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一千零二章 剧烈冲突

天才布衣 第一千零二章 剧烈冲突

  第一千零二章剧烈冲突

  晚上七点,东瀛七号码头,这也是红门旗下的码头。

  平时的七号码头,在这个时候,还是车进车出、人来人往、司机和工作人员忙着上货,卸货,但今天,码头附近的几间公司生意场所,都提前三个小时关门打烊,几个主干道上,更没有一个行人,安静的如同电影片断中的鬼域场景。

  红门对外、对客户的理由,那就是他们面对东瀛官方巨大压力,要抽调人手去搜寻杀害黑泽西的凶手,所以让码头的红门子弟提前下班,协助其余堂口一起追击敌人,各方也清楚红门现在面临的处境,所以对这个解释也没有太意外。

  时间渐渐流逝,海风吹拂着七号码头,也让安静的主干道更显清静,主干道尽头,便是狭长的长堤,碧波环绕,再远一点,就是一座灯塔了,此刻的灯塔,只有一点点的红光,以一种狰狞和沉默,盘踞在那里,高高在上,俯瞰一切。

  只是码头看似安静,实则暗波汹涌。

  这是一个视线开阔,又不会被人注意的码头休息室,朱老生坐在里面的沙发上,有一下没一下的吸着烟,他在吸烟的同时,还抬头看着面前的监控器,随后又隔着一扇小窗,鬼鬼祟祟的瞅着主干道尽头的码头,又瞅主干道的入口处。

  然后靠回身子,继续吸烟等待。

  “门主,时间差不多了,对方什么时候来?”

  在朱老生又吐出一口浓烟时,司徒白梦看看手表,低声向朱老生问出一句:“他们会不会不来啊?或者发现什么?”

  听到司徒白梦的话,朱老生微微眯起眼睛,随后淡淡一笑:“放心,他们一定会来的,叶子轩一个小时前,还让华润给我打了电话,再度确认时间和位置,如果不来,何必多此一举打电话确认?而且没有我的帮忙,恐龙怎么逃亡?”

  朱老生把烟灰直接弹在地上,脸上有着说不出的自信:“至于发现什么,那是不可能的,四周的兄弟都是我昨晚连夜派遣过来埋伏,这一天一夜,他们藏匿的像田中老鼠一样,连白天上班的工人都没发现,叶子轩又怎能发现端倪?”

  为了今晚可以引君入瓮,朱老生不仅让工人提前下班,把整个码头空荡出来,还撤掉全部安保人员,连制高点和出入口都没有人守卫,目的就是让恐龙他们安心,朱老生自信安排妥当,给对手最大的安全感,就是为了雷霆一击拿下。

  “再有一点,他们就算发现藏有些许人手,也应该能理解是我自我保护。”

  朱老生淡淡出声:“当然,不能让他们发现,我们藏在三个集装箱的兄弟。”他的目光落在屏幕上,锁定写着红门字眼的几个集装箱上面,这些集装箱分别位于三个必经主干道旁边,里面藏着红门五百兄弟,得到指令就会雷霆杀出。

  见到朱老生如此自信,司徒白梦轻轻点头:“门主放心,他们很隐秘。”

  她的眸子还迸射一抹光芒:“六个集装箱位置都是必经之路,也是出入码头仅有的三条路,只要恐龙他们进入码头区域,兄弟们涌出封锁,恐龙就再也没有路可走,除非跳海,可我在海面也安排了五条快艇,三十秒就能抵达这里。”

  朱老生点点头:“很好,一个都不能跑了。”他还补充一句:“待会如果能够活抓,就尽量留他们一命,活口总比死人要有价值,也容易向东瀛官方交待,不然他们会认为我们投其所好,故意把安定岛的恐龙硬生生套在华国身上。”

  “虽然东瀛很想拖华国下水,但千叶樱子一事已有前科,没有证据,他们不敢再对华国指责。”

  司徒白梦再度点头:“门主放心,我早已经作了安排,给兄弟们全都发放了特制的麻醉子弹,每人两颗,打中目标,只要不是爆头,那对方就死不了,只会麻醉受伤。”她跟着张望了主干道一眼道:“现在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

  朱老生欣慰的笑了笑,随后微微抬头看着这个女人,眼里若有所思:“白梦,今晚行动只能成功不能失败,因为它不仅事关红门未来,还是华润用生命和鲜血换来的。”他的神情多了一抹凄然,但眼里却没半点情感波澜,很是坚决。

  “门主,不要多想了。”

  司徒白梦清楚朱老生并非真的心疼儿子,只是需要作出姿态给众人看一看,让别人觉得他不是那么冷血,所以她环视四周几名红门好手一眼开口:“你也是为了整个红门着想,如果放走恐龙和面罩男子,红门数万子弟都怕要覆灭。”

  “你是为了大家,忘了小家,所以你没必要自责。”

  她呼出一口长气,轻声宽慰着朱老生:“最重要的一点,朱少有情有义,目光又看得长远,我相信他能够理解你的一片苦心,他真因为今晚一战被叶子轩杀了,也只会感慨门主的伟大和顾全大局,何况他未必会死在叶子轩的手里。”

  司徒白梦看着朱老生补充一句:“只要我们活抓恐龙两人,马上给叶宫发信息,叶子轩虽然恼怒,可能会迁怒朱少,但忌惮两人性命,一定不会马上杀掉朱少,肯定会抛出谈判的橄榄枝,这个空档,咱们可以组织敢死队拼上一把。”

  “说不定能把朱少抢夺回来。”

  朱老生叹息一声:“算了,人在香港,哪里能轻易抢回。”

  司徒白梦微微挺直胸膛:“不管能否成功,总是需要试一试,这是门主对少爷的宠爱,也是手下对门主的心意,门主也不用担心兄弟们的生死,拿下恐龙两人,叶子轩心神必定大乱,忙着应付东瀛官方压力,对少爷看护势必疏松。”

  “我们救人回来的成功率不小。”

  朱老生闻言沉默,随后点点头:“好,一切就依照你安排。”

  谈话完毕后,朱老生看了一眼时间,七点五十分,随后又扫视最宽阔的主干道,安静如坟,这条主干道,有一百多米长,每隔三十米,就有一盏路灯,散发着昏黄黯淡的光,衍生一切也隐匿一切的黑暗,此刻充满了凝滞沉重的压力。

  这个主干道有两个集装箱,一百五十名好手,其中近半带枪,只要恐龙他们进来,这些人就会第一时间用集装箱堵住主干道,然后刀枪齐下对付恐龙等人,虽然朱老生至今还能想起恐龙跟唐薛衣的强悍,但依然对自己手下有着信心。

  朱老生觉得,就凭今晚这阵式,恐龙他们出现,再能打也要被红门干趴。

  他抬头看了看屏幕上的月亮,弯月清冷,时间差不多了,不知是谁家驯养的鸽子,就在这个时候归巢,低回悠扬的鸽哨声,在这万籁俱寂夜里,更像是一声信号,随后,远处传来一记汽车轰鸣,接着,轮胎碾压地面的声音越来越近。

  来了!

  朱老生的浑身肌肉下意识绷紧,眼睛闪着弯刀一样的亮光。

  在司徒白梦他们齐齐抬头望向监控屏幕上,只见主干道的入口处,马达轰鸣,冒出来了一辆小型的运货汽车,因为夜色黑暗路灯不清晰,而且那辆汽车没有开车灯,所以在心情紧张的情况下,猛一眼瞅去,还以为冒出的是一只怪物。

  特别是货车排气管冒出的黑烟,很是遮挡眼睛的视线,而汽车的后车厢都是铁栅栏,影影绰绰的看不清楚有人,不过通过主干道两边的十几个监控,司徒白梦他们还是可以捕捉到驾驶舱有人,一个司机,两个身穿黑衣男子端坐后面。

  一个身材魁梧,两个都戴着面罩,从体型可以辨认,其中一人应是恐龙。

  两侧车身也有跟朱老生约定的弧线标记。

  几名红门子弟还用热成像扫射一番,确认上面坐着的确实是大活人,不是什么假人。

  看着车子缓缓靠向七号码头,司徒白梦低声一句:“门主,要不要动手?”

  朱老生已经弹飞手指之间的香烟,死死盯着屏幕开口:“再等等,等他们停下来,熄灭了车子,咱们再杀上去,不然现在冲过去,他们很容易开车拼个鱼死网破。”他舔着嘴唇补充一句:“不过可以让兄弟们做好准备,随时冲锋。”

  司徒白梦点点头,拿起对讲机低语几句:“准备行动!听到我指令,马上封锁主干道,三支突击队直扑码头货车。”

  对讲机另端齐齐回应:“是!”

  三分钟后,小型货车缓缓停下,恰好停在几个油桶旁边,遮挡大半个车身,司机熄火,尾气飘忽,缓缓散去。

  朱老生腾地站起来,大手一挥。

  司徒白梦一声令下:“行动!”

  “砰砰砰!”

  六个集装箱齐齐洞开,脚步大作,大批红门子弟持着刀枪,速度极快向货车扑了过去、、、

  几乎同个时刻,远在千里的香港叶宫总堂,四周站立不少叶宫子弟,荷枪实弹保护着堂口安全,叶子轩背负双手,看着切过来的画面,指着上面大批蜂拥而出的红门子弟,向身前坐着的朱华润悠悠开口:“朱少,你有一个好爹啊。”

  朱华润眼神瞬间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