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886章 真龙降世,气运之主!

第1886章 真龙降世,气运之主!

  方承志也混杂在十万修士中,在山呼海啸的马屁声中滥竽充数,心下却颇有些不以为然。』天籁』小说Ww』W.⒉

  他的脸皮微微有些红,总疑心四面八方有道友在冷眼瞧他,随时会从身后伸出一只手拍他的肩膀,讥笑道:“呦,这不是名震浮流州的‘绿柳公子方承志’嘛,怎么‘一枝柳叶扫浮流’的方大公子,都大老远跑到这里山呼万岁,来抱烈阳老祖的粗腿了啊?”

  只不过,心里别扭了半天,也没人真敢这么讥笑他,偷眼向四周观瞧,有的是比他更出名的高阶修士,但这些‘真人’、‘尊者’、‘长老’和‘宗主’们,一个个都庄严肃穆,专心致志,仿佛自肺腑地相信,烈焰老祖卷起的滔天魔焰,真能千秋万代,永世不朽一样。

  方承志干咳两声,还是觉得,自己和周围这些人不一样。

  想他堂堂“绿柳公子”,面如冠玉,目似朗星,玉树临风,俊逸出尘,乃是浮流州人尽皆知的四大公子之,在整个修真界也是小有清名的。

  而他的父祖辈,更修炼到元婴境界,创立青云剑宗,凭一柄青云荡魔剑,一套《青莲剑决》,何止威震浮流州,连附近十几个州郡,亦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随便走到哪里,青云令旗一出,哪个宗派不要敬畏三分?

  更何况,他的曾祖乃是“天下第一剑派”紫极剑宗的真传弟子,离开紫极剑宗出来自行开宗立派,亦是经过师门的允许和全力支持。

  换言之,青云剑宗乃是紫极剑宗的支脉,或者说“外围组织”。

  紫极剑宗的“剑痴”燕离人,曾经号称天下第一高手,在“试剑大会”的一战,连昔日修真界盟主齐中道都不是对手。

  有这样一座不可动摇的大靠山在背后,和旁边这些没有根脚的阿猫阿狗根本不一样,父亲究竟是吃了什么失心药,却要来趟这趟浑水呢?

  方承志对正在自己面前卑躬屈膝,山呼万岁的父亲,青云剑宗的现任掌门方世遗有些不满。

  不错,最近几年,昔日的“三圣四凶、一僧一帝”和“灵鹫上人”等等绝世高手神秘失踪,包括太玄道、紫极剑宗、大乾王朝和幽云草原等等诸多势力的实力都大幅削弱,各自呈现龟缩的态势。

  而这“烈阳老祖”的“怒焰军”和“赤阳门”却异军突起,狂飙猛进,大有一飞冲天、革旧鼎新的势头。

  今次烈阳老祖借口新炼成一座空前绝后、威力无穷的“升阳大阵”,却是办了个什么“升阳大会”,广英雄帖,号召整个古圣界大大小小所有宗派统统来“共襄盛举”,其实举世皆知,醉翁之意不在酒。

  这“升阳大会”,便是烈阳老祖向整个修真界,乃至整个古圣界出的战书,表示这名新近崛起的绝世强者要正式争霸天下,问鼎江山了!

  愿意来参加升阳大会的修真者,便成为他的盟友和仆从;谁要是敢不给他面子,对他的邀请置之不理,那便是他的敌人,甚至是他接下来要大军镇压,彻底剿灭的对象!

  说的直白一点,这就是一场“站队”的大会,看看整个修真界究竟有多少人会站在烈阳老祖这边,又有多少人,要站到他的对立面去!

  英雄帖出,果然轰动整个古圣界,造就了今天这场罕见的盛事。

  绝大部分中小宗派慑于烈阳老祖的威势,都是宗主或者长老亲自携带厚礼前来,甚至忙不迭地大吹法螺,大拍马屁,那些无耻至极的吹捧,真是令方承志目瞪口呆,大开眼界。

  即便一些历史悠久,根深蒂固的“名门正派”,不方面那么厚颜无耻,至少也要派出几名长老,带着掌门和宗主的回帖,前来观礼。

  但,太玄道、紫极剑宗等等六大派,以及大乾朝廷和幽云草原,却是连一根人毛都没有派来。

  双方的立场非常明显了。

  青云剑派是紫极剑宗的支脉,按道理应该和紫极剑宗同声共气,一起防备烈焰老祖和烈阳门才对。

  但父亲和其余十几个外围宗派的宗主商议一阵之后,却做出了一个惊人的决定,大家统统都不理会紫极剑宗的态度,联袂来到了怒焰山。

  虽然他们的借口是“帮紫极剑宗去打探虚实”,但只要不是傻子,就知道这话有多么荒唐。

  他们的做法,无疑是在紫极剑宗脸上狠狠扇了一个耳光。

  说得严重些,甚至有“欺师灭祖”的嫌疑了。

  方承志毕竟还年轻,脸皮尚薄,既不好意思这么大咧咧地见风使舵,又有些畏惧紫极剑宗昔日的威名,更是对这个异军突起短短两三年的烈阳老祖十分怀疑,虽然心不甘情不愿被父亲拖到了怒焰山来,心底里还是觉得,父亲这步棋,下得有些莽撞了。

  “烈阳老祖还没出来么,却是让十万修士在这里等他半天,真是好大架子!”

  方承志用极细的声音暗自嘀咕。

  原以为没人能听到,但话音刚落,冷不防眉心像是被人狠狠戳了一下,疼得他眼泪都快下来。

  随即耳边传来了父亲又尖又利的声音:“孽畜,还不收声,小心祸从口出,自己死无葬身之地不算,还要连累家族和师门!”

  方承志吓了一跳,抬头看去,父亲依旧在那儿和不倒翁一样拜着,表情专注到了极点,口中念念有词在喊着“烈阳老祖,天下无敌”之类的话。

  但他耳边,偏偏源源不断地传来父亲的传音入密:“你这小畜生懂得什么,来的路上,为父不是翻来覆去和你讲过这烈阳老祖的厉害么?难道你半点都不曾放在心上?

  “别看他这一百多年来在修真界中声名不显,可早在一百多年前,便是修真界中赫赫有名的人物,修炼到了元婴期初阶境界!

  “那时候,他追逐一头赤焰凶兽到了怒焰山深处,从此神秘失踪,所有人都以为他已经命丧在地底裂缝深处的岩浆里。

  “谁知道,他的确失陷在地底,但地底却另有一番乾坤,令他得到天大造化,现了七万多年前‘圣火王朝’的一处遗迹,找到几十名老怪物的洞府!

  “而这‘圣王王朝’的遗迹,几十名老怪物的洞府,原本又是建立在一座几十万年前,神魔大战时的战场之上!

  “所以,这怒焰山地底的遗迹之中,既有‘圣火王朝’的庞大武库,又有几十名老怪物的毕生心血,大量不可思议的奇功绝艺和强**宝,甚至还有一些洪荒古宝,比昔日‘铁圣’齐中道的番天印,都毫不逊色!

  “最最令人震惊的是,在众多洪荒古宝当中,竟然、竟然还有一尊云秦金人!

  “别的洪荒古宝,说了你也不懂,但这‘云秦金人’的无上威能,你总是知道的,昔日十二云秦金人纵横天下,才能建立‘云秦王朝’的千秋霸业啊。

  “今天,烈阳老祖虽然只有一尊云秦金人,听说还是断了一条手臂的‘独臂金人’,那又如何,放眼天下,哪有什么对手?”

  这番话,青云掌门方世遗一路上的确说了无数遍,但方承志没有亲眼瞧见,总有些不服气,这会儿把腰杆一挺,又想说话。

  “哼!”

  方世遗冷哼一声,传音入密里带上了几缕尖锐的剑气,刺得方承志脑子如刀刮般疼痛,“休要多言,乖乖听着便是!

  “烈阳老祖在‘圣火王朝’的地下洞府中苦修百年,终于被他修炼到了凌驾于元婴期巅峰之上,‘半步化神’的至高境界,又修炼了几十门霸道无匹的奇功绝艺,即便遇上百年前的两大化神,蒙赤心和巫随云,亦未必不能斗上一斗。

  “此番他神功大成,破关而出,已经是天下有数的绝世高手。

  “偏偏他破关而出的时机极好,正是那‘三圣四凶,一僧一帝’等等强者统统销声匿迹,离奇失踪的时候。

  “唉,关于‘三圣四凶’,‘灵鹫上人’等等高手的神秘失踪,众说纷纭,各种千奇百怪的说法都有,有人说他们是在永夜冰原深处同归于尽,还有人说他们是驾驭着一艘巨大仙舟,出去寻找仙界,一年半载之内就将回归古圣界。

  “可是,仙道缥缈,危机无穷,谁知道究竟是真是假?

  “说是一年半载就能回归,可这都整整过去了三年,还不见这些昔日高手的影子,或许他们早就破碎虚空,忘却了凡尘俗世;或许他们早已陨落在寻找仙界的路上,或者仙界的某处;又或许,从一开始就没有‘寻找仙界’这回事,他们是真的在永夜冰原同归于尽,之后不过是他们的手下和门人为了稳定大局,放出来的假消息吧?

  “总之,天下不可一日无主,既然‘三圣四凶,一僧一帝’和‘灵鹫上人’这些老一辈高手统统烟消云散,整个古圣界正是群龙无之时,烈阳老祖又以半步化神的修为,带着一尊‘独臂金人’趁势崛起——他不是真龙降世,气运之主,还能是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