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五百二十章 赌王葬礼

天才布衣 第五百二十章 赌王葬礼

  第五百二十章赌王葬礼

  又是一个阴雨的早上,何赌王的最后一程拉开了帷幕。﹏>_﹎吧>  w`w-w·.-

  清晨五点,哀乐在澳门上空回荡。

  今天何家将会隆重地在殡仪馆举行何赌王的葬礼,不少名流贵人早早盛装出现的殡仪馆,很多民众也自站满了殡仪馆和必经街道,满城更是纸钱纷飞花圈流转,抬起天空处处能见到飘舞的雪白,伴随着雨水纷飞,落地变成了纸浆。

  虽然何赌王跟普通民众有着太悬殊的距离,但还是有不少人感激何家让自己生活优越,澳门人均收入排在世界第四,其中何家又占据澳门税收六成,完全可说何家兴衰跟民众生活绑在一起,因此何先生逝去,很多人衷心想要送一程。

  各方涌入的权贵跟何家势力,让整个澳门都为葬礼牵动起神经,连赌场的吸引力都下降,面对大街小巷的客流爆满,以及四处狂轰滥炸的谈论,澳门官方干脆利落地给全体市民放假,允许他们有序平和地去殡仪馆,送老何最后一程。

  当然,任何人不得闹事。

  澳门最大的殡仪馆被何家包了下来,园内最大的空地搭建了可以容纳三千人的灵堂,灵堂的四周摆放着花圈,数不消的花圈一个挨着一个,这些漂亮的花圈带着浓浓的伤感,在花绿的花圈衬托下,灵堂中那催人泪下的氛围更是浓郁。

  六点不到,三百名何家精锐就扼守了整个殡仪馆,防止有什么变故生,还有一百多人分成左右两排,垂手站立在灵堂两侧,肃然的神情中透着些许悲伤,黑衣、黑衫,没有一个人说话,他们都稍稍低头,以此来哀悼死去的何赌王。

  殡仪馆相邻街道和停车场更是停满了车辆,全都是一线品牌的豪车名车,再远一点的空地或操场还出现飞行许可的民用直升机,昭示出何赌王今天的强大人气,保守估计中午会让人流到顶峰,东南亚很多有影响力的人物都抵达现场。

  葬礼还得到了警方的重点关注,三百名警员布置在殡仪馆附近,俨然摆明不让任何篓子生。

  大门口还有媒体抵达,直播今天葬礼的进行。

  “叶少,时间差不多了。”

  七点,沈氏花园,晨起的叶子轩喝着牛奶,吃着面包,很仔细的吃着早餐,坐在对面的沈万千一边看着电视直播,一边向叶子轩笑着抛出一句:“你也算是何氏半个主事人,虽然不用你跪在灵堂接待贵宾,但也要你过去主持大局。”

  沈万千本来还要在家多呆几天,只是何赌王的葬礼,他不得不出席,所以就提前过来澳门,跟叶子轩一起送何赌王一程,听到叶子轩这些日子遭遇,沈万千只能竖起大拇指叹服,他跟宋禁城费尽心思想要拿下的澳门,被叶子轩抢了。>吧>_﹏﹎w-w-w=.-y`a-w-e·n·8·.·c-om

  当然,他没有嫉妒,只是欣喜,因为叶子轩是他兄弟,也因为这是叶子轩拿命拼来,所以他也不忘记提醒叶子轩:“哪怕没有什么事情要你过问,你也该站在何氏的阵营,对观礼贵宾客套几句,你的突兀存在,会让他们生出好奇。”

  “也就会旁敲侧击打听你的事迹,这可是一个出名的好机会。”

  叶子轩瞄了电视一眼,正见一批批宾客出现殡仪馆,他揉揉脑袋苦笑一声:“我去主持什么大局,虽然过问一下能稳固我的地位,也能让更多人知道我的存在,但也会抢夺何翡翠跟何长青的风头,今天何家是主角,我还是低调点。”

  “再说了,今天少说有三千宾客,我太早过去跟人家客套,估计连嗓子都能说哑。”

  沈万千无奈的摇摇头,端起一杯滚烫牛奶喝入:“你啊你,是该说你太会偷懒呢,还是说你太顾虑他人感受?”

  叶子轩懒洋洋的靠在椅子上,声音平缓而出:“其实我最主要是想静一静,胜利来得太容易,多少让我生出了一丝膨胀,我要沉淀一下自己,看一看葬礼有没有凶险,看一看未来局势展,我可不想乐极生悲,更不想阴沟里翻船。”

  沈万千散去一抹笑容:“这个倒是事实,越是风平浪静的海面,底下越容易暗波汹涌,你这次拿下何少集团,又取得沈特的支持,让宋家的精心谋划几近落空,难保宋家对你生出怨恨,一旦他们报复你,你未来处境怕会很艰难。”

  沈万千向叶子轩透露一些信息:“现在宋家势头越来越猛,不仅稳固了自己阵营势力和地盘,还有余力腾出手来南方搞事,可见他们已经不甘心现状,听说一号也头疼不已,很多要出来稳固政绩的事,结果都被老宋他们投票出局。”

  “听你这样说,宋家野心不小啊。”

  叶子轩嘴角勾起一丝笑意,手指捏起一块面包送入嘴里,随后淡淡出声:“既然它的目标是天下,就不会过于跟我计较,毕竟江湖的事入不得庙堂之眼,不动我,顶多损失一点小利益,动了我,一不小心就会招惹叶家,不划算啊。”

  他目光平和的看着沈万千:“虽然我没有官方职权,但我身上始终流着叶家的血,而且我不抢夺叶家资源,出什么事了,他们一定会替我解决,宋徐江周虽然只手遮天,还拥有合法的杀伐和投票权,但跟叶家对上依然是满身麻烦。雅﹎>>文吧>>w-w=w-.-”

  “有道理。”

  沈万千沉思了一下,想到硕果仅存的两大元帅之一叶无锋,脸上散去几分担忧笑道:“叶家虽然不喜欢拉帮结派,昔日叶老还不断让出军中职位,但只要叶老存有一口气,宋氏想你的命就要掂量叶老的震怒,只是你依然不能乐观。”

  “报复有很多法子,未必是玩阴谋诡计。”

  他言语带着一抹意味深长:“张家跟宋家关系又深了不少,现在张家第二代几乎都站在宋家阵营,张老虽然也不喜欢拉帮结派,但他跟叶老一样不会过多干涉子女,如果宋禁城跟张醉墨的婚事顺利完成,那么宋家在华国再无敌手。”

  在叶子轩听到张醉墨微微一滞动作时,沈万千又轻叹一声补充:“本来张家对站队还有分歧,我也全力扩大他们的内部争议,不让他们尽数往宋氏阵营扎入,可是宋伯仁让张家欠下一个大人情,张家几个子侄去藏区游玩遭受袭击、”

  叶子轩眼睛眯起:“袭击?”

  沈万千郑重的点点头:“没错,袭击,还不是一般的袭击,是狮山组织的恐怖袭击,深入藏区深处打猎的张家几个子侄和女伴,差点被他们放火包了饺子,所幸宋伯仁接到情报赶赴,用武装直升机歼灭敌人,才把二十人保了下来。”

  在叶子轩聆听时,他把当时场面细细描述出来:“宋伯仁为了及时救出张家子侄,不等支援赶赴就冲入火海,把几个重要子侄抢了出来,虽然宋伯仁也没受什么伤,但他的壮举赢取了张家子侄人心,也让他们父母对宋家感恩戴德。”

  沈万千一口喝完杯中牛奶:“让你无法想到的是,宋伯仁不仅没有以功臣自居,反而以待罪之身主动停职调查,他的反省罪名就是自己没有及时察觉狮山组织的潜入,更没有现他们对张家子侄不轨的端倪,让人们生命遭受威胁。”

  叶子轩淡淡一笑:“还真是一个好官啊。”

  听到叶子轩加重后面的官字时,沈万千大笑着放下杯子:“是啊,在我们看来他就是惺惺作态,可张家成员却不这么想,他们不仅全力周旋宋伯仁往上挪挪,还对宋氏阵营有了明确站队态度,我不得不承认宋家运气真是好到极点。”

  “五六年努力没有完成的事情,结果被狮山组织一把促成。”

  叶子轩笑了笑:“是不是该说你运气差点?”

  沈万千无奈的点点头“有小道消息说,宋伯仁其实提前一天就知道狮山组织的谋划,但没有先制人粉碎后者阴谋,而是不动声色的任其展运作,待到张家子侄出事再来做救世主,这也可以解释,他为什么能踩着危机时刻出现。”

  “因为整个事态就在他的掌控中。”

  沈万千双手一摊笑道:“只可惜我没有证据,没有证据就不能胡乱指证,只能赞对方干得漂亮了,所以你不要小看宋伯仁,看起来是一个满肚肥肠的家伙,其实里面藏着不少心机,以后跟这种老油条打交道,一定要多留一个心眼。”

  叶子轩眼睛微微眯起:“他确实是一个人物,那晚被我打脸之后,我以为他会拂袖而去,结果他不仅没有恼怒,还态度转变要跟我交朋友,我当时就觉得这家伙不简单,可没有想到还有救人壮举,放心,以后打交道我会小心应付。”

  “没事,张家站队有变数,但你在澳门破了他们部署,你又是我的好兄弟,也等于我坏他们好事哈哈。”

  沈万千很乐观的回应:“也算有失有得。”随后伸手一侧:“走吧,送老何最后一程,感谢他给我们留下的好处。”

  叶子轩抽出纸巾抹抹嘴一笑:“走!”

  八点,一列车队缓缓停在何家早就规划好的位置,车门打开,穿着黑衣的叶子轩跟沈万千钻了出来,刚刚站定,叶子轩就一眼见到黑压压的撑伞人群,全是默默迎接他的何家成员,最前面,是得到通报走出来戴孝的何翡翠跟何长青。

  身为主人,理应堂内接客,出来大门,摆明是向人昭示,何家唯叶子轩是尊。

  叶子轩懂得收敛风头,何翡翠同样懂得分清主次,叶子轩脸上划过一丝无奈,却也没有多说什么。

  何翡翠跟何长青出声喊道:“叶少!沈少。”

  “叶少!沈少!”

  见到叶子轩现身,近百人齐声呼应,这是何翡翠能够聚集的何家子侄以及集团骨干,他们显然已清楚叶子轩对何氏集团的掌控,所以喊叫的毕恭毕敬,叶子轩看着残存的三十多名何家子侄,何家昔日兵强马壮,如今只剩下三个子女。

  一股悲凉气氛瞬间感染了他,随即恢复一抹清明开口:

  “今天辛苦大家了……咱们一起送何赌王最后一程。”

  近百人同时弯下腰,高声喊出一句:“是!叶少”

  何长峰的影响荡然无存。

  叶子轩朝着众人微微点头,然后领着何翡翠跟何长青走入殡仪馆,催人泪下的哀乐回荡在空中,灵堂外黑压压的何家子侄没出一丁点的嘈杂声,心情沉闷的叶子轩缓缓迈步,抬眼看着黑压压的人群,暗叹这个葬礼也算对得起老何。

  沈万千笑着落后半拍。

  “叶少!何小姐!何少!”

  当见到叶子轩他们显身时,灵堂内的数百名何家精锐齐声高呼,高亢的声音直破长空,传出去很远,何家精锐表现出来的那种震撼气势令许多人敬畏不已,也让不少前来观礼的民众讶然不已,全在寻思这叶少怎会牛叉到名字排前面?

  “各位,今天是何先生的最后一程,你们做好自己的本份,让他顺顺利利离开,就是对他最好的告慰。”

  叶子轩扫视着占据四周的何家精锐:“拜托大家了!”

  数百人再度齐声回应:“是!叶少!”

  他们齐齐直起了腰板,一道道灼热的目光会聚在叶子轩的脸上。

  叶子轩没有再多说什么,领着何翡翠跟何长青缓步走入灵堂,见到他被何家姐弟等人簇拥,他这何氏掌控人很快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力,前来哀悼何赌王的黑白代表全都细细打量着叶子轩,叶子轩所展现出来的王者气势令他们心折。

  不少人站起热情的试探着打招呼,叶子轩朝着众人频频点头,随即走进灵堂上香。

  灵堂正中间挂着何赌王的遗照,遗照下方便是何赌王的棺木,精致的棺木被八百朵菊花围拢,四十九个穿着黄布僧衣的和尚双手合十,嘴里念念有词,叶子轩明白这便是所谓的度亡魂,暗叹人已经不存在了,念一万遍经又有何用?

  灵堂四周数不清的花圈、黑白色调的布幔、弥漫香气的木香,还有回响在灵堂内催人泪下的哀乐,这所有的一切都烘托了一种气氛——悲哀,叶子轩的双眼一直凝视何赌王的遗像:“老何,一路走好,我对你许下的承诺一定实现。”

  随后,叶子轩缓缓低头弯腰,何翡翠跟何长青也低头,眼里闪烁着泪花。

  就在这时,一个犹豫不决的声音,从灵堂的入口飘入进来:

  “何、、何长峰、、到。”

  全场瞬间一寂!

  ps:谢谢凑热闹的泥瓦匠打赏本作品588逐浪币、pian1819打赏本作品1oo逐浪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