却很准,杀人绝对是一枪爆头。”

  “何少不信的话,尽管让人试试,看看我死的时候,你会不会死”

  要冲来的十多名何家保镖,在龙秋徽枪口锁定何长峰时已停滞步伐,他们都是血火中打滚出来的人,自然能一眼判断龙秋徽所言真假,从后者刚才连伤三人以及握枪的手势可知,龙秋徽绝对能一枪毙掉何长峰,当下只能咬着牙不动。

  而且七叔他们的枪口也都阴森森指着。

  何长峰也停止了挪动,尽管枪口离他还有五米远,但他能够感觉警枪像是顶住自己眉心,那副高高在上的脸立刻掠过一丝怒意,他不是一个能被轻易威慑住的人,只是龙秋徽的凶悍依然压住了他的怒火:“你一个女警敢来威胁我”

  他声音低沉:“你是不是吃豹子胆了”

  “我是金库劫案的专案组组长,被中央和特区双重授权调查此案。〔〔﹝〔〔”

  龙秋徽在牢牢掌控住局势后,声音保持着一股清冷:“我今晚收到情报,鼎峰花园藏有赃物,知道我为什么杀你的人吗因为他们抗法伤人,还想要对付我,这种行为,让我误认为他们就是悍匪,所以为了警方安全,我果断击毙。”

  “忘了告诉你,我们有便宜行事权,你最好让手下放下枪械,不然毙掉你,何家都没有冤可申。”

  “不相信的话,你可以问问参与行动的陶科长,我是不是专案组组长”

  陶可可止不住暗骂龙秋徽玩小聪明,搞出事情把自己拉入水里,而何长峰扫过陶可可等人一眼后,最终落在龙秋徽的脸上,已经捕捉到信息的他冷笑一声:“专案组长又怎样就是警察局长来了,要进鼎峰花园也要看我允不允许。”

  “你难道不清楚,行政长官大年初一都要来何家拜访吗”

  他还向身边数名时尚男女微微偏头:

  “小兰,给你全国人大的父亲打电话,告诉他,这里有警员破坏和谐。”

  “蓝少,给你督察部阿姨传一个消息,让她抽空好好管教警方,越来越没规矩了。”

  在何长峰的吩咐中,不少同伴纷纷拿起电话,手指点着龙秋徽骂骂咧咧,一副要她好瞧的态势。

  龙秋徽不为所动,保持着应有强势:“行政长官拜访的是何赌王,跟何少好像没半毛关系,而且我不是局长,也不是行政长官,我就是我,他们给你面子,不代表我要怕你,至于你找的三教九流,能量再大,一时半会也管不了我。”

  “何少,你再不让手下放下武器,把路让开,专案组就要无礼。”

  不仅陶可可暗呼龙秋徽扯虎皮做大旗时,何长峰冷漠的脸上也掠过一丝欣赏,龙秋徽此时再三点明她的专案组身份,那就是表明她背后有中央和特区政府撑腰,并不惧怕什么何氏家族,手下死伤也是抗法被杀,何家自己要背上责任。

  最让他欣赏龙秋徽一眼的是,对着自己枪口始终没有挪动,稳如泰山散着寒意:

  “你真不担心后果我参你们局长一本,他都要下台,你,能撑得住我打压”

  龙秋徽俏脸一如既往冷艳,一字一句的开口:“我真担心后果就不会来了,马上让路,而且警方接下来要进入别墅搜查,如还有什么不长眼的家伙挡路,为了警员和我的人身安全考虑,我会先制人扫除障碍,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贱人”

  一名艳丽女子听到龙秋徽如此猖狂,按捺不住从侧边对后者踹出一脚,只是还没触碰到龙秋徽,龙秋徽的右脚先流星一般点出,脚尖踢中对方的小腿,咔嚓一声脆响,骨头碎裂,艳丽女子惨叫一声,失去重心摔倒在地,杀猪般惨叫。

  众人微微一怔,没想到龙秋徽下手这么狠,他们认出,这是一名立法议员的女儿。

  “谁再袭警,我就正当防卫了,子弹可是不长眼的”

  龙秋徽从七叔手里又拿过一把枪,枪口对着侧边一扫,声音忽然变得清冷,压住蠢蠢欲动的保镖:“何长峰,你还不让手下放下武器他们不仅很不珍惜自己的生命,也不考虑你的安全啊,再有一次,我直接把子弹打在何少身上。”

  “不相信的话,就试一试。”

  陶可可想要喝叫龙秋徽不要这么铁血,但思虑一会又散去了念头。

  “不准乱动”

  何长峰看得出龙秋徽流淌的残酷,左手握拳微微一紧,随后又松开,向十多名何家保镖喝道:“把枪械全部放在地上。”接着他又向龙秋徽冷笑:“龙小姐,你算是第一个威胁我的人,也是第一个开枪动我的人,这债,我会记住。”

  “事后要报复我,放马过来,不过千万要记住,你要一次杀死我。”

  龙秋徽目光一凝:“否则,你一定会后悔的”

  “搜”

  在她的偏头之中,七叔带着数十名警员涌入鼎峰花园。

  “搜细细的搜”

  七叔挥舞着一把短枪,对身后数十人吼叫:

  “任何地方都不要放过一点蛛丝马迹也不要放过一定要留意赃物,谁敢阻挡就立刻逮捕”

  身后数十名警员齐声答应,凶神恶煞的散了出去,没有多久,整个别墅就陷入前所未有的鸡飞狗跳之中,七叔率人一路搜寻过去,每个大厅每个房间,翻箱倒柜,处处都是轰然响动,似乎这些人并不是来找证据,而是纯粹来搞破坏。

  “砰”

  一个昂贵的红木沙被踹翻出去,翻出两个大跟头摔得面目全非。

  一个鱼缸被破碎,鱼儿四跳,连狗窝都被翻了出来,房门更是被踹坏了无数,柜子也被撕裂,瞬间让聚会的男女失去兴致,议论纷纷,叶子轩早跟龙秋徽说过了,今天的搜查一定要搞大动静,唯有闹得沸沸扬扬,对警方才是最有力。

  何长峰没有在意这些,只是点起一支雪茄叹息:“逞一时之快,误一世前途啊。”

  “龙小姐,当你搜不出东西的时候,你的警察生涯就要结束。”

  在龙秋徽带人看着何长峰他们,七叔率人去搜寻时,一直旁观此次行动的叶子轩,捕捉到何长峰脸上的一抹玩味,眉头下意识一皱,他思虑了一会,转身消失在黑夜之中,他像是一个猿猴一样,最快度绕着占地极广花园查看起来。

  就当他跑出六百多米,转向左侧连接山体的石墙时,叶子轩突然神情一怔,脚步慢了下来;因为从墙根处,传出一个喘息的声音,混在徐徐的冷风和前门的喝骂中,若不是叶子轩耳朵远较一般人要灵敏的多,就无法听到这一个动静。

  念头转动之中,叶子轩身子一闪,接着夜色的掩护,将身子躲在围墙侧边,一个突出的石头背后,这石头在平时也不算是很高,无论如何也不会藏的下一个人,但在这漆黑的夜色之中,却是极佳的掩护,叶子轩把自己变成一尊石头。

  “呼,呼”

  厚实高大的围墙下方忽然多出一个缺口,不大,就跟雨水井盖一样,但可以让人爬进爬出,在叶子轩凝聚目光望过去时,正见六个人艰难的爬出来,手里都还提着一根绳索,钻出来之后,他们就散开些许,竭尽全力扯着手中的绳索。

  没有多久,两个有轮子的箱子出现,一人低声喝道:

  “狗日的也不知谁栽赃,把金库赃物藏到这里。”

  另一人用力拉着绳索,艰难挤出一句:“是啊,如果不是叶少现端倪,感觉警方不会无的放矢,让我们清查物品,谁都不会想到,酒窖多出两吨金子,也不知道哪个混蛋要对二少下手,一旦找他出来,我替二少弄死他妈的全家。”

  “还能是谁肯定是三少四少或六小姐他们,金库劫案看来不是悍匪做的,是何家人做的,目的就是栽赃。”

  “有可能,赌王现在半死不活,谁出事谁倒霉,只是这次没整倒二少,三少他们要倒大霉了。”

  “这金子真他妈重啊,为避免他人注意,还关掉监控和灯光,这地道走得真是心力交瘁。”

  “如不是二少在前面周旋赢取时间,现在估计还没有挪出大厅,真有点舍不得把它丢下山。”

  一个有点沧桑的声音忽然喝道:“别他妈废话了,赶紧运走,不然警方找到,跳进黄河洗不清。”

  说到这里,他剧烈的咳嗽起来:“办好了,二少大大有奖。”

  在其余人齐齐点头的时候,沧桑声音那个人突然身子一震,停止了剧烈的咳嗽,厉声喝道:“谁出来”他如电一般的目光向着叶子轩这边扫射过来,在同伴下意识摸枪时,六把飞刀从他左手衣袖甩出,像是流星一样射向叶子轩

  这家伙,居然现了叶子轩的踪迹

  飞刀射出时,六道锐利的目光穿破了夜幕,齐齐向叶子轩的方向看来,其中五把枪还举起,只是想到前门的警察,他们又不敢胡乱开枪,准备等飞刀确认有没人后再下手,六把飞刀一闪而过,没有惨叫,没有鲜血,也没有碰撞动静。

  它们就刺在黑暗中,一动也不动。

  “古老,你是不是感受错了”

  一人低声嘀咕:“没有人啊。”

  五人下意识低垂枪口,另一人摸出一支手电:“我用灯看一下。”

  沧桑声音的老人脸色一变:“小心”

  他喝叫严厉,可是慢了半拍,手电已经亮起,就是这一点光芒,他们赫然现,一人入目,原本刺入黑暗的六把飞刀也掉头反射了来,六把锋利的飞刀,裹着手电的光芒,穿破了夜色,急如闪电般飞来,目标,正是六个人的咽喉

  刀光闪起瞬间,六人心中同时感到了一阵恐惧,还感觉到身子僵硬,惊骇至极。

  他们现根本没法子抵挡。

  太快了,实在太快了。

  “嗯”

  五人来不及反应,咽喉一痛,连惨叫都来不及出,就一头栽倒在地,手电晃动,老人最后一秒挪移了半步,射入咽喉的飞刀刺入他的肩膀,一股鲜血溅射出来,只是他来不及缓冲疼痛,一甩绳索向叶子轩打了过去,同时身子拔高。

  他没有向叶子轩攻击,转身跳入了墙内。

  “狗日的跑这么快”

  叶子轩从黑暗中窜出,随后捡起地上枪械,对着天空连连轰击。

  没有多久,大批警员向这边跑了过来。

  五分钟后,龙秋徽和何长峰近百人全部出现,原本熄灭的灯盏全部打开,还有无数支手电打开。

  灯光刺眼中,箱子被警员撬开,露出金灿灿的金块,也让陶可可脸色苍白。

  这时,又有一名警员跑了过来:“报告我们现聚会物品中,有不少摇头丸和白粉。”

  “报告”

  又有一名警员跑来:“我们比对过花园枪械,其中有十一支属于非法持有。”

  “报告”

  一名女警犹豫着喊道:“我们在三楼现有两名未成年少男,他们控告二少下药,强行跟他们生性关系。”

  何长峰没有说话,只是神情变得阴霾。

  “白粉,枪械,赃物,未成年少男、、、二少,你还真是五毒俱全啊。”

  龙秋徽一挥警枪:“陶科长,请二少去调查。”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