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976章 界中界,身外身!

第2976章 界中界,身外身!

  这只三叶虫就要死了。

  它原本不会这么早死的,作为寒武纪大海中屈指可数的霸主,在这片原始而混沌的海洋中很少有比它体型更大更凶猛的生物,即便遇上强敌,它坚固的甲壳也能提供足够的保护,而在它栖息的古珊瑚丛附近,作为食物的海百合、海绵动物、腔肠动物和浮游生物应有尽有,堪称“丰腴”。

  如果它愿意,它大可以继续舒舒服服、浑浑噩噩的遨游于海水里,捕食浮游生物,度过和亿万同类一模一样的一生——它的结构和这一方世界的运行法则决定了,它的族群至少能以这样的形态,安然度过数亿年的光阴,才会在一次波及全球的生物大灭绝中无疾而终。

  但是从三天前开始,这只成年、健康、强壮的三叶虫,就主动放弃了进食,任凭自己坚硬的躯壳在海水中随波逐流,沉沉浮浮,却不做半点动作。

  那就好像……它在思考,它在冥想,它在探索生命的意义。

  这当然是非常荒谬的事情。

  距离这一方世界诞生会思考自我的万物之灵,还需要数亿年时间和足够好的运气,三叶虫简单至极的神经连“系统”都称不上,怎么可能碰撞出智慧的火花和思考的光芒?

  但是,透过它由方解石构成的复眼,又分明有一道道智慧的光芒流淌出来,照耀着这方混沌的天地,向这片原始海洋输入和输出着无穷无尽的信息。

  整整三天三夜,三叶虫都一动不动。

  一些腕足动物、头足动物和腔肠动物在它的四周小心翼翼逡巡着,还以为它已经死了,迫不及待要吞噬它腐烂之后的身体组织。

  就在这时,海水波动,小动物们四散奔逃,却是一只披坚执锐的奇虾发现了它。

  奇虾是寒武纪大海中体型最大,习性最凶猛的肉食性生物之一,最大的奇虾体型能长到一米以上,比三叶虫都大上一轮。

  奇虾自然不害怕三叶虫,但平素两种海洋霸主都有足够的食物,也很少正面为敌。

  不过,一头奄奄一息,毫无还手之力的三叶虫,自然另当别论。

  奇虾摇晃柄眼,挥舞巨大的前肢和锋利的腹刺,朝垂死的三叶虫猛冲过来。

  这原本是一次十拿九稳的攻击,但志在必得的奇虾却扑了个空。

  它转过身,柄眼捕捉到了美轮美奂的一幕——在它身后混浊的海水中,三叶虫的躯壳渐渐变得晶莹剔透,直到彻底透明,又从透明中绽放出万千种绚烂的色彩,变成一道、两道、无数道彩虹,消散于整片海洋,整片天地。

  ……

  和三叶虫不同,古菌的生命可能只有短短一天。

  他们生活在更加古老的原始海洋深处,高温高压的火山口附近,无比极端的环境中。

  在短短一天内,他们就必须疯狂汲取海底火山喷射出来的营养物质和热量,制造聚合肽和蛋白,再疯狂分裂,以便将自己的生命信息遗传下去,在无穷无尽的变化中,发现最珍贵的可能性。

  每一秒钟都无比珍贵,每一次分裂都代表着一种新的可能性,甚至是亿万年后,某种全新族群能否进化成真正的“文明”。

  这枚甲烷杆菌,就在如此严酷,玄妙和神圣的环境中生活,思考,冥想,用尽每一秒钟的每一个0.1秒去思考。

  终于,当它感知到生命的躁动,信息的分裂和传播以及文明的起源,一刹那间,它散发出比海底火山爆发更耀眼的七色玄光,化作一圈圈彩虹的涟漪,消失了。

  ……

  不单单是这些世界。

  也不仅仅是和尚,将军,乞丐,穴居人,三叶虫和古菌。

  还有许许多多的世界,形形色色的身份,都像是被冥冥之中某种无形的羁绊牵引,同时生活,思考,冥想,修炼,觉悟,化虹,飞升。

  有的世界,他是荒淫无道的天子,醉生梦死几十年,一朝被叛军攻入皇城才获得顿悟和解脱。

  有的世界,他是一棵挺立山巅数千年的大树,千年无语,一朝飞升。

  有的世界,他是浮游生物,是花花草草,两栖类,是蛇,是蜥蜴,是恐龙,是穴居人,是杀死并吃掉穴居人的早期智人,是老街上的青石,是轻风明月……

  无穷世界,无穷彩虹,一道接着一道腾空而起,划破诸世界的壁障,飞升到了更高一个层次的世界,在那里聚拢到一起,带着全新的感悟、体会和道心的碎片,或者用古修世界的术语说,带着“几秒钟、几十年到几千年不等的道行”,重塑出一个全新的,纯真如赤子、强大如神魔的存在。

  现在,只剩下最后一个世界,最后一道彩虹。

  这也是沉浮于“虚拟数据海”中,被推演到极致,演化到最先进,产生最发达文明的一方世界。

  判断一个文明的进化程度,可以有很多种标准。

  往宏观说,这个文明是否能跳出自己的母星,向无尽宇宙进军。

  往微观说,这个文明是否发展出来类似“晶脑”的超级计算工具,能创造属于自己的虚拟世界,哪怕只是最简单的虚拟游戏。

  这一方世界里,自称“天海文明”的智慧生命们,就已经初步解析了恒星的奥秘,想方设法要利用恒星的能量展开宇宙探索,并且研发出了号称“超脑”的超级计算工具,能集中运算大量数据和信息,进行简单的虚拟推演了。

  “万小天,你又来了,开什么玩笑,四维空间跳跃是根本不可能的,还不快滚出去!”

  在“天海文明”最负盛名的“天海大学”,恒星研究所里,一个头发蓬乱的年轻人被导师赶出办公室,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随后,他耗费半年心血,写满了超空间跳跃公式的论文,也被丢了出来,“哗啦”散开,撒得遍地都是。

  “砰!”

  天海文明首屈一指的恒星研究专家的大门,在面前重重关上,碰了他一鼻子灰。

  走廊上的师兄和师姐们,面带讥讽,对他指指点点:

  “他就是万小天啊,那个整天正事不干,光想着超越空间的小疯子!”

  “听说他原本是系里的高材生,还不到二十岁就连续发表了七个关于恒星构成和运行规律的公式,是轰动一时的天才,才特招到我们这个最尖端的恒星研究所来,没想到他不知道发了什么疯,竟然舍弃大有前途的恒星研究不搞,去钻研什么超空间,辜负了导师的期望,荒废了自己的事业,几乎变成废人了。”

  “他已经连续三个月没有通过研究所里的考核,按规定,没资格继续待下去了,导师好心好意给他最后一次机会,结果他还是自暴自弃,沉迷于什么‘超空间公式’中不可自拔,浪费了无数宝贵资源,真是可怜又可恨,这下子,只能卷铺盖走人了!”

  学术圈子,并不纯净,为了经费、资源和实验室的使用时间,所有研究员都要你争我斗,万小天原本就锋芒太盛,最近又我行我素,疯疯癫癫,自然不受欢迎。

  不过,自从他立志探索超越空间乃至超越宇宙的奥妙,就有了无比的觉悟,并不将冷言冷语放在心上,却是紧咬嘴唇,默默拾捡着自己的论文和算稿。

  这时候,却有一双粗糙的大手伸过来,帮他一起收拾。

  自然不是恨不得他立刻走人的师兄师姐和导师们。

  而是恒星研究所里的清洁工,老李。

  一边收拾,一边对他露出天真而憨厚的笑容,甚至还饶有兴致地看着他的论文,清洁工老李表现得就好像真能看懂一样。

  四周的嗤笑声愈发响亮,所有人都忍俊不禁。

  因为这个清洁工老李,长着圆圆的脑袋和肥胖的身子,一副天生的蠢相,乃是一名有轻度智力障碍的残障人士。

  “看哪,老李能看懂万小天的算稿,他们倒是知音人!”

  不知谁这么说,又引来阵阵轻快的笑声,缓解了研究员们在浩瀚计算世界中的巨大压力。

  万小天皱了皱眉头,他自己不怕受窘,却不愿老李被人奚落——或许恒星研究所中所有人都看不起老李,甚至“看不见”老李,只把老李当成抽水马桶一样的工具,但他不同,他是个孤儿,在自幼长大的孤儿院里,有很多和老李一样,身患各种残疾的孩子,都是他的亲人。

  一看到老李,他就想到自己的兄弟姐妹们。

  某种程度上,他和老李“同是天涯沦落人”,都是恒星研究所里格格不入的异类。

  “老李,我们走。”

  万小天用最快速度收拾好了算稿和论文,冒着众人的讥笑,将满脸憨傻的老李推出了走廊。

  出了走廊,无处可去,心中茫然,反倒是老李把他拽进了厕所。

  厕所尽头,是一间小小的工具房,算是老李的“办公室”。

  别人都嫌弃老李腌臜,万小天在孤儿院里,却是再脏臭的场面都见过,也不在乎这么多,偶尔见老李可怜,还愿意来这里和他说两句话。

  “老李,我明天就要走啦!”

  见老李笑得像个两百斤重的孩子,全无半点烦恼的模样,万小天既羡慕又心疼,叹了口气道,“恐怕今后也没机会回来看你——他们不会让我进来的。”

  “为,为啥?”

  老李揣着个皮搋子,口齿不清地问,“为啥要走?”

  “还不是我的算稿,他们看不懂,都说是垃圾。”

  万小天抖了抖,旋即一笑,“算了,说了你也不懂,不说了。”

  “我懂,真的,你的算稿本来就是垃圾。”

  老李依旧憨笑着,但声音一下子清晰起来,“你想用超弦理论来推演整个宇宙的存在方式,进而找到三维和四维宇宙之间的缝隙,这原本不算是错,但你错误地选择了用来计算恒星结构和运行规律的‘密度云算法’,作为运行超弦理论的基础,那就好像要一颗一颗数清楚沙漠中全部沙子的数量,是根本不可能的,你的确在浪费自己的时间和所里的资源,不是垃圾是什么?

  “不过嘛,垃圾归垃圾,但你这个年轻人终归还有点儿异想天开的创意,不算完全没救,你有没有想过,将‘离散云算法’,引入到你的超空间公式里去呢?”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