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613章 议长对舰长!

第1613章 议长对舰长!

  唐定远嗤之以鼻:“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你想要往我头上泼脏水,尽管罗织罪名好了,又何必来问我!”

  崔灵风淡淡地看着他:“是不是‘欲加之罪’,很快就能见分晓,我想着给你留点体面,让定远老弟你自己来说,给这件事一个干脆的了结,但你非要负隅顽抗的话……你女儿已经逮捕归案,她来说也是一样。”

  唐定远的瞳孔骤然收缩,周身每一束肌肉统统绷紧,整个人就像是一艘火力全开的战舰,低吼道:“崔灵风,你诬陷我没关系,但你要敢动我女儿半根汗毛,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

  崔灵风冷笑起来:“定远老弟,真的这么疼爱自己的女儿,当初就不应该用女儿的身份和晶脑来打掩护,这是你咎由自取,又何必摆出一副怒不可遏的姿态?”

  “我没有!”

  女儿的安危,终于令唐定远彻底失控,几天来的焦躁、绝望和愤怒统统发泄出来,他似乎被禁制牢牢禁锢在囚室的这一角,只能挣扎着单膝跪起来朝对手怒吼,“崔灵风,我是萤火虫号的舰长,我女儿是星海大学的老师,就算你是议长,也没有资格对我们进行秘密逮捕和审讯!我没有变节,我不是修仙者,统统都是你们的诬陷,最无耻的诬陷!”

  “你没有?”

  崔灵风冷笑两声,忽然把眼一瞪,声音提高八度,“你有!你早就变节了!你早就对我们的事业,对萤火虫号彻底丧失信心了!”

  “你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投降主义者,失败主义者!你早就丧失了对星海共和国的一切忠诚!你不相信我们可以凭借萤火虫号卷土重来,你不相信星海共和国的战旗还可以再次飘荡在星海中央!”

  “如果你对星海共和国还有一丝一毫的信心,怎么会迫不及待想要加盟星耀联邦?你可以投降星耀联邦,当然也可以投降真人类帝国,反正怎么着都要将自己的祖国和同胞卖个好价钱,当然是找最有钱的买家!”

  “唐定远,唐舰长!难道你敢否认这一点,难道你敢否认,自己已经对星海共和国彻底失去信心了么?”

  这几句话,句句如箭,狠狠刺入唐定远的胸口,刺得唐定远脸色苍白,连原本剑拔弩张的头发和络腮胡,似乎都在瞬间软了下来。

  唐定远深吸一口气,神色凝重,声音沙哑道:“我不否认,自己的确对星海共和国……失去信心了,但这和变节是两码事!”

  “终于肯承认了么?”

  崔灵风眯起眼睛道,“承认自己是一个贪生怕死的叛国者?”

  “我不是叛国者!”

  唐定远拖曳着无形的枷锁,如困在陷阱里的雄狮发出怒吼,“崔灵风,你们这些整天坐在议会里指手画脚的议员,当然可以不顾客观情况,讲些什么‘星海共和国’永不灭亡之类的鬼话,用精神胜利法去自欺欺人!但对我们这些在舰桥上指挥星舰,每天都要面对数以万计实际问题,眼睁睁看着萤火虫号一天比一天衰落,却束手无策的人来说,光靠精神,靠信念,靠爱国热忱是没用的!我们对星海共和国的信仰再坚定,都解决不了星舰发生的实际问题,都变不出半个馒头,半颗螺丝钉,都阻止不了……我们一步步走向湮灭!”

  “面对现实吧!”

  “星海共和国……早就灭亡了,早在一千年前就已经灭亡了,现在星海之中随波逐流的萤火虫号,只不过是它的尸体而已!”

  “光靠这具尸体,不可能复活的,它只会慢慢腐烂,直到最后,化作冰冷宇宙中的一小撮尘埃!”

  “我们无力回天了,星海共和国已经是过去,是一千年前的历史,真想要杀回星海中央,去报昔日灭亡星海共和国之仇的话,只有加入星耀联邦,只有将两股修真者文明的力量联合起来,那才是未来,属于所有修真者的未来!”

  “住口!”

  不知道崔灵风是在演戏,还是真情流露,亦或者是两者兼而有之,他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无比可怕,就像是内心深处守护了一辈子的东西,被人一下子砸了个粉碎,“你这个没骨头的投降派,叛国者,听清楚了,星海共和国没有灭亡,只要有我们在,它就永远不会灭亡!终有一日,我们会杀回星海中央去的,会让共和国的战旗,重新飘扬在天极星的每一个角落,每一个!”

  他血贯瞳仁,怒发冲冠的模样,却是令唐定远微微一怔,仔仔细细打量了他一番,唐定远流露出了讥讽的笑容:“所谓‘我们’,是指你和那班五谷不分,四体不勤的议员么?你们准备用什么打回星海中央去,你们的精神和爱国热忱?”

  崔灵风深吸一口气,颇为不屑地盯着唐定远:“你这种纯粹的技术派,唯武器论者,大炮巨舰至上者,自然不会明白精神的重要性,反正谁船坚炮利,你就投靠谁,如此而已。”

  “不过我告诉你,千万不要小看精神的力量,人,是要有一点精神的!遥想一千年前,我们的先辈如果不是凭着这点儿你瞧不上眼的精神,凭着我们对星海共和国的热爱和忠诚,怎么可能一次次杀出重围,逃脱帝国的魔掌,甚至在损失80%人口和战力的情况下,依旧坚持到了今天?”

  “你是战舰指挥官,应该比我更加清楚,通常情况下,一支部队至多损失20%的战力,就要全线崩溃了!”

  “但我们没有,我们没有崩溃,反而还一路走到今天,在整片星海都被帝国和圣盟吞噬的情况下,我们——星海共和国,依旧在坚持战斗!”

  唐定远冷冷道:“我拒绝将咱们现在的局面称为‘战斗’,想想看咱们上一次遇到帝国爪舰队时候的样子,比东躲西藏的丧家之犬更加狼狈!想要真正的‘战斗’,就只有加盟星耀联邦,全面整合彼此的力量,才有那么一丁点机会,杀回星海中央去!”

  “你问我是否对星海共和国丧失了信心?是!我从来不隐瞒自己的想法,我认为星海共和国已经没救了,早就死了!”

  “但你问我是不是一个叛国者?不是!我同样热爱星海共和国,我同样愿意继承星海共和国的精神,我同样希望星海共和国能够获得新生——以全新的名字,全新的面貌,全新的姿态!”

  “星海共和国,是继承了星海帝国的精神,应运而生的人类文明至高国度,如果将星海帝国称为人类称霸星海的‘第一修真文明’,那星海共和国就是‘第二修真文明’,而到了一千年后的今天,星耀联邦完全有资格成为‘第三修真文明’,继承从星海帝国到共和国,一脉相承的精神,接过一万年来所有修真者没有完成的使命,让强大的修真文明,再度席卷整个宇宙!”

  “这,就是我的全部想法,我并不是要投降星耀联邦,而是要将我所热爱和发誓守护的,星海共和国的精神,注入星耀联邦,在星海共和国的尸骸之上,创造一个更加强大,更加光明,拥有无限未来的修真国家!”

  唐定远一开始冷峻如冰雹的声音,到最后已经嘶吼成了带着火焰的雷霆。

  崔灵风似乎完全没料到他会说出这样一番话,一时间脸上写满了惊愕和疑惑。

  “看你现在的样子,如果不是演技实在出神入化,我倒真有些相信你没有在暗中搞鬼了。”

  唐定远重新坐了回去,陷入深深的思索,一边沉吟,一边喃喃道,“那就糟糕了,我们两个,流亡政府的议长和萤火虫号的舰长同时被人陷害……”

  崔灵风皱眉:“你说什么?”

  唐定远扫了他一眼,冷笑道:“崔议长,我姑且相信你对星海共和国的热爱和忠诚,不过,你所谓的‘我们’可就不一定了,并不是每一个议员都能像你一样,靠着狂热的忠诚,随时准备再流亡一千年的!”

  “对绝大部分议员来说,他们在乎的,只不过是手头那一丁点芝麻大小的权力和地位,可以帮他们弄到一个比较宽敞的舱室,弄到一些稍微美味点的合成食物而已。”

  “只要有机会,这些议员绝不介意将自己的忠诚和‘精神’都卖掉的,诚如你所言,既可以卖给联邦,自然也可以卖给帝国!”

  崔灵风眯起眼睛,一字一顿:“什么意思,说清楚?”

  “你真以为所有议员都和你一样,愿意顶着‘星海共和国’的名号一路远航到宇宙尽头么?”

  唐定远平静地说,“是,他们在议会上表现出来的姿态的确如此,一个个都是高风亮节、赤胆忠诚到了极点,但那不过是因为,‘星海共和国’这五个字,还没有卖出他们心目中的好价钱而已,想不想知道,私底下有多少议员来找我,说他们其实并不反对加盟星耀联邦,只是碍于你的淫威和迫害,不敢当面说出来?”

  崔灵风一言不发,死死盯着唐定远。

  唐定远满脸坦然,毫不退让。

  “定远老弟,我们今天就聊到这儿吧。”

  崔灵风缓缓道,“我还有事,先走一步。”

  “你是该抓紧时间。”

  唐定远笑了,笑得有些惨淡,“如果你刚才不是在演戏,你真的从我女儿晶脑里搜出了证据,而丁正阳——他现在是代理舰长吧,他真的指控了我的话,那我们,萤火虫号,流亡政府,星耀联邦,我们的麻烦就大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