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407章 你走运了!

第1407章 你走运了!

  “吼!”

  灵蛟刺海枪忽然在厉追浪身后消失得无影无踪,就像是刹那间被他收回到了乾坤戒里!

  然而下一秒钟,又从他的腋窝之下,无比诡异地钻了出来,以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直刺李耀的面门!

  灵蛟刺海枪上,无数道螺旋灵纹同时闪亮,凝聚成了一条缠绕在枪身上的蛟龙模样,片片逆鳞陡立,气势狂暴无匹,枪尖破空,发出的竟然不是音爆,而是巨龙怒吼的声音!

  以李耀的鼻尖为中心,他的面部肌肉像是涟漪般一圈圈向外扩散,仿佛枪尖凝聚的气流,已经深深戳进了他的面门!

  威力绝伦的一枪,惹来四周修士阵阵惊呼,元婴修士之间秘而不宣的绝招,亦非别人轻易可以见识到的!

  在灵蛟刺海枪的攻击路线上,即便数百米开外的高阶修士都感受到了绝强的压力,不由自主向两边分开,免得被殃及池鱼。

  李耀却不闪不避,甚至连脑袋都不偏,就这样笔直朝枪尖撞了过去。

  乍一看,倒像是要自杀的架势。

  神奇的一幕发生了!

  眼看灵蛟刺海枪就要将他的脑袋扎个对穿,枪尖忽然一颤,好似厉追浪持握不牢,擦着李耀的左脸颊滑了过去,只是擦破了他耳朵尖上的一缕油皮!

  李耀趁机大步向前,和厉追浪之间,只剩下一根头发丝的距离!

  一寸长,一寸强,灵蛟刺海枪这样的法宝,需要拉开一定距离才能释放出最大威力!

  “怎么回事?”

  “必中无疑的一枪,为何会忽然偏过去了?”

  “厉追浪的手抖了?怎么可能!”

  身为一名元婴期中阶的绝世高手,对自己最心爱的法宝肯定是控制到淋漓尽致,绝不会犯这种寻常武者都不会犯的超低级错误!

  “看,那是什么?”

  正当众多高阶修士都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时,忽然有人指着灵蛟刺海枪的枪尾惊呼起来。

  众人瞪大眼睛望去,然而在猛烈的阳光照耀之下,亦只看到一缕缕若有若无的金丝流光,却不知道那究竟是什么。

  只有修为最深厚的元婴修士才能感应到,那竟然是某种远远比头发丝更细,却无比强韧的金属丝!

  这些金属丝,从李耀的袖口释放出来,不知什么时候,神不知鬼不觉地卷到了厉追浪的灵蛟刺海枪尾巴上,就好像操纵傀儡的扯线一样,只消轻轻一扯,就能令枪尖的攻击路线发生微妙的变化!

  “这是什么法宝!”

  无论紫极剑宗、金甲宗还是其他宗派的铸剑师、炼器师们,统统惊掉了下巴。

  这是古圣界,甚至所有古修世界都不曾出现过的法宝,是李耀从联邦带来的单晶云母丝。

  它的直径只有一个分子大小,但强度和柔韧性却高到不可思议的程度,又有极佳的灵能通过性,可以用神念来随心所欲地操纵,是星耀联邦材料技术领域的最高结晶。

  当李耀将灵能注入其中,令它以每秒钟数万次的频率轻轻震动时,就好像一条极小极细的锯子,可以“锯”断绝大多数最坚硬的物质。

  它原本倒不是攻击性法宝,而是李耀用来进行金属精加工的炼器类法宝。

  早在飞星界时,李耀就曾使用类似的云母丝,来削切各种多曲面构件了。

  只不过,既然连最坚硬的金属和晶石都可以切割的话,切断人的血肉和骨骼,自然也不在话下!

  “唰!”

  几十根单晶云母丝,前端系着一根牛毛细针作为配重和引导,朝厉追浪周身各个要害刺去。

  特别是李耀偷偷缠绕在灵蛟刺海枪上的一圈圈单晶云母丝,更像是毒蛇般窜向了厉追浪的双手!

  倘若厉追浪不想被单晶云母丝割成一万多块的话,那就只有一个选择——

  “撒手!”

  李耀暴喝一声。

  厉追浪十分听话,瞬间撒手,疾退!

  双手虽然松开,双臂之上却涌出两股吸力,想要以灵能来操纵灵蛟刺海枪,给李耀一记阴狠诡谲的回马枪!

  元婴修士驾驭法宝,原本就不是只能靠双手的。

  只可惜就在他疾退的同时,李耀却也双腿一蹬,硬生生止住冲刺的势头,向后退去!

  一边退,一边操纵单晶云母丝,将灵蛟刺海枪硬生生一拽!

  这件法宝经过厉追浪数十年心血祭炼,早就和他心意相通,又被他以灵能牢牢吸附,倒也不是李耀一下子能拽动的!

  两人的灵能和单晶云母丝,分别朝两个方向用力,却听“唰”一声,灵蛟刺海枪的下半截,却是在单晶云母丝的超高速振动之下,被硬生生截去了一小段!

  “啊!”

  至爱的法宝被毁,简直比自己断去一臂都要心痛,厉追浪惨叫一声,向后倒跌,一屁股坐在地上,看着李耀的双眸,却是变成一片血红,充满了仇恨和疯狂!

  “士可杀,不可辱,你敢如此侮辱我!”

  他像是一头疯狂的凶兽,声嘶力竭地吼叫。

  “你想多了。”

  李耀冷笑道,“你以为,我说这把枪最大的问题是落在你手里,是在嘲笑你么?”

  厉追浪傻眼,极度疯狂的表情有些凝固,仍旧坐在地上,“难道不是?”

  “当然不是,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

  李耀淡淡道,“法宝再好,也是要相应的人来配合,才能发挥最大威力!此枪乃霜月州北天海深处的冰晶玄铁,并数十束蛟龙类灵兽的筋络一起凝练而成,在它的材料、镌刻的法阵和炼制的火候而言,每一处细节都达到了完美无缺的程度,连我都找不到半点瑕疵!”

  “但是,我可以肯定,此枪最初的主人,绝不是你!”

  “此枪长四丈两尺七寸九分,重一百零九斤五两七钱,枪尾还雕刻了一截蛟龙尾巴加粗,一方面方便持握,另一方面也是将其重心稍稍后移!”

  “从这些特征来看,此枪最初应该是为一名身高八尺九寸三分,双臂展开达到九尺两寸五分,体重在一百八十五斤到一百八十七斤之间的修真者使用!”

  “只有这样的身高,这样的臂展和体重,才能和此枪完美融合到一起,激发出它最强的威力!”

  “炼制此枪的,绝对是一名高手,他炼制此枪,和我将为燕离人重铸第四把剑是一样的,必须将使用者的所有身体细节和动作习惯都考虑在内!”

  “这是一支专属于某人的枪,而你,并不是‘某人’!”

  “你的身高是八尺七寸四分,双臂展开是九尺一寸一分,如果说这两项数据还差强人意,最要命的是体重,你竟然有足足两百三十五斤,虎背熊腰,肌肉贲张!”

  “既然名叫‘灵蛟刺海枪’,一个灵字,一个刺字,就说明了此枪要走轻灵迅捷,变幻莫测的路子!”

  “对这支枪而言,你实在太强壮了!”

  “你用此枪,高度不对,长度不对,重心不对,一切都不对!纵然你这几十年来一直辛辛苦苦祭炼此枪,又一丝不苟地钻研枪法,苦修心决,哪怕将昔日此枪主人的一切神通,都完全复制过来,却又怎么能发挥出,昔日此枪主人十分之一的威力呢?”

  “这些异样,你自己在日常修炼中不可能感知不到,那我说,这把枪最大的问题是落在你手里,难道错了吗?你自己说!”

  “轰!”

  厉追浪的脸就像是被一颗晶石炸弹炸过,瞬间红到了极点,一副想吐血又吐不出来,想骂娘又不知该骂谁的模样。

  “我……”

  他看看李耀,又看看短了一小截的灵蛟刺海枪,实在无法招架了!

  众多高阶修士窃窃私语,灵蛟刺海枪是修真界中小有名气的法宝,乃是厉追浪的家传之物,最早的主人是他父亲。

  而他父亲在世时,的确比他要高一些,瘦一些,这又不是什么秘密,不少老一辈修真者依稀还记得的!

  “我不知道,此枪最初的主人和你是什么关系,或许是你的至爱亲朋。”

  李耀板着脸道,“所以你在得到此枪之后,不惜一切代价,都要重现此枪昔日的辉煌!”

  “不过,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特性和习惯,即便同一套功法,同一件法宝,由不同的人来运用时,都应该按照自己特点进行微调,绝不能生搬硬套,一味死练的!”

  “你的身高和臂展既然比此枪原先的主人更短,人又更强壮,重心更低,那么将此枪稍稍截短一些,就像现在这样,再想办法调整它的配重,令它的重心往前移动两寸五分,应该就能恰到好处,和你的身形,配合到完美无缺了!”

  厉追浪愣了很久才反应过来,不敢相信道:“你,你不是故意折断我的枪,而是在帮我改枪?”

  “你走运了!”

  李耀微微一笑,“请本上人出手,原本价码是很贵的,不过,总要先让燕道友亲眼见识到本上人的铸剑术,他才能彻底放心将‘第四把剑’交给我来重铸啊!”

  话音未落,李耀双目圆睁,忽然一声暴喝,单晶云母丝夹杂在气浪中朝四面八方涌动,非但缠绕住了灵蛟刺海枪,亦缠绕住了风雷二气钹,还有断成两截的金乌荡魔剑!

  “唰!”

  三件残破的法宝,在原主人都来不及反应之前,就被他高高抛飞到了天空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