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七百五十七章 危机四伏
<=""></>

    第七百五十七章 危机四伏

    射杀四头过百斤的野狼后,燕战雄一扫出师不利的郁闷,兴致变得高涨起来。

    在附近转了一圈,没有发现猎物后,他就看看时间,又掐算一下路线,下令就地进行午餐,解决温饱问题之余,也可等待雾气散掉,听到这个指令,随行华军马上行动起来,虽然现在还是上午,但出来的太早,出发时吃的东西已消化无影无踪。

    他们身上虽然带有一些食物,可在马背上来回颠簸几个小时,对那些压缩饼干和牛肉失去兴趣,而且燕战雄来的时候还跟他们说过:“咱们是来打猎的,食物就是在这丛林,这大山上,这天空中,吃自己从家中带的食物,那算得什么本事?”

    “那是耻辱!所以,不到万不得已,不准触碰随身食物,只许吃今日所打到的猎物。”

    没猎杀掉四头巨狼之前,食物对于数十人来说少得可怜,连塞牙缝都不够,吃不如不吃,所以燕战雄就让众人饿着肚子,如今有四头肥狼,管饱,于是众人迅速找了一个背风处,分工合作,有人站岗戒备,有人拾捡柴木,有人搭起烧烤的架子。

    数十名华军,位置其实都不低,除了几名贴身保护燕战雄的近卫外,其余人都是燕战雄从各分区亲自提拔上来的主,最低位置也是排长,但对于东北行营来说是新人,对于欣赏的新晋将士,燕战雄为了提高他们凝聚和默契,常常组织一场狩猎。

    这是燕战雄从无数次实战中得出的经验,狩猎是磨合将士的最佳方式。

    在燕战雄欣慰看着场面时,随行几个手艺不错的士兵,开始大显身手,几双莆扇一般大的手,有如巨大的蝴蝶上下翻飞,竟是无比灵活,拔毛、剥皮、开膛、清洗,每一道工序都是熟练无比,更为神奇的是,他们还随身带有调味包,十多种。

    转眼之间,火架子上的肉食已香气扑鼻。

    在叶子轩感慨燕战雄上得了战场,进得了厨房时,数十名华军都死死盯着架子上的食物,这些都是年轻骨干,都是正能吃的年龄,再加上饿狠了,个个都觉得自己能吃下一头牛,他们此刻目光,看上去就向一群,饿了许久等待吃肉的讨荒者。

    看着渐渐烤熟,金黄滴油的猎物,这一大群人,个个眼睛瞪的铜铃般大小,腹似鸣雷,垂涎欲滴,但燕战雄森冷的目光,又压制了他们抢食的念头,一个个神情严肃的坐着,看似闭目休息,其实肌肉、神经都保持着随时准备大朵快颐的紧张。

    同时盘算着,只要燕战雄喊一声开吃,自己一定要把食物骨头都咬碎。

    燕战雄看着他们绷紧脸色,摇摇头,脱掉一件外衣,跟这些闲聊起来,天南地北的谈论,气氛很是融洽,宛如家人。

    “这次,收获确实不小。”

    背靠一块石头的叶子轩对燕战雄又有了侧面了解,开始把他从血羽箭的嫌疑中散去,在这之前,叶子轩对燕战雄还存有一点芥蒂,白衣人或许跟叶天荡无关,但难保时燕战雄借白衣人这把刀,在叶家兴风作浪,以退为进给叶天荡赢取地位和资源。

    月婆婆对血羽箭斩钉截铁的推断,让叶子轩曾经怀疑,燕战雄跟白衣人有勾结,毕竟射向枯花的血羽箭没有水分,可经过两次的接触,还有今天的狩猎,叶子轩又觉得,燕战雄或许是一个护短之人,但不至于玩龌蹉手段,他更多是坦荡铁血。

    而且真跟白衣人有关的话,他刚才也不会一弓四箭,在自己面前展示跟白衣人相似的箭术。

    只是叶子轩也可以肯定,燕战雄虽然没有在叶家内部兴风作浪,但他跟白衣人一定有着某种关系。

    叶子轩心中寻思,啥时候跟他聊一聊这话题。

    “嗖!”

    就在念头转动时,叶子轩的鼻子轻轻抽动了一下,他从一堆烤肉和调料的香气中,嗅到一抹绝非食料的气息,更像是动物身上某种体味,不太浓郁,但残留不去,风一吹,更清晰,他又嗅了两下气息,眉头止不住皱了起来,他判断出这是什么了。

    看到火堆上的四条巨狼,又嗅到那股体味,叶子轩的眼皮止不住跳了起来,他的目光望向华军携带的一堆坛坛罐罐,感觉那味道是从那里发出来的,还没等他上前探个究竟,叶子轩的目光,忽然给溪流对面山岗吸引,几个绿点闪动,很是摄人。

    “嗷!”

    一声狼嚎再度刺破林间,在燕战雄他们抬起头时,山岗绿点越来越多,离他们越来越近。

    谁都看得出来,这是一群狼,速度如云。

    系在四周的马匹颤抖不安,站岗士兵极力安抚也难于平静。

    燕战雄他们已经站了起来,扫过前方一眼就眼皮直跳,虽然没有完全辨认出数目,黑压压一片少说也有一百只,而且从它们奔跑速度和散开的阵形,都可以看出它们是狼群中的精锐,燕战雄拿起弓箭,向众人厉声喝道:“回马围圈,戒备——”

    数十人动作利索的贴近战马,把马儿全部围在中间,这次不仅拿起了弓箭,还把枪械也放在腰间,准备打一场硬仗。

    狼群越来越近,越来越密,燕战雄眼里闪烁一抹战意:“狗日的!不就杀了四头狼吗?来这么多兄弟讨债?”

    “也好,今天还郁闷没怎么开张,如今,可要开张吃三年了。”

    他还扭头望向叶子轩喊道:“天龙,这场面,怕不怕?”

    叶子轩握着弓箭苦笑:“这一百头,不怕,再来一百头,也不怕,可是咱们不知道来多少啊。”

    燕战雄目光变得深邃,望向叶子轩一笑:“耐人寻味啊。”

    “嗖!”

    说话之间,燕战雄手指一放,一声刺耳轻响。

    一支利箭宛如电闪般射出,一头急速奔驰在前面的恶狼轰然倒地,在惯性作用下还撞倒了两头同伙,奔行的狼群阵势因此乱了些许,嗖嗖嗖!燕战雄又连续放出三箭,又把三头恶狼射杀在途中,血液四溅,溪水变红,把其余恶狼刺激的更凶猛。

    面对越来越迫近的凶狼,叶子轩也没有再多说什么,捏起利箭嗖嗖嗖射出,四头野狼再次倒在冲锋的路上,尽管没有燕战雄的一箭致命,但也算是射中了目标,这份箭术,让燕战雄止不住点点头,但不远处又闪出不少恶狼加入,数量超过一百。

    百头野狼,远比百名敌人难缠。

    燕战雄眉头一皱:“今天,怎会来这么多恶狼?现在是春夏,它们不至于饿啊,难道真如黄历所说,不宜出行?”

    叶子轩调笑着开口:“估计是觉得我们肉香。”

    燕战雄一笑:“天龙,话里有话啊。”

    “呜——”

    冲淡丛林带来的视线遮挡,近百支狼健硕的体型呈现在众人眼前,带给人一种说不出的压迫感,黑云压城,它们灵活狡诈的躲避利箭,在射翻三十多只恶狼后,它们的冲击变得缓慢起来,但数十名华军的射中率也降低了,而且箭矢耗损了大半。

    凶狼狡猾地用迟缓速度,来减少被射杀的概率。

    数十名华军汗流浃背,脸色前所未有的凝重,如非还有枪械作为杀手锏,只怕活着逃命的信心都没了。

    今天来狩猎,结果却被凶狼围攻,这还真是讽刺。

    “呜!”

    当叶子轩他们射箭的速度慢下来后,狼群中发出一记低微悲鸣,但很快就无声息,紧接着,近百只凶狼再次散开,呈现扇形向叶子轩和燕战雄他们追来,锋利的牙齿在山风中散发着血腥气息,而在溪流对面的山岗上,一头白狼现身,很是扎眼。

    白狼超过一百斤,浑身散发着阴冷气息,带着难于言语的孤傲冷漠,叶子轩瞳孔瞬间凝聚:“狼头!”

    燕战雄毫不犹豫喝道:“换枪!”

    数十名华军迅速丢掉弓箭,双手换上携带的枪械,枪口对着冲来的狼群,扳机扣动。

    “砰砰砰!”

    枪声如雷!

    数十头恶狼根本连躲避都来不及,就被呼啸的子弹射杀在地,一头接一头重重摔在途中,血液漂染的一路都是,溪水殷红,不过那头白色恶狼还是冲到众人三米之外,在枪口瞄准它之前瞬间跃起,从两树交替的空挡中射出,随后张开血盆大口。

    它向叶子轩凶狠的扑射过去。

    攻击的嚎叫,临死的疯狂,刺耳无比。

    “呼!”

    超强的弹跳力使恶狼庞大身躯,划出一道完美的抛物线轨迹,两只锋利的前爪落向叶子轩肩膀。

    这头很有地位的家伙无视枪口,也无视叶子轩拔出的战刀,百来斤的大块头雷霆扑出,声势极其骇人。

    燕战雄低喝一声:“天龙,这是头狼,不要直接斩杀,不然狼群会发疯,重创它,劫持它离开。”

    在挡住白狼的前腿撕裂时,原本要一刀干掉白狼的叶子轩,闻言只能一侧军刀,刀身也向上一震,借力发力甩飞白狼庞大的躯体,百来斤的白狼飞射数米,宛若脱轨的火车冲出,丛木倒伏一片,显得很是惊心动魄,但叶子轩却没丝毫高兴。

    叶子轩这么一摔,一般恶狼早就多半骨断筋疲折。

    那头白狼却是安然无恙,一个骨碌翻身爬起,再次冲向让它吃亏的叶子轩,似乎一定要不死不休,生命终结。

    这些恶狼经过无数次残酷斗争,应征了达尔文的优胜劣汰,它们的韧劲儿和狠劲儿到了人类无法揣测的境界。

    此刻,残存的恶狼依然在树干中左穿右挪。

    “呜——”

    白狼速度如电,直扑叶子轩脑袋。

    叶子轩眼皮直跳,收刀之时也沉起右手,与白狼再次亲密接触时,他不退反进,同时低头弯腰。

    凶猛的白狼险而又险的贴着他肩背飞过,避其锋芒,仅仅是开始,攻其不备,是隐含杀招的后手。

    在它就要从头上跃过时,叶子轩旋转半身冲出右手。

    “轰!”

    白狼被叶子轩打中下腹,整个身躯弹飞起来。

    “咔嚓!”

    骨头断裂的脆响极为清晰刺耳,百来斤的白狼一头摔进草丛,它没有死去,但却无力挣扎而起,只能用依然阴冷凶悍的眼神盯着叶子轩,嚎叫伴随鲜血在回荡,引发的其余凶狼也在吼叫,只是它们见到白狼重创,再也不敢冲锋了,眼里有忌惮。

    在燕战雄让人把白狼绑起来时,叶子轩的鼻子抽动了两下,又嗅到那股难闻的气息,眉头一皱,直接从树林走出。

    他无视不远处残存的十几头恶狼,也没有理会燕战雄他们的喝叫,径直走到烧烤狼肉的地方,用刀一扫瓶瓶罐罐。

    调料打翻,气味更加浓郁。

    叶子轩捡起一瓶开盖老干妈,侧头向燕战雄喊出一声:“诱狼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