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两百零七章 携剑入虫窟 回光照往昔

第两百零七章 携剑入虫窟 回光照往昔

  牧守山定了剑光在前,上去一拿,将之捉在手中,起手指一弹,剑身震动,不断发出清鸣,并化如流光一团,似只一放,就能飞去。他赞道:“过去万余载,此剑仍是不失灵性,感气而动,先人布置确实精巧。”

  感叹过后,他回头道:“诸位不妨拿去一观。”手指一松,任由那剑光夭矫而飞。

  张衍扫去一眼,神意引动之下,起法力将之裹住,拿来身前,感应片刻,又看了一眼那小界关口,若有所思道:“看来传闻不假,这里诸物果然可借外气供养,难怪可万年不朽,这么说来,那妖虫也果然也还是存活世上。”

  古时西洲修士留得这方通路,可不是为了让那妖虫上来,而是有其特殊目的。

  涵渊重水之下,此方宫阙便是那封禁妖虫的宝器所化,但任凭什么法器,万余年下来要是无人祭炼温养,或者施以封禁之术,那么便不朽坏,也必然不可遏制地衰败下去。

  针对此节,那些西洲修士便布置下了一个手段,让这宝器自妖虫身躯之上源源不断汲取生气灵机。一方面削弱那吞日青蝗,一方面借此供养宝器,只要这妖虫不死,这宝器便不会停下此等举动。

  可便是万年囚禁,这头天妖也还是不曾真正亡了,不难想见,其完满之时到底是何等实力,也难怪龙君姬无妄遍封天下众妖时,也也未曾前来招惹于它。

  张衍见识过龙君遗蜕,知晓这等妖物的厉害,不过既然溟沧派与别派相比,却是多了一桩优势,万余载与妖修争斗下来,不但神通法力多是克制此辈,还祭炼得有不少斩妖法宝。

  此回为确保成功,秦掌门还亲自出面言说了一番利害,请了北冥都天剑随行。要是对方确然不是他们几人可以对付的,那么大不了祭出此剑,一样可以达成目的。

  霍轩看了看上方,道:“此事若得了解。这涵渊重水可收了回去,我溟沧派不亚再得一件镇派之宝。”

  牧守山同意道:“这涵渊重水确实是好物,若落在专以精修水法的修士手中,威力可大至不可思议,只要法力驾驭得住。斗法时一气打了出来,怕是连守御真器也难以抵挡,恩师当年曾属意过此物,可惜并未能如愿。”

  张衍知他并没有夸大其词,莫看眼前重水极多,可是万余载前那些先贤花了偌大气力,以特殊法器,一滴滴聚敛而来的,方才他曾感应过,以自己现下这身法力。至多只能御使一捧之水。

  这可是连天妖都能镇压的重水,幸得此回这龙魂精魄在手,待此行事了,可一并卷走,不然至多只能取得少许回去。

  关瀛岳这时心下一动,到了一直不曾说话的吕钧阳身边,请教道:“吕真人,晚辈有个疑问,重水如此好物,为什么他派弟子不见来取?”

  吕钧阳并无不耐之色。平静言道:“便是洞天真人,若无行渡法器,想到此处,也极为不易。而此水过重,哪怕一滴,也可比拟五岳三山,是盛不入袖囊中的,修士只能以自身法力承托,你可试想一下。若是你行走坐卧,或与人斗法之际,时时背负如此重压,又会是怎么一副光景。”

  关瀛岳只是听着,都觉背上好像沉重了几分,看了一眼头顶之上,目光之中带有一丝敬畏,吁出一口气,拱手道:“多谢真人解惑。”

  牧守山在那边瞥了一眼,笑道:“你这小辈虽修水功,但火候不够,何时修炼到家了,再打此水主意不迟。”

  关瀛岳闻得此言,忙道:“真人教诲的是。”

  张衍在界关之前转有一圈之后,回言道:“诸位,这等事也是不急,可回来再做商量,稍候与三位真人与我一同入去小界平妖,两位师侄就先留在此处,以为策应。”

  关瀛岳和周娴儿忙是躬身领命。

  张衍伸手入袖,拿出五枚光滑如丸的金珠出来,起手一抛,除自己手中留有一枚外,余下皆是送了出去。

  他郑重言道:“请诸位把此珠携在身侧,此涉及我辈能否顺利回返,千万莫要损毁或是遗失了。”

  这两界关进去容易,出来却难。要是事先不做好筹谋,贸然到了里间,寻不得出路,那可要那妖虫一般被封在里间了。

  此珠名为显冥珠,乃是一种名为潮烟蚌的妖物体内所孕,每到月满之时,其就会上来吞吐精气,收集灵机。每当蚌开之时,就有烟雾腾空,发潮涌之声,如月华澄澈,便结明珠,待千年之后,就可凝化六珠出来。

  此珠有一桩神异,佩戴相同宝珠之人,无论分去多远,哪怕两界相隔,互相之间也能有所感应,若是相距不远,甚至还可借此查看彼此行踪,而对洞天修士来说,只要有一丝灵机牵挂,感应之下,自然能遁返回来,却不怕再失落此间。

  四人在此稍作调息之后,对那道人遗蜕拜了一拜,就逐一往界关之中迈步进去。

  等其等身影都是消失之后,周娴儿好奇问道:“小师叔可知,众位真人降伏这头天妖到底是用来做什么?”

  关瀛岳摇头道:“门中自有定计,师侄就不要多问了。”

  他虽是齐云天弟子,但溟沧派所谋大计,却也不是他可以知晓的,此来一是为增广见闻,二是作为携珠之人在此等候,好助张衍等人出入。

  自然,此行出动有四位洞天真人,门中也不会全然把这等大事托付在两个后辈身上,最后一没显冥珠仍是寄放门中,用以防备意外。

  张衍跨过界门之后,发现自身来到了一座高敞洞窟之内,周围石色暗红,暗泛金色,好若铜铁之质,上方则是豁开了一个大洞,不知通向何处。

  那卷玉册之上只是详写了界外布置,对界内如何,却是未提及只言片语,故他也不急着动作,只是先做观察,发现这里灵机几乎稀薄至几乎无有,心中顿时有数,一旦与那青蝗正面撞上的话,若未能一气灭杀,想恢复法力却是不易。

  在此等了一会儿,却迟迟不见三人到来,他忖道:“看来是此中还有布置,我几人未必会出现在一处。”

  好在入此之前就曾考虑这种可能,借那显冥珠稍作感应,却讶然发现,彼此之间相距极遥,想要聚集一处,至少数日之功。

  既是如此,他也并不急着汇合,而是决定先探看一番周围情形。

  神意一动,一道剑光自他眉心之中飞出,随后化作无数光虹,往四面八方飞去,足足有半个时辰之后,才算是将此处探了个明白。

  他正身处在一座雄山之内,而山腹之中,这等洞窟密密麻麻遍布四处,好如蜂巢一般,几乎即将的山脉都是挖空了,明显可见是遭外力侵蚀至此。

  这时他神情略动,却是那剑光又有发现,掐诀使了一个五行遁法,霎时遁入地底之下,数十呼吸后,他落在一处地窟之内,目光不由微微一闪。

  这里却是趴着一条身如白象的大虫,身长十丈,高也有三丈,头包鼓起,颈覆甲壳,身下一排短触,尾扣入土,浑身洁白如玉,无毛无须,不过此刻没有任何生机,当是死去已久,想来这山中孔巢就是这怪虫弄出来的。

  张衍微微一思,“看其形貌,这当是那象虫了。”

  象虫与朱烛虫一般,同为吞日青蝗后裔,不过能在此见得还令他有些意外,转念下来,暗忖道:“这么说来,此处封禁得可不止吞日青蝗这一头妖物,很可能连其血裔后辈也是一并被镇在此间了。”

  吞日青蝗可不是什么孤家寡人,后裔极多,当时可是遍布南崖洲,便是现在洲中许多毒虫,多多少少也与它有些关联,当时西洲修士与他斗战时,不止需对付它一个,还需同时面对那铺天盖地的异虫。

  不过这对他而言也非是一桩坏事,这些上古妖虫身躯,算得上是不错宝材,取了回去,也能炼化为宝器。

  他把袖一抖,但闻哗哗声响,一道滔滔水光冲出,就将之卷入了进去。只是挪去此虫后,见原来其趴伏之处,却是露出一面光洁平整的大石,他看了一眼,讶道:“回光石?”

  修道人通常所用玉简,有不少就是用此种石玉琢磨而成,除去传法,还可将自身心念记忆和过往经历渡入其中。

  张衍一转念,此虫趴在这块石上,显然有什么要事欲告诉同类知晓,便道:“也罢,就看看你当日到底留了何等景象在此。”

  他目光看去,那大石便从土坑之中漂浮起来,一弹指,一道灵光射入其中。

  过得片刻,其上泛起亮光,就现出一个模糊人影来,能够辨认出是一名宽袍大袖的道人,身周不远处却围有十来只象虫,个个如山峦大小,此人似是毫不将其放在心上,漫不经心伸出手一抓,似有淡淡烟气飞入他手,所有象虫俱是瘫伏在地,过不一会儿,就纷纷死去。

  那道人漫不经心做完此事后,似察觉到了什么目标,化一道遁光就腾空飞去。

  光华一黯,这景象到此便就中断,石板之上,再无任何动静。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