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历史军事 > 寒门状元 > 第一六二二章 毒蛇
  刘瑾将主意说出来,朱厚照越听眼睛瞪得越大,最后拍案而起:“甚好甚好,就这么办,母后为朕操办婚事,劳心劳力,正好让高公公代为操劳……为朕大婚效力,这是多大的礼遇?量母后也不会提出反对意见!”

  “这件事就如此定了,戴公公,你再随朕走一趟坤宁宫。哈哈,朕没想到还有这层,就算母后故意给朕出难题,还不是被朕轻易解决了?”

  “恭喜皇上,贺喜皇上!”戴义提不出什么好主意,只能覥着脸拍朱厚照的马屁。而真正的功臣刘瑾,脸上古井无波,似乎并为此沾沾自喜。

  张苑在旁看了干生气,一点办法都没有,他想跟刘瑾斗,但无论聪明才智还是媚上的本事,都比不上刘瑾,处处受到压制,也就剩下日常对朱厚照的悉心照顾刘瑾无法超过他,但朱厚照不会为了稀松寻常的小事就提拔重用。

  朱厚照带着戴义,跟张太后一说,张太后挑不出任何毛病,只得召见萧敬和高凤,将事情说明。

  就算高凤心中有一百个不愿意,也只能俯首听命,顺带将提督东厂的令节交出来……萧敬虽然想帮高凤说话,但碍于事情是皇帝和张太后一同决定,平日他又喜欢装糊涂,只能缄口不言。

  朱厚照此时已然不忘收买人心:“高公公,朕看好你,朕大婚一应事宜俱交托给你,等事情完结朕必当重用。母后,如今各地已将候选名单呈递上来了吧?”

  之前朱厚照对选后的事情非常不上心,张太后几次叫他来看候选者名册和画像,都被推辞,这次居然主动问起,张太后非常高兴。

  张太后笑着说道:“皇儿,这些名册已呈递上来几天了,恰好今日有时间,一并看了吧!”

  朱厚照对顺利提拔戴义兴奋不已,认为这是自己应对文官集团的又一胜利,当即点头:“母后只管让人取来!”

  张太后让萧敬去将所有名册和画像拿来给朱厚照过目,朱厚照看到名册后一阵头疼,甚至画像看过也没个头绪,心想:“这些应选淑女为何长得一个模样?”

  张太后见儿子把画册从头到尾翻越完毕,不由好奇地问道:“皇儿,可有中意之人?”

  朱厚照侧目看了张太后一眼,道:“都还行,这样,这件事由母后主持,萧公公和高公公帮太后处置,司礼监这边的差事则多交给戴公公做……萧公公,你意下如何?”

  小皇帝是个聪明人,喜欢借题发挥,既然已将戴义提拔为首席秉笔太监,如果不趁机找借口让萧敬转移注意力,没法让戴义接触实权。萧敬对朱厚照的那点小九九心知肚明,但他没有说破,恭敬行礼:“陛下安排,老奴必当尽心竭力办好!”

  “那就好!”

  朱厚照笑道,“这件事不必太操之过急,等明年改元前将事情办妥便可!对了母后,之前朝议中,翰苑上呈几个备选年号,今年已过半,改元之事该提上议程了……对此,您有什么意见?”

  张太后笑道:“此乃朝廷大事,应由翰苑和内阁诸位卿家商议后决定,本宫不会干涉。皇儿,朝事上你应多听听那些大臣的意见,毕竟你父皇给你留下一套很好的朝臣班底,全都是肱骨之臣……”

  张皇后分明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朱厚照心里颇不以为然,表面上却笑盈盈道:“母后放心,儿臣对朝中那些老臣非常信任……就算偶尔有纷争,也只是小事!”

  ……

  ……

  朱厚照以为任命戴义为司礼监首席秉笔太监并提督东厂,就能有效制衡萧敬,以便他掌权。

  但他高估了戴义的本事。

  虽然戴义做事勤快,但勤快和能力没有必然的联系。

  正所谓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戴义担任司礼监首席秉笔太监几天后,朱厚照召其到身边,详细问询司礼监的事情,结果戴义的回答让朱厚照大失所望。

  “……萧公公飞扬跋扈,说是要将差事分给老奴,却全都是鸡毛蒜皮的小事,老奴想接过部分奏本的朱批大权,却被萧公公喝斥,说老奴不守本分……呜呜呜……”

  说到后来,戴义居然当着朱厚照的面哭起来。

  朱厚照一脸鄙夷:“朕好不容易给你安排了个好差事,你看看你都做了些什么!之前朕不是让萧公公去处置朕大婚之事吗?他不在司礼监的时候,你就不能趁机行事?莫非还有哪个不开眼的奴才敢阻止你不成?”

  戴义哭诉:“陛下,不是老奴没想到这一节,实在是萧公公太过狡猾……但凡他有事情离开,必将奏本锁于木匣中,置内书堂,以轮值翰林看守,老奴想接近而不得!”

  明朝皇宫的内书堂,是太监习文断字的地方,与外廷的国子监相似,这里以翰林学士为教师,以四书五经为讲授内容,完全以培养儒士的方法培养内宦,这样教育出来的人进入内官各监工作自然毫不费力,自宣德元年至今,司礼监太监多出自内书堂。

  内书堂隶属于司礼监,位于皇城东北司礼监第一进院内,史载“司礼监第一层门向西,与新房门一样,门之内稍南,有松树十余株者,内书堂也”。

  萧敬把奏本放在内书堂,就是看准戴义在司礼监中地位仅次于他,若他走开,把奏本留在衙署中,就算安排专人看管,也必须要屈从于戴义的意志而将奏本交出,所以干脆送去内书堂,让在这里讲经的翰林帮他看管。前来内书堂授课的翰林名义上是所有内宦的老师,地位尊崇,不受皇宫典制限制,戴义无权让他们把奏本交出。

  朱厚照一听,非常生气:“嘿,这老匹夫,平时他对阁臣百般容让,什么事都由着刘少傅,但对朕派去的人却跟防贼一样!刘公公,这件事你看怎么解决?”

  朱厚照现在一遇到难题,马上问刘瑾,俨然把其视为身边第一智囊。

  刘瑾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回答,迟疑片刻后才道:“陛下,有些话……老奴不知当讲不当讲!”

  “说!”朱厚照生气道。

  刘瑾面带难色:“陛下,天下乃陛下之天下,朝堂事务也应由陛下一手掌握……陛下登基后,即便礼遇顾命大臣,但他们也不该将朝事全部掌控,而将陛下视为傀儡全盘架空。若萧公公只是老成持重,在部分朝事上对阁臣虚以委蛇甚至妥协,完全可以理解,只是如今萧公公所作所为,似有意剥夺陛下大权……”

  “砰!”

  朱厚照一把将面前的墨盒掀到地上,怒道:“这还用得着你来说?!你且说如何解决吧!”

  刘瑾谨慎地道:“陛下,如今看来,似乎只有让萧公公……乞老归田,退位让贤,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若非如此……就只能……陛下将萧公公叫来,加以斥责,让萧公公放权……”

  朱厚照厉声道:“如果叫萧敬来斥责一番就有用的话,朕现在就不用这么头疼了……哼,他是诚心要跟朕为难,之前朕觉得他在宫里德高望重,对皇室忠心耿耿才一再容忍!既然他现在处处针对朕,那就别怪朕对他不客气。”

  “朕这就去见母后,让母后准允打发萧敬回老家,朕不想再见到此人!”

  朱厚照说完盛怒难消,不顾一切往坤宁宫去了。

  朱厚照离开,刘瑾却没跟上,戴义擦了擦额头的冷汗,从地上爬起来。二人四目相对,戴义赶紧将目光避开。

  刘瑾阴测测地笑道:“戴公公,既然你知道在司礼监诸事不便,以后可要多听咱家的话,咱家让你说什么,你只管说,对你有利无害!”

  戴义赶紧道:“刘公公说得是,咱家之前不就根据您所说跟陛下奏禀?但这么添油加醋,是否会被陛下发觉不妥?”

  刘瑾冷笑不已:“戴公公不会不知陛下心思吧?现在陛下要的是能帮他办事的司礼监掌印太监,萧公公在其位不谋其政,那就该退下来,难道你不想当内相?”

  戴义咽了口唾沫,望向刘瑾的目光中带着几分惧怕……此时刘瑾面容狰狞,让人不寒而栗。

  刘瑾又再出言威胁:“戴公公,别以为你现在是司礼监首席秉笔太监,咱家便治不了你,你有今天的地位,全靠咱家在陛下面前举荐你。”

  “若是你不懂帮陛下做事,不听咱家吩咐,咱家轻松便能将你拉下马来……只要你以后听咱家的话,那你在宫中的地位就会稳固……”

  戴义心里发怵,相较于萧敬,戴义更加怯懦无能,萧敬起码还会做事,在很多问题上有自己的见解和手腕,戴义完全就是个没头脑没主见的庸才。

  戴义心想:“现如今刘瑾得到陛下宠信,若我得罪他,他在陛下面前说我两句坏话,那我就再也爬不起来了!”

  想到这里,戴义赶紧行礼:“以后劳刘公公多提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