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八百五十章 多事之夜

天才布衣 第八百五十章 多事之夜

  第八百五十章多事之夜

  “阮大智去找越文妃了?”

  距离货船五百米的仓库,这是叶子轩临时找的另一个容身处,见到袁玉川之后,叶子轩就多加一道保险,让墨七熊他们来这里呆几天,此时,听到叶子轩带回来的消息,墨七熊脸上满是惊讶:“袁玉川这小子也来了越国?怎这么热闹啊?”

  他似乎没想到三人凑成一块了,让他们现在面对的压力又多一倍,同时寻思要不要干掉袁玉川。

  蝴蝶燕倒是没有太多惊讶,轻声接过话题:“阮大智和越文妃同为越国顶尖人物,一个是黑道霸主,一个是退役谍王,两人常常出入官方和权贵的酒会,不止一次在电视和媒体上一起露面,相互之间也有生意往来,算是抬头不见低头见。”

  蝴蝶燕向众人告知两人交情的可能:“阮大智掌管越国黑道,涉及国内各种资源,越文妃利益在于雇佣世界,干得是一票吃三年的活,两人没有太多利益冲突,有来往甚至惺惺相惜很正常,只是现在又多一个袁玉川,我就有点看不透了。”

  “袁玉川跟越文妃认识,我倒没有太多意外。”

  叶子轩想起出国前白秋画给的情报:“皇蒲琴他们前去华国为越文雄报仇,本来是要拿下龙文静的,事实也策划了几次刺杀,可最后一次被袁玉川阻挡后,红色刺刀就停止对龙文静袭杀,还轻易把矛头对准叶宫,可见袁玉川有很大影响力。”

  坐在旁边的阮破虏咳嗽一声,随后轻轻接过话题:“袁玉川是非洲的兵王,手底下不仅有一批亡命之徒,还在佣兵界具有很大的影响,越文妃是红色军刺的老大,两人以前说不定打过交道,搞不好袁玉川还出手帮过她,所以两人关系匪浅。”

  “管他有没有交情。”

  墨七熊一拍桌子上的地图,杀气凌厉:“哥,咱们直接聚集人手,趁着三个还在喝酒聊天,把他们一窝端了吧,这样一来,咱们就少了三个劲敌,以后日子好过多了,不然一旦他们识穿我们身份,发现是我们扶持蝴蝶燕,以后饭都吃不安宁。”

  “我倒是想一炮轰掉对方基地,一枪干掉他们三个,可也要有机会有条件啊。”

  叶子轩脸上划过一丝无奈:“他们有枪又炮还有装甲车,更有军警随时支援,就是袁玉川身边也有几十号人保护,咱们这点人袭击他们三个,结果不是他们挂掉,而是我们被打成筛子,我们大大小小加起来三百多少,对方起码十万成员。”

  “我们就是斯巴达勇士,也难于硬碰根深蒂固的他们啊。”

  叶子轩看得很深:“要动手也是等他们分开再下手,各个击破远比直接吞噬三个要容易。”随后他眉头轻皱了一下:“现在三帮正是整顿的时候,袁玉川跑来越国干什么?跟老朋友越文妃叙旧,还是知道我们行踪,来找一把刀杀掉我们?”

  他猜测着袁玉川的用心。

  阮破虏坐直身躯挤出一句:“叶少,我们当务之急,还是要干掉阮大智,相比越文妃和袁玉川来说,阮大智才是真正地头蛇,他如果不死,八万帮众的虎狼门就不会成为一盘散沙,始终成为我们最大威胁,我们连出入都要避免被他们发现。”

  他向叶子轩道出自己的看法:“相反,阮大智死了,没有八万虎狼子弟压力,我们就能从容对付越文妃和袁玉川,毕竟后者人员有限,掌控我们行踪不会太容易,不过阮大智确实棘手,他虽然没有躲避总堂,但保镖比总统还要多。”

  墨七熊叹息一声:“可惜我们没有盟友,不然就可分点压力。”

  此话一出,叶子轩嘴角牵动了一下,他想起了米妃儿,寻思要不要王的女人援手?

  “砰砰砰!”

  就在这时,异变骤起,不远处忽然响起了一阵刺耳枪声,伴随着几记中枪的惨叫,接着四周传来车辆的轰鸣动静,还有男子的喝叫声,然后就是密密麻麻的脚步声仿佛毫无征兆响彻,从四面八方汹涌而去,杂乱无章,人数明显不少。

  在众人脸色骤变拔出枪械时,蝴蝶燕一个脚步冲到仓库的口子,视野中,数百名服饰不一的男子,握着刀枪向叶子轩安排的六艘货船扑过去,伴随着间不停歇的枪声,十多名扼守货船的姐妹,闷哼一声,身上溅血,从船上摔落水中。

  “砰砰砰!”

  随着枪声响起,敌人的冲锋,货船也闪现数十名蝴蝶燕的手下,探出枪械对来犯之敌射击,雨水一样的子弹倾泻出去后,十多名壮实男子惨叫着摔倒在地,几名推进极快想登船的枪手,也被子弹爆掉脑袋,码头和货船,顷刻斑驳不堪。

  虽然来犯之敌很多,但六艘货船构建的交叉火力,还是扼杀了他们的冲锋,让靠近的敌人一一倒地,见到货船火力凶猛,数百名敌人轰的一声散开,借助石墩,汽车或者灯柱掩护自己,随后向前方不断射击,希望能够打出一道缺口。

  火舌吞吐,惨叫声不绝于耳。

  双方都认定对方是敌人,都懒得废话,直接往死里干,场面刚一拉开,就显得很是火爆。

  枪声杂乱,从四方响彻,回荡,寂静的码头,瞬间被双方交火的声响填满。

  这是一场很激烈的火拼,每一滴血都代表着有人受伤甚至死亡,蝴蝶燕眼眸变得血红,想要冲锋却最终忍耐住,吩咐几名姐妹扼守仓库大门后,就马上跑回叶子轩的身边:“叶少,有大批敌人来犯,目标明确直冲我们的六艘货船。”

  “上面的八十多名兄弟姐妹,正构成交叉火力阻挡敌人。”

  蝴蝶燕神情凝重:“看敌人服饰,除了虎狼门子弟外,怕是还有袁玉川和越文妃的人。”

  阮破虏望向叶子轩:“叶少,看来你的小心起了作用,见到三大巨头会合,就多加一道保险。”他指一指被铁门格挡住的火爆场面:“如果我们没有来这个仓库,此刻怕是被他们堵在船上了,别说歼灭他们了,就是自保也成问题。”

  叶子轩苦笑一声,手里多了一把枪械:“我也只是谨慎使然,如果我能猜到对方来得这么快,今晚就不是躲在仓库等待机会了,而是直接在货船做手脚送他们大礼。”他脸上划过一抹感慨,确实没有想到,阮大智这么快就摸上来了。

  这不仅意味着对方知道自己藏身之处,还说明阮大智大概率搞清自己是蝴蝶燕靠山,如此一来,越文妃和袁玉川原本事不关己的势力,也会因自己敌对加入进来,一对三,叶子轩感觉压力巨大,不过这也让他战意更盛,希望新一轮的较量。

  随后,叶子轩又环视周围人手一眼,八十名休整的贪狼营将士已严阵以待。

  二十多名战熊也现身,分布四周戒备。

  显然他们都听到枪声,知道厮杀又要来临。

  墨七熊向外面偏偏头:“哥,我们从侧边杀出去?”

  叶子轩想起袁玉川、越文妃和阮大智的能耐,毫不犹豫地摇摇头:“现在情况还不明朗,虽然看似敌人来势凶猛,还有数百人之多,但我可以断定,这绝对不是他们真正的实力,他们三方如真拿出王牌攻击,估计早就登上货船了。”

  阮破虏一点就透:“这几百人可能是试探,是诱饵。”

  蝴蝶燕看了一眼监控:“有可能,装甲车都没见影子。”

  “没错!”

  叶子轩已经打开外面的监控,看着开始陷入僵持的画面:“阮大勇已经吃过一次亏了,损失了几百号精锐,所以阮大智不会第一个照面就打出底牌,免得步了阮大勇被算计的后尘,如果我猜测不错的话,他一定把人手分成了两半。”

  “一半攻击货船,一半应付意外。”

  叶子轩眼里闪烁一抹光芒,声音带着一股浑厚:“如果咱们现在杀出去解围,万一阮大智背后还有伏兵,咱们现身可就要被包饺子,毕竟人数处于劣势,何况他现在可能获得越文妃和袁玉川的支持,咱们一个不小心就会全军覆没。”

  墨七熊点点头:“这倒也是,阮大智这么狡猾,哪会锁定货船就押上重筹。”

  蝴蝶燕也点点头:“那怎么该怎么办?上面还有数十名兄弟姐妹,不能眼睁睁看着他们被杀。”

  叶子轩呼出一口长气,随后一拍蝴蝶燕的肩膀:“蝴蝶燕,给船上姐妹发信息,让她们放开手脚打,机枪也架起来,不要担心耗费弹药,有能耐就打光全部子弹,告诉他们,五十人,给我打出两百人的动静,一定要阻止敌人上船。”

  “一定要让阮大智他们认为,我们全部好手在船上。”

  蝴蝶燕一怔,随后点点头:“明白。”

  阮破虏眼里闪烁一抹光芒:“叶少是要把阮大智炸出来?”

  “这一个黑夜,注定漫长。”

  叶子轩淡淡一笑:“就看,谁耐得住寂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