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611章 阴差阳错

第1611章 阴差阳错

  崔灵风看着李耀,指了指自己身后错综复杂的晶脑和法宝单元中的一个,道:“我想请罗德教授,帮我看看这台‘测谎仪’,就好像您刚才分析这枚追踪定位法宝那样,全面拆解和分析一下。”

  李耀微微一怔,还没问出口,旁边的秘警头子成玄素却是愕然道:“议长,这是什么意思?”

  她的表情颇为震惊,看来崔灵风这个决定是临时起意,连最心腹的秘警头子,事先都不知道。

  崔灵风淡淡道:“今天是最重要的一场审讯,我们不可能将唐舰长秘密关押太久,外面的骚动越来越大了,再拖延下去,整艘萤火虫号都会天下大乱!”

  “我们必须尽快得出结论,所以我才会亲自到这里和唐舰长对话。”

  “但是,前几天你们的审讯一直没有找到答案,唐舰长的表现无懈可击,我一直在琢磨究竟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直到今天,甚至冒天下之大不韪,对萤火虫号的舰长使用测谎仪。”

  “不过,测谎仪有没有可能,早就被人动了手脚呢?如果连测谎仪都发现不了问题的话,我们就十分被动了!”

  成玄素眼底,一抹古怪神色一闪而过,道:“内务部的专家,已经对这台测谎仪进行了全面检查,绝对没有问题!他们都是精通此道的高手,而罗德教授最擅长的并不是这一领域,他根本是个局外人。”

  “我就看重罗德教授是个局外人!”

  崔灵风断然道,“玄素,你有没有想过,倘若唐舰长真的早就成为修仙者,而他的确在下一盘大棋的话,他的触手究竟会伸得多么深,有没有可能收买你们内务部的某些人,有没有可能让你们内务部的专家,在测谎仪里面动手脚呢?”

  “毕竟,唐舰长是搞技术的,你们内务部的专家也是搞技术的,他们就算真的在暗中弄什么鬼,我们都很难发现。”

  成玄素的脸色阴晴不定:“这,这不可能,我相信内务部每一名成员的忠诚!”

  “这很可能!”

  崔灵风寒着脸道,“玄素,不要低估我们的敌人,唐舰长是什么人,你还不知道吗?再给他几年时间,他就要在萤火虫号上一手遮天了!真的收买几名内务部的技术人员、炼器师,又有什么奇怪?”

  “所以,我这几天一直在思考究竟该怎么破这个局,关键在于,谁才是可以信任的,到最后,我找到了答案——某个局外人!”

  “唐舰长绝对有能力收买内务部的某些人,也绝对有动机在测谎仪上做手脚,所有专家都有可能是修仙者,短短几天之内,我们很难判断,究竟谁才可以信任。”

  “就算我们现在,请内务部的某位专家到这里,现场再检查一下测谎仪,但如果他早就是修仙者的话,照样可以当着我们的面,瞒天过海的。”

  “罗德教授就不同了,在唐舰长没有被我们逮捕之前,他完全是个局外人,和‘测谎仪’之类的关键法宝,没有丝毫关系。”

  “而请他来检查测谎仪这个念头,是我刚刚看到他那份分析报告时,突然萌发的——直到罗德教授站在我面前之前,我并没有将这个想法告诉任何人,也就不存在半点泄密的风险,你们都以为,他只是来讲解那枚血红色小珠子而已。”

  “所以,只要唐舰长没有‘未卜先知’的神通,怎么可能知道罗德教授会卷入此事,怎么可能会收买罗德教授呢?”

  “再说,你们上次不是已经找过罗德教授,对他进行了详尽的调查,证实他和唐舰长毫无瓜葛,以及他对星海共和国的忠诚了吗?他不是最好的人选,还有谁?”

  成玄素侧过脸,从崔灵风看不到的那半边额头上,渗出一滴冷汗:“但是罗德教授对测谎仪一窍不通。”

  “也未必是一窍不通。”

  崔灵风看着李耀的双手,微笑道,“我相信炼器术到了至高境界,总有想通之处,这么大一台测谎仪的分析难度,总比米粒大小的追踪和定位法宝要低得多了——将这台测谎仪的炼制和维修手册都给罗德教授看,即便他的判断真有瑕疵,我也愿意赌上一赌!”

  “罗德教授,您说呢?”

  崔灵风、成玄素还有四周不少秘警和工作人员,错综复杂的目光统统盯着李耀看。

  李耀歪着脑袋想了一阵,拖长音调道:“可以试试看,但我需要时间来阅读这台测谎仪的炼制和维修手册,也不保证一定能发现问题。”

  “没关系,我可以等。”

  崔灵风朝成玄素打了个手势,“把和这台测谎仪有关的一切资料,统统都给罗德教授哪来,再帮他泡一壶好茶,听说罗德教授最喜欢喝‘绿龙珠’是吧?”

  “是‘紫龙珠’。”

  李耀眼皮都不抬地说道。

  “是否要保护罗德教授回去拿他专用的炼制器械?”

  成玄素低声问道,“所有炼器大师都有自己惯用的器械和法宝。”

  “罗德教授需要什么法宝,你找人帮他去拿就好了。”

  崔灵风在李耀对面大马金刀地坐了下来,一副不动如山的模样,“但罗德教授必须留在这里,一秒钟都不能离开我的视线,以免有人打他的主意。”

  “我没关系。”

  李耀扫了成玄素一眼,摆了摆手道,“我惯用的那些超微镌刻刀之类,在测谎仪这么大型的法宝里面也用不着,就帮我准备这台测谎仪的配套维修和检测工具就好。

  “是!”

  成玄素重重点头,像是一把收起的折叠刀。

  李耀得到了五枚玉简,装模作样地研究了半个钟头。

  宝贵的半个钟头,应该日理万机的崔议长却一直气定神闲地坐在他对面,意味深长的目光,时不时从密室中每一名工作人员身上扫过。

  倘若这里真的隐匿着修仙者,真是要被他的目光瞧出破绽不可!

  半个钟头之后,李耀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朝崔灵风点了点头,活动了一下十指,在众目睽睽之下,开始对测谎仪进行检测。

  测谎仪这种法宝,和他都算是“老朋友”了,想当年在铁原星上,他就是巧妙利用的一台古老测谎仪“问心台”的弱点,才揭穿了长生殿的阴谋,平息了铁原星的内乱乃至铁原人和飞星人之间的冲突。

  那时候,“问心台”被渲染得百试百灵,神乎其神,好像没有任何谎言可以躲过它的判断。

  但李耀现在却知道,所谓“测谎仪”或者“问心台”,亦不过是一种相当精密的法宝,也有其缺陷和弱点,只要级数够高,又掌握一定的技巧,完全有机会绕开它。

  再高级的测谎仪,准确率最多99%,却不可能一定准确的。

  而如果在测谎仪内部动一些手脚,结果就更加难以预料了。

  李耀屏住呼吸,回忆罗德教授的炼器手法,十分轻柔地拆开了测谎仪的弧形外壳,露出里面比钟表更加精密的构件,一缕缕神念如轻烟般潜入其中,在每一枚构件和每一座符阵之间缓缓流转。

  所有人都目不转睛地盯着他,他的双手!

  忽然,李耀的双手定住,紧接着眼睛都定住,眉毛一耸一耸,嘴里嘀嘀咕咕,不一时,从测谎仪最深处,用神念缠绕,慢慢取出了一枚指甲盖大小的晶片,托在掌心,仔细研究了半天。

  “测谎仪好像没有问题。”

  李耀对崔灵风道,“但这枚控制测谎仪灵敏度的晶片上,多了一座遥控符阵。”

  “哦?”

  崔灵风面无表情,并没有流露出任何惊讶或者疑惑的神色,“遥控什么?”

  “它可以远程接受一道极其微弱的神念,遥控测谎仪的灵敏度。”

  李耀解释道,“我以往也涉猎过一些测谎和冥思类的法宝,这种法宝的原理都大同小异,要么就是针对人体的心跳、呼吸、血液流速和面部肌肉的变化,采集一系列生理参数来进行对比——普通人在说真话和假话时,各项生理参数总有一些差异,诸如呼吸心跳加快,毛孔收缩,瞳孔放大,等等等等。”

  “不过,对于可以精确控制生理参数的强者而言,这种测谎是很容易骗过去的。”

  “还有一种办法,就是扫描他的脑电波,监控他在说话时,大脑活动最剧烈的是哪部分区域。”

  “一般而言,我们在说真话,特别是回忆过去一些经历时,会调动大脑记忆区域的细胞;而在说谎,需要创造力和全新构思的时候,调动的又是不同的区域——大脑活跃区域不同,激发出的脑电波也不同,就可以判断真假。”

  “这台测谎仪,同时采用了以上两种原理,而且各个感知元件、晶片和符阵的灵敏度都极高,因为它肯定是用来对付脑域最强大,神魂最坚固的强者,这些人的大脑就是固若金汤的堡垒,极难攻破的!”

  “所以,只需要一道极其微弱,绝对不会被察觉到的神念,就可以将它的灵敏度提高十倍,或者降低到十分之一。”

  崔灵风眯起眼睛:“那又如何?”

  李耀道:“如果它的灵敏度提高十倍,即便唐舰长说的是真话,脑电波极度放大的情况下,也有可能被当成假话;如果灵敏度降低到十分之一,则它就变成一台迟钝的低级测谎仪,唐舰长这样的高手,轻轻松松就能骗过它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