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842章 枭雄的反击!

第1842章 枭雄的反击!

  “我当时并不知道深蓝超脑医院的蹊跷,那几乎是我唯一的选择。”

  金心月欲哭无泪地辩解道,“论技术,它是全联邦首屈一指的脑域专科医院,特别是在修复受损大脑和唤醒植物人方面,拥有远远凌驾于普通医院之上的实力;再说,这是一家私立医院,会为大客户绝对保密,我当然不希望这件事泄露出去,会变成惊天丑闻的;最重要一点,是莫玄教授介绍我去这家医院的。

  “您是我的师父,莫玄教授又是您的老师,我和他早就有所接触。

  “他知道当年我父亲被送上战争法庭的真相,知道我父亲其实是倾向于和平,当年的战争是我、我父亲和您一起阻止的,血妖界的投降,也是我父亲一手促成的;我父亲算不上是货真价实的‘战争罪犯’,所以他对我父亲也十分同情。

  “再说,莫玄教授一向来都是以‘忠厚君子’的形象出现,热衷于技术和遥远的‘火种计划’,并不参与任何权力斗争,对于他的人品,我当然自然深信不疑。

  “您说,当他介绍我去深蓝超脑医院时,承诺会竭尽全力帮我的时候,我还有第二个选择吗?”

  李耀彻底懵了,飞快眨巴着眼睛道:“糟了,那就太糟糕了,既然金屠异的大脑,是经过了深蓝超脑医院这个域外天魔老巢的炮制,十有**被雷雨琴和莫玄教授动了什么手脚,又送回到你身边的话,岂不是对你的一切,对‘黯月计划’的一切都了如指掌?你,你应该把计划的细节,都告诉金屠异的吧?”

  “嗯。”

  金心月点了点头,“他是我爸啊,过去就一直致力于人族和妖族的和解,黯月计划本身都算是赤潮计划的延伸,自然要告诉他的。”

  “怪不得域外天魔对你的整套计划都了如指掌,并根据你的黯月计划,安排了一系列的阴谋和后手有金屠异这个角色,整件事就说得通了。”

  李耀歪着脑袋沉吟片刻,又摇头道,“不对啊,倘若域外天魔真的在你身边安插了这样一个‘超级间谍’的话,他们的阴谋又怎么会失败呢?还有,白老大在离开联邦之前,除了和儿子之外,就是和金屠异联系?

  “这样两个老谋深算的枭雄,又凑在一起聊什么呢,难道白老大能事先洞悉一切,就有金屠异的功劳?还有,你说金屠异他……”

  “他永远离开了。”

  金心月幽幽道,“最近几天,随着战火日益临近,他的迟钝和痴呆现象也越来越严重,仿佛再次被‘大脑渐冻症’所困扰。

  “他是见不得光的,又变成了这副样子,我自然不会带他一起参与‘黯月计划’,就把他安置在一处绝对安全的地下战堡中,准备等战后再送他到深蓝超脑医院去调养。

  “谁知道,他不知怎么从地下战堡里跑了出来,跑到一处人工湖旁边喂鸟。

  “我们羽族和鸟儿有很亲近的关系,他以前在忙碌工作之余,唯一的爱好就是抓一把金米,喂喂血妖界的鸟儿,听听鸟儿们自由自在的歌唱了。

  “等到被人发现时,他已经死了,据说是一种十分诡异的死法从他的脑域深处窜出来一股勐烈的火焰,将大脑、神魂和心灵,统统都烧了个一干二净,死得很决绝,连半个念头都没有留下。

  “而时间,应该就是他和白老大通话之后没多久,也就是他知道我们取得了决定性胜利之后。”

  李耀皱眉道:“是自杀?”

  “看上去像是自杀。”

  金心月道,“但是也说不定,他的大脑可是严重受损,渐渐又冻住了啊,怎么能激发出如此强大的力量,将自己的神魂活活烧干净呢?这,这需要多么强大的力量和……意志啊!”

  李耀、丁铃铛和白开心都沉默了。

  “师父”

  金心月含泪道,“父亲的死,并不出乎我的意料,毕竟他在一百年前就应该死了,能够像一对正常父女那样,陪伴在他身边度过最后这几年,我已经非常、非常满足了。

  “但我只想搞清楚,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他真的被域外天魔侵蚀了吗,最后又究竟是怎么死的呢?

  “甚至,甚至我想知道,最后这几年陪伴着我的,究竟是不是金屠异,还是别的什么东西,就像是你们所说的人工智能,‘异灵’?”、

  这个问题,却是比白开心刚才抛出来的“白星剑之谜”更加难以回答。

  李耀只觉头大如斗,心乱如麻,掰着手指头将所有事实一一罗列出来:“有点乱,来来来,咱们梳理一下首先,金屠异还活着,并且经过了深蓝超脑医院的炮制,十有**在脑中被植入了一些类似病毒的东西?”

  众人一起点头。

  李耀继续道:“他的任务,原本应该是监视丁铃铛,并搞清楚‘黯月计划’的全部内容,更有可能通过自己父亲的身份,在暗中干扰‘黯月计划’,让这一计划更吻合域外天魔的构想?”

  众人对视一眼,这也没错。

  “但他却做了一件很奇怪的事情,和另一名超级勐人‘白老大’取得了联系,最终令白老大成为打赢这场战争的关键人物。”

  李耀顿了一顿,又道,“而在他又一次和白老大通话,得知我方取得决定性胜利之后,就用一种非常决绝的手法,自我了断,并确保没有一缕残魂会留下?”

  “是的。”

  金心月抹去了眼角晶莹剔透的泪珠,满怀期待地问,“师父,您昔日曾经和我父亲彻夜长谈,算是新联邦最了解他的人之一,您能分析出整件事的前因后果吗?”

  “很复杂。”

  李耀用力挠着头发,有些为难道,“整件事真是太奇怪了,我虽然有些模模煳煳的想法,但一时半会儿还真难串联起来,不过这样,不知道你们介不介意将这件事告诉别人,我倒是有两个最合适的人选,可以帮忙参谋一下,其中一人的推理分析能力,应该还在我之上。”

  金心月和白开心对视一眼,两人深思熟虑之后,同时点头。

  “兹事体大,绝对瞒不过去的,无论金屠异还是白老大的事情,我们两个当儿女的,之后少不得还要写无数份报告给军方和议会,让他们彻底搞清楚来龙去脉。

  “既然是老师推荐的人选,想必知道轻重和分寸,不会造成更多困扰,那就请这两位高人,来共同揭开这道环环相扣、扑朔迷离的难题吧!”

  ……

  一个小时之后,密室里又多了无数份关键性的情报,以及两个“古人”。

  龙扬君和韩拔陵。

  “韩道友”

  李耀道,“这些就是我们目前搜集到,关于白星剑和金屠异之间所有联系的证据,以及他们两个的背景资料,刚才你也听白开心和金心月从不同角度描述过整件事了,请问,能得出什么结论吗?”

  “结论当然是有。”

  韩拔陵皱眉道,“但有一点我不明白为什么要找我来推演此事?”

  李耀道:“当然因为你拥有无比强大的分析和推理能力,放眼星海边陲一带,简直无人能敌了!”

  韩拔陵微微一怔:“是吗?”

  “是!”

  李耀和龙扬君同时点头,异口同声地说。

  “无人能敌……倒是不敢说。”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特别是“三界至尊李老魔”的马屁,饶是韩拔陵这样的超卓人物,亦不由面有得色,轻轻咳嗽一声,滔滔不绝道,“不过,你们都深陷局内,被情感左右,急切之间,自然分析不出真相。

  “但在我这个局外人看来,当这么多证据和资料都摆在面前时,唯一的真相,便早已唿之欲出了。

  “金屠异的大脑在深蓝超脑医院里,肯定是经过了域外天魔的炮制,这一点自不必说。

  “金心月的‘黯月计划’是域外天魔阴谋中最关键的一环,他们肯定会千方百计渗透到金心月身边,埋下一颗颗钉子,既然金心月自投罗网,他们怎么会放过调制出一个‘超级间谍’的天赐良机?

  “利用金屠异来监视和影响金心月,将‘黯月计划’的走向控制在域外天魔手里,这才是他们有信心坐山观虎斗的关键!

  “但是,域外天魔固然打得一手好算盘,金屠异这个绝代枭雄,又岂会彻底任由他们摆布呢?

  “即便大脑严重受损,正在慢慢冻结;即便被域外天魔植入了各种病毒、各种禁制和无数封印;即便整具大脑都面目全非,被彻底改造过了……金屠异仍是金屠异,以千年、万年时间来决胜于星海之间的金屠异!”

  金心月忍不住惊唿:“您,您是说,我父亲竟然还能反抗域外天魔,那他为什么不将域外天魔的计划告诉我呢?”

  韩拔陵摇头道:“域外天魔对他的控制程度一定极深,侵蚀他大脑的禁制、封印和病毒一定也非常诡异,能够牢牢监控住你们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令他无法以任何形式告诉你这一点,甚至连‘告诉你真相’这样的念头,轻易都不能生出,必须以无上的意志力强行遏制。

  “否则,一旦被域外天魔察觉到他的异样,那就前功尽弃了。”(未完待续。。)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