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九百九十八章 那一枪不够吗?
    第九百九十八章那一枪不够吗?

    圣母玛利亚医院,面积不大,但设备精良,医师也算到位,加上环境幽静,没有太多人流车流,所以很多要人都喜欢来这里看病,当然,医药费也不便宜,朱华润也被警方送入这,这倒不是叶子轩特意选择,而是这里距离薄家最近。

    下午,医院主楼,八层,中间四部电梯,东西两侧各有两部电梯,东侧电梯全部拉起警戒线,而未停运,临近东侧电梯间的特护病房外,两名荷枪实弹的警察靠在走廊长椅,满脸疲惫,一看就是熬夜过度,电梯附近一样有两人把守。

    虽然这几名警察看起来很是劳累,随时都会睡着的态势,但腰间凸显出来的枪械跟手铐,依然吓得其他人远远绕开或止步不前,六点半左右,一名女警坐着电梯上来了,手里拿着几个盒饭跟奶茶,一一递给同事,随后替换一人值班。

    上峰已经叮嘱过他们,一定要看好重大犯人朱华润,不要让他死亡,也不要让他跑掉。

    这些警察虽然尽职尽责把守着病房,但脸上都是不以为然,他们已经知道,朱华润被断掉命根子,遭受这样的伤,他怎么可能跑路呢?而且他已是一个废人,逃跑又有什么意义呢?所以吃饭的时候扫过病房几眼,就扎堆在窗边闲聊。

    “嗯!”

    此时,做完手术睡了一觉的朱华润在病房里间醒来,一脸憔悴还有说不出的苍白,微微侧身触碰伤口还有点疼痛,可是望了外间正在吃饭的护士一眼,他又咬牙忍住了剧痛,冷静下来的朱华润,清楚现在是唯一活着逃离魔掌的机会。

    朱华润虽然为人好色狂妄,但头脑智商并不低下,他知道,自己受了这些伤,特别是刚做完手术的隔天,无论是警察还是叶宫,都不会对他过于重视,觉得他不可能找机会逃出去,而等自己过几天恢复伤势,监控和守卫一定会升级。

    叶子轩也会在自己伤势恢复些许的时候,冒出来从他身上榨取价值,所以朱华润决定抓住监控疏松的机会,从这圣母玛利亚医院逃出去,虽然香港和澳门是叶宫地盘,红门子弟只怕也凶多吉少,但依然不妨碍朱华润能够找到庇护人。

    他手里还有一张底牌,他相信,自己一定能借助底牌离开香港,只要离开这鬼地方,他就海阔天空任鸟飞了,叶子轩就再也对他无可奈何,等他回到了东瀛,朱华润发誓,一定要不遗余力报复叶子轩,报复叶宫,以此出这一口恶气。

    想到做到,朱华润伸展几下虚弱身子,发现体能和精力比想象中好十倍,疼痛也不如想象中持久,当他挣扎着从床上落到地上时,不由暗呼一声天助我也,随后,他扯过纱布给手脚缠绕,让自己走路无声,接着就藏在里间的门后面。

    “当!”

    朱华润把一个瓶子丢在地上,发出声响惊起吃饭的小护士,小护士放下手中的食物,戴上口罩向里间病房走了过来,隔着门上玻璃望了一眼,发现朱华润不见了踪影,脸色一变,下意识推开房门找寻,刚刚洞开隔音门,一拳轰过来。

    “砰!”

    小护士脑袋被拳头打中,闷哼一声就栽倒在地,像是可怜兮兮的小绵羊。

    朱华润咳嗽一声,动作利索把她身上服饰扒掉,还摘下她戴的口罩,看着小护士那滑嫩白皙的身子,朱华润眼里就闪过一抹邪火,只可惜他很快又一脸悲愤,自己已不能人道,再漂亮的女色又有什么意义?这让他对叶子轩更加仇恨。

    他压制心头怒火,把小护士塞入病床上,随后换上白大褂,还戴上那个口罩,接着又穿上护士的鞋子,虽然有点小,但勉强可以套上走路,三分钟不到,朱华润就摇身一变,成了一个医护人士,他走到外面吃了护士的饭,接着出门。

    他还拿走了护士的钱。

    警察还在窗边吃饭闲聊,对朱华润丝毫不起疑,任由他从眼皮底下离开、、、

    十分钟后,朱华润钻入一辆出租车,让司机往中环方向开过去,十几公里后,朱华润就从出租车下来,钻入一间大型超市,接着从后门出来上了一辆小巴,半小时后,他从倒数第四个站下车,上了地铁,来到终点再搭上一部出租车。

    朱华润像是地下党一样折腾两个半小时,最后来到一栋独门独院的别墅,他环视四周一眼,轻轻按响了门铃,三长两短,短暂安静一分钟,虚掩的大门就打开,朱华润迅速钻了进去,刚刚踩在草地,两把枪就从两边探出顶住他脑门。

    “陈组长,我是朱华润。”

    朱华润没有丝毫反抗,举起双手昭示自己没有恶意,只是没有人回应他,两把枪依然顶在他脑袋,一只手迅速搜了他一遍身子,确认没有携带武器后,一个持枪男子就向十多米外的别墅大厅喊道:“陈哥,他身上没枪也没追踪器。”

    接着又看着他面目补充一句:“他确实是警方要犯朱华润。”

    话音落下,一个浑厚声音传出:“请他进来。”

    朱华润很快被带入了别墅大厅,大厅家具齐全,但格调很是阴冷,灯光也不明亮,正中沙发坐着一个中年男子,一个年纪四十岁左右缺了一个耳朵的男人,神色冰冷,手腕还有一个还没完全恢复的枪洞,他见到朱华润就眯起眼睛道:

    “朱少,好久不见了,你怎么从医院逃出来了?”

    朱华润辨认出眼前男子就是有过几面之缘的红门底牌,脸上顷刻多了一抹轻松和笑容:“陈组长,确实好久不见,自从去年在陈家酒会见过一面,你我就再也没有交集,想不到再次见面,却是这种悲哀局面,陈家毁灭,我也废了。”

    缺耳男子脸上涌现一股愤怒:“叶子轩这混蛋,我迟早要弄死他。”

    陈本胜的死,他的革职,还有诸多利益受损,全是拜叶子轩所赐。

    听到缺耳男子跟自己同仇敌忾,朱华润微微一喜,迅速补充一句:“我昨晚做完手术,下午醒来,虽然身体伤口还很剧痛,但感觉体力和精力还可以,就寻思抓住这黄金时间自救,这时是守卫最疏松之际,跑路起码有八成的机会。”

    “一旦过了今天,以后就难于从叶宫掌心逃脱。”

    接着他就把自己跑路过程跟缺耳男子说了一遍,期间还不断舔着嘴唇很是口渴,待前者让人给他倒了一杯水后,他就把这一路的反跟踪也说了出来,目的就是让缺耳男子放心:“陈哥,我来找你,是因为父亲说过,你是他好朋友。”

    朱华润呼出一口长气:“他跟红义安不少子弟交好,但只有你是他最信赖的朋友,我来香港的时候,他再三叮嘱我,如果有什么事情摆不平或出意外难于解决,可以来这栋别墅找陈组长帮忙,他也相信,咱们两家的友谊天长地久。”

    “朱少,你还真是一个人物。”

    听完朱华润的一番话后,缺耳男子眼里闪烁一抹光芒,又挥手让人给他倒了一杯水:“你爹早上还亲自给我电话,问我有没有法子把你从医院救出,我正聚集兄弟谈论如何破局,没想到你自己从医院跑出来,老天真是关照你我啊。”

    朱华润脸上大喜:“是吗?谢谢陈哥,陈哥有心了。”

    缺耳男子摆摆手,淡淡出声:“别把我想得太高尚,救你,有交情的一面,但也有酬金的一面,你父亲给了我一千万活动经费,虽然不是我们把你从医院救出,但这笔钱依然不会退回去,毕竟我召集这么多兄弟,成本和开销不少。”

    他手指点一点周围十多名汉子。

    朱华润连连点头:“陈哥放心,这钱你应该拿,你有这份心,你就足够承受一千万,而且我向你保证,我会跟父亲他们说,是你把我救出来的。”接着他话锋一转:“对了,陈哥,我想尽快离开香港,离开这里,才是真正的安全。”

    “别急!”

    听到朱华润把逃脱功劳送给自己,缺耳男子眼里闪烁一抹欣喜,也对朱华润多了一点好感,他端起面前的红酒,一口喝完,随后淡淡出声:“你从医院逃出来,叶宫一定会扼守各出入关口,你此时根本无法离开,还不能抛头露面。”

    “你先在这呆几天,等风头过了,我再送你回东瀛。”

    缺耳男子思虑周到:“放心,我这里绝对安全,谁都无法找到这里,警方也不敢搜寻——”

    “这可未必!”

    话音还没有落下,一个声音就从外面漫不经心地传来,随后扑通两声,两名扼守外面的持枪男子摔入进来,闷哼不已失去战斗力,接着就见叶子轩带着向天唐现身,身边簇拥着十多名手下,叶子轩脸上笑容很灿烂,望着缺耳男子悠悠开口:

    “陈开泰,又见面了。”

    他手指一点对方的手腕:“上次那一枪,还不够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