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仙路至尊 > 第一千八百九十章 河洛之变(八续)

第一千八百九十章 河洛之变(八续)

  距离丰天世界不知多远的星空某处,一艘庞大的星河大舟停浮在某一座星辰的阴影之下。

  大舟船头之上,杨立钊与杨桦二人正望着头顶上空那一座阴影漩涡,神色间还带着几分紧张。

  “您说这中间不会出什么意外吧?”杨立钊最先开口道。

  “应该不会吧?虽然只是本尊的一滴精血化身,但自身也有着不弱于元神仙的实力,还要不是运气差到了极点,就一定能够将东西送进丰天世界。”

  杨桦的语气听上去似乎也不是那么肯定,但他很快便转移了话题,道:“算了,不要想那么多了,还是注意一下四周,这条位面通道位置虽然隐秘,可实际上恐怕早就为人所知晓,小心有人暗中使坏!”

  杨立钊闻言显得有些并不在意,道:“没人会在这个时候招惹我们,就凭我们两个再加一艘星河大舟,等闲合道天尊见了都要怵头,前辈还是说一说河洛星宫的事情吧,怎得那里传出来的消息让人有些摸不着头脑?元荒天尊脱困,可河洛星宫却无恙,太阳、太阴两位星主更是联合声明周天星斗大阵丝毫未曾受损?莫不是这两位有意遮掩?”

  杨桦摇了摇头,道:“这么大的事情不可能遮掩得住,既然这两位说大阵不曾受损,那肯定就没有太大损伤。看样子太阳和太阴两位星主终归通过妥协进行了和解,而代价或许就是放元荒天尊离开!”

  杨立钊有些难以理解的同时,神色间还流露出一丝幸灾乐祸般的遗憾:“当时看那二位打成那样,整个周天星斗大阵都被调动了起来,还以为那二位要死磕,谁曾想一转眼的功夫就没事了,好像还真就像是人家声明的那样,只是周天星斗大阵久未全力运转,此番只为演习操练?”

  杨桦则笑道:“我早就说过,河洛星宫乃是太阳、太阴两位星主的根基,周天星斗大阵更是心血所在,只要二人不是失去了理智,就不会真正的死斗。”

  便在这个时候,悬浮在星河大舟上方阴影处的空间漩涡,原本动荡的虚空渐渐的平稳了下来,就连漩涡本身也变得有些平缓。

  杨桦笑道:“成了,这要不是滴血分身已经穿了过去,就是中途已经毁在了空间风暴之下,反正已经没我们的事儿了,现在就离开!”

  杨立钊“啊”了一声,道:“这也太……”

  “怎么,难道你还有什么办法不成?”

  杨桦看了看杨立钊,笑道:“走吧走吧,按照计划我们现在要赶回九天世界之外,剩下的便是等待丰天世界解体的到来了。”

  ----------

  丰天世界艮宫甲域。

  突如其来的袭击虽然并非是在杨霆全无防备之下,奈何出手袭击之人的修为和实力远在杨霆之上,哪怕杨霆连身躯都挡在了滴血化身之前,可杨君山的这一尊滴血化身在经过位面通道的时候便已经遭到重创,此时再受波及,原本就已经勉强凝聚的身躯终于彻底溃散。

  好在被滴血化身全力保护的那一团灰色魂源并未受到波及,被完整的保护了下来。

  杨霆连忙手掌一翻,将这一团魂雾收了起来。

  然而出手袭击之人显然并不甘休,在一击落空之后,很快便再次出手,而这一次运用的居然是阵道之法。

  一道道的阵纹从原本空无一物的虚空当中浮现,并在杨霆惊愕的目光当中开始勾连纵横,很快便在位面通道周围的虚空

  当中结成了一座虚空阵法牢笼,而杨霆正巧便在这座牢笼当中!

  “羽冰!”

  杨霆冷喝一声,这等高妙的虚空阵法正是羽冰所擅长的阵道方向。

  只是,他此番布下的虚空阵法难道连本尊都没能看破吗?

  这个念头只是在杨霆的头脑当中一闪而过,他已经看到了满脸凝重的羽冰已经从虚空当中现身,并急速向着他这边而来。

  杨霆体内陡然迸发出一团浓郁的紫金雷芒,瞬息之间便沿着这座虚空囚笼的边缘游走了数遍,试图从中找出破绽遁逃而出,可惜最终还是功亏一篑。

  “将你手中的神魂本源交出来!”

  羽冰人尚未走近,声音已经先行传了过来,同时这座虚空牢笼紧跟着开始收缩,大有杨霆敢开口拒绝,便要用虚空之网将其过滤一遍的架势。

  杨霆见状连忙大喊:“慢慢慢,羽冰,你就不怕本尊就埋伏在附近,等得就是你现身?”

  可就在杨霆说话的档口,羽冰手臂已经穿过了虚空牢笼的禁制,向着杨霆的身上抓来。

  杨霆试图驾驭雷霆之矛刺向羽冰的手臂,可在雷霆之矛刚刚具现的刹那,便有一层层的虚空符纹贴了上去,让这件仙器无法动弹分毫,甚至连一丝一缕的雷光都无从渗透出来。

  “杨君山早已中了本尊的调虎离山之计,现在这里早已经被本尊的虚空阵法隔离,就算是你现在向他求救,一时半会儿他也未必就能够得到消息赶来!”

  羽冰冷笑一声,随着他手臂的继续探入,虚空禁制也跟着深入,杨霆整个身躯想要动弹都难,那一团本源灰雾眼瞅着便要被羽冰夺走。

  可恰在此时,一阵轻风吹来,原本层层包裹,步步递进的虚空禁制,忽然就如同烈阳之下的初雪一般开始大片大片的消融。

  杨霆顿时感受到了周围禁制的削弱,大喜之下,身周缠绕的雷光立马向外迸发,原本被禁锢的身躯立马化作雷光遁走,逃过了羽冰势在必得的一抓。

  “杨君山,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羽冰大惊之色之下,也不等周围残余的虚空禁制再被杨君山破除,而是直接引动虚空本源,以残余禁制自毁来引动空间动荡,试图迟滞杨君山的救援。

  与此同时,羽冰身形闪动之间,从事先预留的虚空通道当中穿过,避开了动荡了空间波动,再次追在了杨霆的身后。

  “你以为你能逃得掉?这里乃是本尊与吉袒联手精心布置,就算他杨君山神通广大,一时半会儿也未必能将手伸到这里!这点时间足够本尊将你擒杀!如果现在将东西留下,本尊不与你这化身为难!”

  杨霆不作理会,只管闷头逃遁。

  然而四周不时出现的空间裂缝和碎片,令杨霆始终无法将自身的雷遁神通发挥到极致。

  眼瞅着羽冰再次来到了杨霆的身后,伸手向着那一团本源魂雾抓去,杨霆知晓自己已经无可抵挡。

  不过就在羽冰的手在触及这一团魂雾前的一刹那,一只手忽然出现在了羽冰前面,抢先他一步将那一团魂雾摄在了手中。

  羽冰几乎是下意识的翻手向着那一只手出现的方位一划,顿时便有三道空间沟壑出现。

  然而来人的身影却只是从容的向后退了三步,身前便有一层层如同波浪一般的虚空褶皱将羽冰的空间神通中和掉了。

  而

  这个时候羽冰也已经看清了抢夺本源魂雾之人的面目,更看清了来人在将魂雾抢夺到手的一刹那,那团本源魂雾便已经自然而然的融入到了此人的体内。

  “吉袒,你怎么会在这里?”

  羽冰厉声道:“我不是要你尽可能的引开杨君山吗?”

  “呵呵,羽冰道友到了现在还要装下去吗?”

  杨君山的声音忽然从他身后传来:“很显然,杨某与吉袒道友之间已经形成了默契,不过是在你眼前演一出戏罢了。如今吉袒道友的本源魂雾回归,你已经没有了挟制他的手段,吉袒道友已经自有了!”

  羽冰甚至没有回头看身后的杨君山一眼,而是将阴沉的目光看向了吉袒,冷声道:“吉袒,你这是打算要放弃吉裕的性命了么?”

  随着这一团被分裂出去的本源魂雾的回归,吉袒自身的修为实力更进一步,虽然还不曾迈过合道境的门槛,但毫无疑问距离这道境界却已经更近了。

  一边感受着体内充盈的仙元和进一步增长的底蕴,吉袒看向羽冰的目光当中充满了愤恨之意:“当吉某得到这一团本源魂雾的时候,便意味着我的兄长已经彻底陨灭了!羽冰,你觉得现在还可以用什么手段挟制于我?”

  羽冰闻言目光一闪,脸上却是冷笑道:“吉袒,这消息是杨君山的这个三尸化身告诉你的吧?你怎么就不觉得这是杨君山故意设的局,为的就是让你不顾吉裕的死活与本尊翻脸?”

  杨霆这个时候已经脱离了羽冰的压制,更兼本尊已经来临,心中底气更足,便不曾远离,此时听到羽冰所言,杨霆觉得还是不应当欺骗吉袒,于是便传音道:“吉袒道友,刚刚收到从域外传来的消息,只是说元荒天尊已经脱困,后半句便直接因为羽冰突然出手而被打断,在下并未听到关于吉裕道友的死讯,惭愧,只是觉得不应当骗你!”

  吉袒仍旧是一副阴沉冷漠的表情,也不晓得他是否听到了杨霆的传音,只听他沉声道:“吉某自有判断兄长是否活着的办法,所以……你去死吧!”

  话音未落,艮宫的部分天地本源意志已经吉袒调动,只是这一次却并非是襄助羽冰完成某些布置,而是彻底与羽冰为敌!

  一道道残存于虚空之中的符纹和禁制,被吉袒借助天地本源意志的力量从虚空当中逼出,使得他彻底失去了在这一片区域内的依仗。

  羽冰知晓事不可为,转身便欲遁逃而走。

  岂料在其动身的一刹那,一道沛然莫可抵御的意志突然降临,对羽冰完成了全方位的压制,使得他甚至连动一步都难。

  “杨——君——山!”

  羽冰几乎是一字一顿一般从牙齿缝当中将杨君山的名字挤出来。

  可话音未落,虚空之中的力量陡然大增,羽冰身周的虚空开始显示不断的挤压,紧跟着便开始扭曲、褶皱、龟裂、断层,直至羽冰的身躯也跟着扭曲、变形、断裂、粉碎,直至挫骨扬灰,仅剩下一颗黑白相间的硕大舍利,表面浮现着一层淡漠的灵光,悬浮在羽冰先前站立的地方。

  “阴阳舍利,三尸转世妙术!”

  杨君山背负着双手的身形出现在半空当中,俯视着下方那一颗奇妙的黑白舍利,略带一丝赞叹的语气道:“居然能够让一具三尸化身具备夺舍转世的能力,的确是极为高明的手段,难怪在一开始连太阴星主都不曾发觉自己的血裔后代已经换了别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