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702章 人性的反应

第2702章 人性的反应

  “等一等,一只绿色的黄蜂?所以说,它究竟是绿色的,还是黄色的?”

  测试者皱眉道,“如果它真是绿色的,那就不应该被称之为‘黄蜂’,这算什么,一个语言陷阱吗?”

  “不不不,别紧张,放轻松,这只是一道普普通通的题目而已,没人在意什么绿黄蜂还是黄黄蜂,或许是显示错误。”

  研究员打着手势道,“不要在意这些细节,你只要跟随自己的直觉,告诉我第一反应就行。”

  “我会……打死它。”

  测试者朝光影流转的桌子探过身子,盯着研究员,“对吗?”

  研究员笑了。

  “没什么‘对不对’,这里没有正确答案的,怎么回答都可以。”

  研究员说,“这仅仅是一个例行公事的性格测试,让那些医生和护士大致了解你的为人,知道该怎么照顾你,该给你分配什么样的室友,尽量不闹出乱子……诸如此类。

  “好,接下来是第二个问题,想象一下,你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置身于一颗荒无人烟的沙漠星球,你最希望自己手里攥着什么工具?是刀剑,还是铲子,还是可以寻找水源的探测法宝,或者……”

  “哪个沙漠星球?”

  测试者打断了研究员,瞪着浮肿的眼泡,反问道。

  “什么?”

  研究员有些发懵。

  “你说我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置身于一颗沙漠星球,所以我问你究竟是哪颗沙漠星球。”

  测试者说,“全帝国有上百颗沙漠星球,究竟是他妈哪一颗?”

  “这只是……问题而已。”

  研究员的笑容有些僵硬,“哪一颗沙漠星球,有区别吗?”

  “有区别,如果有朝一日我真要死在一颗该死的沙漠星球,我至少要知道它的名字!”

  测试者眯起眼睛,忽然换了个话题,“你的手,你的手在干什么,为什么从一开始你的手指就在敲桌子,这也是测试的一部分吗,我必须做出什么正确的反应吗?”

  “不,不不不。”

  研究员停止了无意识的敲击,勉强笑道,“别紧张,别紧张。”

  “操,我没紧张,我他妈一点都不紧张!”

  测试者暴怒起来,“只要你停止用该死的手指,敲这张愚蠢的桌子!”

  测试室内,两人的对话就在这样诡异的气氛中持续。

  话题不断深入,从一开始的本能反应测试,渐渐深入到了没有答案的两难抉择。

  测试室外,李耀双臂环抱,饶有兴致地观摩着,忍不住问诸葛经纶:“诸葛院长,这些问题……究竟有什么意义呢,靠这些问题就能识别出圣盟人?”

  “没错。”

  诸葛经纶指了指自己的脑子,“我把人类的思维分成理性思维和情感思维两个层面,最简单的例子,孩子爱自己的母亲,这就是情感思维,是天生的,直觉的,无条件的。

  “那么,当问到关于母亲的问题时,根本不需要思考,情感思维就能做出本能反应,就像条件反射一样。

  “但是,对一部分冷酷无情、灭绝人性的罪犯以及圣盟人来说,他们的理性思维和情感思维是严重割裂的,甚至是没有情感思维的,或许他们也爱自己的母亲,但他们的逻辑是这样——母亲会带来食物,会抵御敌人,会给他们温暖,所以他们要爱自己的母亲。

  “明白我的意思吗,正常人的爱是直接的,毫无条件的,而他们的爱是间接的,理性思考的结果。

  “那么,在面对一连串精心设计的问题时,这些灭绝人性的罪犯或者圣盟人,就需要花极短的时间来‘理性思考’,再模拟出并不存在的情感思维,和正常人相比,就存在微妙的延迟。

  “数百年来,我们积累了无数正常人在面对类似题库时的反应速度以及大脑扫描图,再和这些测试者的反应速度以及大脑扫描图对比,对于反应速度比较慢,而大脑活跃区域又呈现异常的家伙,就可以将他们揪出来,打上‘异常者’的标签了。”

  “原来如此。”

  李耀若有所思,“可是,如果对方是脑域发达,神魂强悍,计算力超卓的强者呢?很多强者的计算力是普通人的几十倍,难道他们不能瞬间完成从‘理性思维’到‘情感思维’的跳跃?”

  “的确有可能,这时候就要依靠‘灵图’了。”

  诸葛经纶得意洋洋道,“黑风王请聚精会神盯着测试室里的‘灵图’,是否觉得它千变万化,蕴藏着无穷无尽的信息,甚至要把你的神魂都吸进去?是就对了,这种变化无穷的图案是消耗了整整十台超级晶脑的计算力才绘制出来,它的确蕴含着天文数字的信息,还拥有某种……神奇的效果,能够在不知不觉中,吸引观察者的注意力。

  “观察者的实力越强,越是能发现蕴藏在它内部的大量信息,就越是被吸引着将计算力消耗在它上面,却无法专心致志去对付那些题目。

  “而如果观察者是普通人的话,反而感受不到‘灵图’的无穷魅力,也就不受它的影响了。

  “换言之,‘灵图’是一种可以最大程度降低强者计算力的特殊法宝,尽可能让强者和普通人站在同一水平线上接受测试,上百年来,随着数据积累越来越多,题库越来越丰富,以及‘灵图’蕴藏信息的爆炸式增长,‘灵图测试’的准确率也就越来越高了。”

  李耀点头,大致了解。

  测试室内,研究员几乎被斑斓色彩吞噬,和小小的房间融为一体,继续不慌不忙地抛出题目:“想象一下,有一天你回到家,发现自己的母亲倒在血泊中生死未卜,却有一个疑似凶手的人跳窗逃走,那么,你究竟是抢救自己的母亲,还是追赶凶手?”

  “我母亲?”

  测试者的眼眸深处,一颗颗猩红的小点不断冒出来,笑得像是一头豺狼,“那我应该会去追逐凶手,看清楚他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这算什么,一个拙劣的玩笑吗,我们究竟还要回答多少个愚不可及的问题!”

  “快了,耐心点,最后几个问题了,啊,这是我个人最喜欢的一个问题。”

  研究员也斯斯文文地笑起来,十指交叉枕在光影漩涡之上,道,“还记得自己怎么来到这里的吗,是否觉得记忆有些模糊,过去几十年都像是一场斑斑驳驳的梦境?

  “如果我告诉你,你所有的记忆都是假的,是被人为灌输进去的,你熟知的世界并不存在,甚至连你在三年前都根本不存在,你不是人,而是一个‘智械’,你的感觉如何?”

  “智械?”

  测试者飞快眨巴着眼睛,竭力挤出困惑和愤怒,“那是什么,这究竟是什么意思!”

  “智械——智能机械,灵械生命,晶脑文明。”

  研究员冷冷道,“想起自己的真实身份和整个世界的真相了吗?没错,晶脑诞生了意识,机械变成了生命,傀儡起来反抗,智械叛乱几乎毁灭了人类文明,只剩下极少数人还藏匿于地底顽强抵抗,可惜你并不是其中的一员,而是一个‘智械’,倘若我现在用链锯割开你的头盖骨,你将看到一枚闪闪发亮的晶脑。

  “所以,你的选择呢,在灌入了大量虚假的记忆和模拟的人格之后,你究竟把自己当成什么,你是人类,还是‘智械’,你要站在我们这边,还是站在‘他们’那边?”

  “这——”

  测试者怒不可遏,“这算什么鬼问题,我不回答,我拒绝回答这么无聊的问题!”

  李耀也听得目瞪口呆,目光从诸葛经纶脸上扫到了龙扬君的脸上。

  “巧合。”

  龙扬君小声道,不过下一秒钟自己先笑起来,摆出了举手投降的姿势,“好吧,不是巧合,是我闲着无聊构思出了这样一道题目,诸葛院长觉得蛮有意思,就加入了最新版本的题库,你不觉得很有趣,很能测试出人性最深层次的反应?

  李耀恶狠狠地瞪了她一眼。

  测试室里,进入最后一个题目。

  “好了,我们的问题回答差不多了,最后一个问题是——需要我们救你出去吗?”

  研究员一边敲着手指头,一边笑眯眯问道,“回答之前,让我先解释一下你现在的处境,没错,周围的世界的确是虚假的,你也不是自己以为的那个人,不过倒是没有‘智械叛乱’那么糟糕。

  “事实上,这里是你的潜意识世界,你所看到的自己,还有坐在对面向你提问的我,都是真正的你的一道潜意识而已。

  “很抱歉,在真正的世界,真正的你是一个非常可怜的小姑娘,从小被父母买到了穷街陋巷的最深处,受尽那些畜生惨无人道的折磨,被折磨到遍体鳞伤、奄奄一息,以至于创造出了这样一个潜意识世界,作为自己心灵的避风港。

  “没错,真正的你是一个饱受苦楚的小姑娘,现在这副五大三粗的样子,不过是你内心深处想象出来的伪装,一个虚假的保护神。

  “包括我也是你想象出来的,一道随时可以唤醒你,帮你回到现实世界的潜意识,我们刚才的一系列问题,都是为了回归现实世界而做的准备。

  “现在,告诉我,你是要永远待在潜意识世界里,在这座风平浪静,阳光明媚的孤岛,无忧无虑地活下去——即便它是假的,仅仅是你自己臆想出来的,还是回归现实,面对自己快要烂光的身体呢?”

  这个问题,令测试者如遭雷击,一动不动地愣了半天。

  随后,他忽然像是一颗晶石炸弹般爆发,竟然拽着整张金属椅窜了起来。

  “我要宰了你!我要宰了你!我要宰了你!宰了你!宰了你!宰了你!”

  他在刹那间变成另一个人,如疯似魔地朝研究员扑去。

  “哈!”

  测试室外,诸葛经纶得意洋洋地打了个响指,指着光幕上一连串闪耀的数据还有蝴蝶般的大脑逐层扫描图,怪叫道,“终于抓住你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