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六百一十八章 力道惊人
    

    天气渐渐暖和,香港的天空也变得明媚。【最新章节阅读】

    占地极广的陈家花园也在最后一抹余晖中恢复平静,陈家从早上七点开始,没有一刻是消停,一批批权贵气势汹汹前来,斥责陈家心狠手辣连看客性命都想要,当然,这些权贵中,真正兴师问罪的不到两成,其余都是冲着精神赔偿来的。

    昨晚拳馆虽然危机重重,还差一点搭上不少亲人或自己性命,但终究还是平安无事活下来,所以愤怒情绪很大程度已经消去,之所以还义愤填膺,不过是想要从陈家撕下一块肉,陈家家大业大,随便要点赔偿都可以弥补昨晚下注的损失。

    要知道,昨晚八成人都是押注过江龙。

    只可惜,数百名权贵一批批气势如虹而来,一批批恨恨不已而去,陈本胜就是一个滚刀肉,今天一改昔日温润儒雅的作风,摆出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节奏,要钱没有,要命一条,陈本胜在门口坐了一天,没有一个人要到陈家半点赔偿。

    数百号人对陈本胜行为都很愤怒,没有肉吃,起码给点渣也许,可惜老家伙就是滴水不进,如非花园有百余名陈家精锐扼守,估计那些权贵都要冲进去打砸,无奈之下,众人只能喝骂几句,发誓不跟陈家生意往来,随后就无奈离去。

    这一出出闹剧持续到下午五点才结束,几近滴水未进的陈本胜也才起身回大厅,坐了**个小时的老人,虽然脸上带着疲惫,但精神却很亢奋,回到家里喝了两碗汤吃了三碗饭,让佣人和护卫惊得张大眼睛,从没见过老人这样吃法。

    而且这完全是青年人食量。

    陈本胜对此也是有一些讶然,初始以为自己是饿了一天,随后发现自己精神依然亢奋,好像从早上到现在都是一个模样,身体疲惫,但思维炽热,他相信,自己就是再坐一天也能扛得住,这时,陈本胜想到黑雪莲珠,眼睛顿时亮起。

    回到书房的他又摸出黑雪莲珠,眼里满是说不出的喜欢,陈本胜多少找到身体如牛的缘故,八成是黑雪莲珠起了大作用:“这佛珠还真是一个好东西,不仅能够化解恒蛇之毒,还能改善身体机能,只是服用两颗,我就有少年态势。”

    “如果把这一串佛珠都吃完,岂不是可以返老还童?”

    他掀起小腿看着愈合的伤口:“至少,可以让我多活几十年吧?”换成以前,陈本胜肯定对黑雪莲珠作用嗤之以鼻,哪怕中毒后也是死马当活马医心态,但如今,亲身经历改变了他的想法,他觉得这是好东西,于是又取出一颗煎熬。

    “叮!”

    在一颗佛珠落入电热壶慢慢熬制的时候,一个电话打入了进来,俨然就是李家城,陈本胜知道他的来意,一定是为了小和尚而来,中午赵无忌给他打电话,还抛出李家城的警告,陈本胜只是讶然小和尚跟李家有关系,并没放在心上。

    他干脆利落的回应赵无忌,他不认识什么释心和尚,也不知道什么黑雪莲珠,要想报复拳馆**的事,让李家换一个好点的借口,如果李家势必对陈家发难,陈家也无所畏惧,因此见到李家城亲自来电话,陈本胜嘴角勾起一抹讥嘲。

    他一边用手指点下了免提键,一边拿起两个昂贵的核桃把玩:

    “喂,老李,怎么有空给我电话啊?”

    不等陈本胜客气的笑声落下,李家城声音清冷而出:“现在距离六点还有半个小时,陈本胜,你识相的话,最好马上放了小和尚,交出黑雪莲珠,不然你我交情到此为止,我还会带着大家向陈家发难,让你倾家荡产,身败名裂、、”

    “甚至,不得好死!”

    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李家城的声音流淌着一抹冰冷,陈本胜听完没有太多情绪波动,淡淡一笑回应:“老李,虽然李家是豪门之首,但你也不能不讲道理,你说我抓了什么和尚?证据呢?没有证据,你就往我身上栽赃,不好吧?”

    陈本胜保持着亢奋精神,声音洪亮的补充:“老李,咱们是老朋友了,也合作赚过不少钱,我可以跟你坦诚,陈三元以前为了让我保命,确实让红一刀去抓一个小和尚,但被我知道这件事后,就严厉制止了他们这种强取豪夺行为。”

    核桃转动了几下,传出沙沙的声音,给陈本胜助了一下声威。

    李家城冷笑一声:“你还真是大义凛然啊。”

    陈本胜嗅着清新的药香,向李家城倒着苦水:“我这些日子一团乱,既要治病保命,又要处理陈三元那混蛋的手尾,还要化解两家的恩怨,我哪里还有精力去抓什么和尚,再说了,我抓和尚干吗?为了黑雪莲珠?老李,你不是吧?”

    “你智商这么高,还是一个成功生意人,你会相信这些虚无缥缈的传闻?”

    李家城没有理会这些话,只是目的明确开口:“还有二十分钟,你真不放人?”

    “手中无人,你让我怎么放人?”

    陈本胜把玩着核桃,叹息一声:“难道让我去宝莲寺给你逮一个过来?”

    李家城不置可否的哼了一声,声音带着一股子清冷:“陈本胜,我是看在多年交情的份上,给你最后一个劝告,六点钟之前把小和尚放出来,我可以明确告诉你,如果小和尚没现身,即使我不向你讨人,也会有人去陈家找你要人。”

    “相信我,她绝对会让陈家血流成河。”

    陈本胜苦笑一声:“我对灯发誓,我真没见过小和尚,如果你们非要这样诬陷我,借机踩我,我也没有办法,只能挺直身躯跟你们死磕到底,你应该清楚,虽然陈家只是四大豪门之末,但手中从来不缺死忠,陈家连和记都敢叫板。”

    “对于李家和其余势力,一样浑然无惧。”

    陈本胜绵里藏针:“你别忘了,我当年可是红义安的龙头,现在依然是挂名长老,尽管九七之后,红义安撤去欧洲发展,跟我这挂名长老生疏不少,我让他们砍人,他们未必会听我的话,但如果我被人砍了,他们一定会为我报仇,绝对视死如归。”

    两个核桃在掌心不断转动,表达着陈本胜的杀气。

    “陈本胜啊陈本胜,你还是本性难移啊。”

    李家城声音带着一抹戏谑:“洗白这么多年,骨子里始终脱不了黑社会的匪气,动不动就搬出当年的老东家,算了,我也不打算说服你了,我该说的已经说完了,总之,六点没有见到小和尚现身,后果自负,相信我,我从不撒谎的。”

    “没事,我在家等着,看看谁能成为杀入陈家第一人?”

    陈本胜淡淡一笑:“老李,谢谢你的关心,你也要多多保重,人生无常,出入要多留意。”

    “别以为你跟叶子轩搭上关系,就可以对整个香港指手画脚。”

    陈本胜手中的核桃翻转两下:“那样,很容易被人打黑枪的。”

    李家城平静吐出两字:“再见。”

    挂掉电话后,陈本胜揉揉自己的眼睛,让自己变得更加精神,随后掏出一支雪茄,安静地靠在沙发吸了两口,随后又拿过一部电话,思虑一会输入一连串数字,电话足足响了六下,另一端才有人拿起来,听筒里传出了一个苦涩笑声:

    “陈先生,我以为您永远不会打这个电话,却没有想到,您最终还是打了。”

    听到电话中传来的声音,陈本胜淡淡一笑,眸子里闪过一丝光芒:“养兵千日,用在一时,你是时候起点作用了。”

    对方平静开口:“不知道有什么可以为陈先生效劳的?”

    “飞虎队,自然是做飞虎队的事。”

    陈本胜手里把玩着两个核桃,声音平缓而出:“待会可能有人要来杀我,我要你把他们永远留下。”

    “有一个杀一个,有两个杀一双。”

    说到这里,他的右手猛地一握,咔嚓一声,两个昂贵的核桃四分五裂。

    陈本胜身躯一震:自己的力量,什么时候变得这样惊人?

    ps:谢谢我爱天生打赏本作品588逐浪币、苏子颜打赏本作品588逐浪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