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九百二十八章 叶袁斗法
    第九百二十八章叶袁斗法

    夜深,风雨弥漫。

    在叶子轩跟贾荣华讨论转让贾氏股份时,贾沉浮正被两名警员从单间请出,随后丢入一个三十人住的集体牢房,见到自己大半夜被转移,两名狱警又散发着狠戾,贾沉浮就知道今晚有着变数,还隐约推测对手怕是到了山穷水尽地步。

    不然不会歇斯底里玩这借刀杀人一招,只是他脸上依然没有太多情绪起伏,在他被捕的第三十分钟,一名审讯官员暗中向他传递一个消息,叶少让他安心!得到这个暗示,贾沉浮就对自己遭遇完全不在意,他相信叶子轩会庇护自己。

    这是一场较量,也是一个承诺,他对叶子轩也有着信心,能够在事发三十分钟打通关系给予信息,足够证明叶子轩能耐不凡,所以他很平静对待风险,哪怕狱警居心叵测的半夜请他换房,贾沉浮也坦然处之,他相信叶子轩看着自己。

    “哐当!”

    六号铁门被狱警狠狠的关了上去,进入里面的贾沉浮踉跄了一下,随后就稳住了身躯,他清晰感觉到暗中亮起一抹抹凶狠光芒,就像自己被丢入了狼窝一样,监狱应有的戾气渐渐环绕,脚步声也密集了起来,显然牢房犯人已被惊醒。

    贾沉浮脸上保持着平静,环视相续起床的数十人,很是平和丢出一句:“我叫贾沉浮,贾氏集团主事人,不管你们出于什么心态,或者收钱做事,我都要告诉你们一句,我安全,你们就安全,我有事,那就是你们有事,全家有事。”

    听到这一番话,二十多名站起来的囚犯,神情微微一怔,他们是大老粗,但也是聪明人,而且在监狱厮混这么久,嗅觉比常人更加敏锐,看到贾沉浮神闲气定的样子,又回味刚才言语蕴含的杀意,不少想要寻乐子的囚犯犹豫着坐下。

    羞辱新囚犯带来的快感,远不比撞上铁板的风险要大。

    “什么贾沉浮,什么主事人,老家伙,你吓唬我们啊?”

    一个光头汉子站了出来,一脚踢开一个水桶吼叫:“还敢威胁弄我们全家,找死是不?”

    另一个豹纹男子也跟着附和:“兄弟们,弄他,给他下马威。”

    身后几个囚犯放声大笑,眼里都闪烁一抹光芒,猫捉老鼠一样,很是玩味。

    “给他讲讲规矩。”

    说完之后,他们就扭着脖子向贾沉浮冲了过去,途中一人还闪出一把牙刷,削尖,很是锋利,捅入腹部不死也重伤,只是还没触碰,牢房大门又被打开,几个年轻男子主动钻入进来,身材魁梧,气势不凡,在冷光中闪烁嗜血的气息。

    见到又有新人进入,光头男子微微诧异,只是没怎么放在心上,寻思该是狱警为了掩饰半夜转移贾沉浮的事,所以很快散去念头,随后喝出一声:“后面几个新来的,给老子站到旁边,等我们教训完这老东西,再来跟你们上上课。”

    他重重哼出一声:“到了我们的地面上,是龙是虎都给我盘着。”

    “什么,这是你们的地面?”

    墨七熊从人群中走了出来,神色有几分诧异:“这是谁规定的?我怎么不知道?”

    他一脸的茫然,仿佛自己的钱被别人骗了,还顺手把贾沉浮扯到身后。

    见到墨七熊这副神情和举动,光头汉子的脸色阴沉下来,他后退一步,身边的那六个囚犯却围了上来,他们把手伸进了腰间,如欲扑的野兽,其中一人嘶声说道:“谁规定的?!在监狱就是用拳头说话,拳头规定,怎么?你不服?”

    冲突就发生在忽然之间,众人只觉得眼前一花,那六个汉子连腰间的牙刷,都还没有来得及拔出,便受到了墨七熊沉重的打击,他伸手一抓,揪住左边冲过来的囚犯,顺势一背,一个过肩摔狠狠的掼在地上,接着单腿用力往下一顶。

    膝盖狠狠的没入右边囚犯的小腹中,两人瞬间喷出一口鲜血,倒在地上无法挣扎起身。

    “保护好贾先生。”

    墨七熊扭扭脖子,吩咐几名战熊保护贾沉浮,随后向停滞攻势的囚犯冲去,脸色凝重的豹纹男子,忙摆出一个散打造型,结果还没站稳就被墨七熊一脚抽翻,原地旋转三圈,在眼冒金星的过程中,他隐约见到其余同伴被墨七熊击倒。

    六名囚犯都是光头男子的同伙,一个个身材魁梧,凶神恶煞,可在墨七熊手中不堪一击,不到十秒就全部倒地,其余原本看戏的囚犯见状大惊,忙向墙壁躲去免得伤及自己,而墨七熊把这些小喽啰干倒后,就卷起袖子向光头仔走去。

    光头男子站在原处,脸色煞白,张嘴吸气,眼珠子好像要从眼眶中蹦出。

    整个人,就像是一只濒临死亡的青蛙:“你不要过来,你动我、、后果很严重的。”

    此时,贾沉浮淡淡抛出一句:“他们背后一定有人,拿下口供,叶少做事更加从容。”

    “有道理。”

    墨七熊散去重残对方的念头,狞笑着一脚扫飞光头男子,随后踹上几脚瓦解后者战斗力,在他鼻青脸肿无法反抗时,墨七熊提着他的后颈,倒栽葱似的把他脑袋塞入一个桶里,水花顿时冒起来,光头男子在无法呼吸情况下连喝三口。

    他想要吐出来却被墨七熊打在背上,又把要吐的水倒流回肚。

    光头男子一脸悲愤,要多凄然有多凄然,贾沉浮扫过墨七熊一眼,他没有在叶子轩身边见过这人,但看得出是一个剽悍的主,不由感慨叶子轩身边还真是高手如云,而且对他能往监狱塞人保护,更是有了进一步认识,实力不弱许家。

    念头转动之间,贾沉浮走到光头男子面前,淡淡出声:“把你知道的说出来。”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光头男子艰难挤出一句,只是还没落下话音,他的腹部便挨了墨七熊一记勾拳,翻江倒海,痛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他羡慕的看着他的手下,因为他的手下们还能躺倒在地上呻吟,而他连这样的资格都没有,接着头发就被墨七熊拉起:

    “再给你一次机会,把你知道的说出来,不然,你就真要废了。”

    墨七熊的手指压上三分力,光头男子哀嚎一声,他觉得自己的头皮都要被墨七熊揪下来了,当见到墨七熊手里拿过几支削尖的牙刷放在腹部时,他全身瞬间打了一个颤抖,随后挤出一句:“我说,我说,是贾少要我们对付贾先生!”

    “一人一千万。”

    听到是贾富贵的手笔,贾沉浮叹息一声,没有说话,只是在角落坐了下来。

    良久,他向墨七熊淡淡开口:“告诉叶少,让我亲手送他。”

    墨七熊点点头,随后很嚣张拿出手机、、、、

    此时,叶子轩也正靠在病床上,神情平静地打开手机,连接了一个熟悉的号码,很开门见山的视频,虽然夜色已深,但对方却好像没有睡觉,手机响了三下就被接通,随后,一张傲然不羁的面孔映入视野,神情带着不加掩饰的跋扈。

    袁玉川。

    “叶少,晚上好,还没睡啊?”

    没等叶子轩出声,袁玉川先笑着挤出一句:“听说三亚最近风大雨大,你可要保重自己,千万不要感染风寒。”

    叶子轩脸上也扬起一丝笑意,靠着一个枕头淡淡回应:“袁门主还不是一样没睡?三亚虽然风大雨大,却依然比不上西安的黑云压城,袁少出门最好也要选一选日子,免得被雷劈了,好不容易上位,这样挂了,可惜,丹娜也伤心。”

    袁玉川闻言哈哈大笑:“叶少话中有话啊,损失水平越来越高,对了,不知今晚给我电话,有什么好关照?”

    叶子轩伸伸懒腰,轻声接过话题:“我哪有什么好关照?要关照,也是你关照我,你可是辕门主事人,旗下几十万子弟,至于这个电话,我是来找袁少要医药费的,借我的手,除掉三帮六十名死硬分子,让袁少掌控辕门更加从容。”

    “有这事?”

    袁玉川一脸惊讶坐直身体:“三帮死硬分子袭击你?我怎么不知道啊?我怎么好像听说是东瀛人要你命,叶少,你做人可要厚道啊,你不能借着千叶樱子这把利剑,把辕门也拖入漩涡打压啊,我担不起私通外敌、损害国利的罪名。”

    叶子轩发出一阵爽朗笑声:“袁少装疯卖傻的演技,放眼好莱坞也是一等一了,只是叶子轩运气好了一点,不仅判断出六十名辕门子弟,还捕捉到他们攻击前的对话,袁少不相信的话,那么我说出龙文静三个字,你应该有数了吧?”

    “好了,大家都聪明人,别虚与委蛇了。”

    在袁玉川笑着望向叶子轩时,叶子轩轻声补充一句:“你上次在越国帮助过我,我愿意还你一个人情,你这次借我的手铲除三帮死忠,我就不借千叶樱子这把剑捅你了,不过利息是一定要收的,海南这块肥肉,辕门需要给我让出来。”

    “袁少,三天为期,辕门堂口从海楠全面撤离。”

    “全面,撤离。”

    PS:谢谢肚脐眼有甲甲打赏2010打赏520逐浪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