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两百六十五章 无方无界周天同

第两百六十五章 无方无界周天同

  谭定仙正主持大阵,见那水河将将到来,忙举玉槌连连敲动了数个牌符,阵图之外光华顿又明盛了几分。www/xshuotxt/com

  须臾,那玄水如瀑布一般自上冲下,很快与那金光云霞对撞在了一处,两边彼此挤压,各不相让。

  然而虽是挡住,但随着对面水势越来越大,将阵图包围在里,阵气也是被迫收缩,很快就不及原先一半了念念不忘,腹黑老公太难缠。

  他见势不好,把手中铜钟一晃,阵图之中浮出一只只铜盏,上浮阴阳孪火,下有柔水刚山承托,芯为通心之草。本来盏中火势微微,随他施法,逐渐炽盛,好似往阵机之中填加入了莫大助力,光华又稍稍撑开一些,这才稳住了局面。

  亢正真人此刻已无心去理会阵前之事,只想着如何护住神木,进而保全东华洲陆。

  宿衡殿主想了想,站出来道:“小侄以为,这和当是溟沧派使了什么手段,借用了那吞日青蝗的躯壳而已,否则纵然我等齐上,也难敌此妖,又何必去啃咬那大蟠木?”

  亢正点点头,但他也知,就算只有天妖躯壳,一样不好对付,便望向肖凌云道:“肖掌门,这妖蝗该当用何物了断?”

  肖凌云仔细考虑过后,稽首回言道:“道友勿怪,此刻还无从知晓,需有人上去攻袭一二手,方能判别。”

  宿衡殿主又献计道:“真人,虽那道悬空水河难过。但各派门下在门中皆有人坐守,不如请了他们出来试着出手,若能就此解决。那是最好,也免得我辈大费周折。”

  亢正真人听到这里,不觉颌首,目光往几家修士看去。

  肖凌云忙道:“我这便设法通传门中。”

  元阳派亡了掌门屈如意,眼下还未曾选出掌门,诸事暂有傅真人做主,因此事关系到东华洲安危。她自认责无旁贷,想了想。对卜经宿言道;“卜长老,有那天河阻路,怕是飞书难回,你这处可有通灵玉璧。我好知会门中。”

  卜经宿道:“自是有的,道友请随我来。”

  商恕霆比谁都着紧这株神木,沉声言道:“我与几位同去。”

  元阳派明璧山中,乔正道因成就洞天未久,又与屈如意一般,修得那一人之法,自身潜力极大,为怕他折损在战阵之上,是以此次他山中来看护门户。

  他心性沉稳。知晓自家职责是在此,不可擅离,是以任凭外间如何翻天覆地。也都不去多管,只是在洞府之中潜心修行。

  这时有一童子叩门来报:“真人,照影玉璧上有动静。”

  乔正道言一声知晓,起身转去了偏殿,在一块通灵玉璧前站定,起袖一拂。傅真人身影就这里显现出来,后者将事机说与他知。最后又叮嘱了几句小心之语,便就退去,

  乔正道思忖道:“既是天妖,想来身躯坚韧,想来唯有杀伐真器能够降伏,看来只有去剑殿相请两位真人出面了。”

  这一回屈如意出外,几乎把所有法宝都是携了出去,但其身死之后,大元、正心二剑又是重回了山门。

  好在眼下乃非常之时,屈如意去后,乔正道又隐隐有接替掌门之势,细说了原委之后,两剑方才愿跟随。

  他持剑出得山门,起得全力飞遁,一路往大蟠树所在方向而去。

  无有多久,他便到得树前,却见一名道人正使动雷芒疾剑攻袭那那妖蝗身躯,但战果却是寥寥,妖虫几无损伤,对他更是不闻不问,只是在那里啃咬树干。

  他认得此是太昊门中叶真人,上前打过招呼,便也祭得两剑出来,上前劈斩,只是两剑落下,只在妖虫背上斩出了两道印痕,不觉吃惊异常[穿越]鱼干女与口口日常。

  那明神剑一晃,变作一个道人,言道:“乔真人,此前我等与那北冥剑相拼,剑锋有些折损,而你未曾将我二人祭炼过,却是难以使出我辈本事来,怕是斩上百次千次,也奈何不了此物。”

  乔正道沉声道:“百次千次不成,那便千次万次,总不能置之不理。”

  明神剑叹一声,道:“随得你吧。”

  过去不一会儿,南华派辛真人也是乘赤鹰而至,只是他门中法宝尽被带走了,眼下只能依靠自身法力,三人围着那妖蝗百般使力,却也奈何不了它。

  大约半刻之后,忽然有一道光虹自西南方向遥遥飞来。

  三人感觉到来人不善,各是停下手来,露出警惕之色。

  那光虹一至近前,便就停下,自里走出来一名长身玉立,英姿俊健的年轻道人,他对下方望了一眼,道:“既然人已齐全了,你们也可留下了。”

  “戚宏禅?”

  三人骇然发现,这位平都教掌门气机之强盛,远远超过他们三人,看这模样,竟似已是炼就了元胎之境,顿时大感不妙。

  若是当真如他们所料,就算三人合力,也不可能斗得过此人。

  乔正道当机立断言道:“两位真人速撤,我来阻他。”他一扬手,两道剑光便同时飞出。

  戚宏禅见两道杀伐剑器袭来,神情也是认真了几分,一挥袖,一幢华盖飞出,护定身躯,同时伸手一指,就有烈火怒焰轰轰落下,看去方在指尖之前,可陡然间便到了乔正道近处,仿似一下跨过了两人之间所有距离。

  乔正道不觉一惊,此时想要躲闪都是不能,只得祭出护身之宝,放一道毫光出来裹住身躯,然而被焰火一撞,却是被震得神魂摇颤,几欲跌落云头。

  他不由心下一沉,知是凭自家本事,根本无法与元胎修士较量。

  这时天中飞来一道青光,却是将他遮护在内,耳畔同时有声音传来,道:“乔真人勿慌,有这大蟠树在,他却伤不得我等分毫。”

  他回头一看,见叶真人正掐拿法诀,那青光就是自大木之上引动而来,只是此光只得遮护数里方圆,看去似又不能挪动。

  戚宏禅见他们如此,笑了一笑,却也不再出手。

  三人待在这里,也就无法去攻袭那妖蝗了,那他来此目的已经达到,等那株神木一坏,这三人是生是死,也无关紧要了。

  冥泉宗中,鲜于长老望得这番景象,言道:“掌门,看来玉霄一方有些支撑不住,我如今与他也算气数相连,可要施援?”

  梁循义道:“玉霄派可不止这些本事,不必去管,我辈只要对付那少清派即可。”

  转目看向少清派方向,在虚象源源不断攻袭之下,少清派那“天心绝悦”之术已快阻拦不住了。

  这时他忽然想到了一事,问道;“那处灵穴可是着人看稳了?”

  鲜于长老言道:“有两位道友在那处看顾,当无问题校园风云之狂少崛起。”

  梁循义沉吟一下,道:“不够,有这些虚象在,我六宗可少得许多死伤,你亲自去一回,勿要看牢,不可出得任何意外。”

  鲜于长老一怔,道:“掌门,我若去了,掌门这处……”

  以少清派的脾气,或许不待山门大阵被破就会提前杀了出来,这群剑修可并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此次他们虽是集合六派之力,但不敢有任何小视,少得任何一名修士都有可能导致力量有所不足,更何况一次少去三人。

  梁循义言道:“岳轩霄不好对付,他若出来,我需全神应付,顾不得身外之事,若是此刻还真观濮玄升奔着那灵穴而去,只两人未必挡得住。”

  鲜于长老退后一步,躬身言道:“谨遵谕令。”

  补天阁阵图之内,亢正真人察觉身上气机似越来越是沉重,这是气数渐渐被削去的征兆。

  他脸色不由沉了下来,他们诸派在这里与溟沧派纠缠,看似气势如虹,但还不知道要用多久才能打破那山门大阵。

  而三派修士在大蟠树下被逼得不能动作,无人可救不说,连各家山门也是变得空虚异常,局面若再败坏下去,那就要不战而亡了。

  现下唯有一个办法,就是打破天河阻碍,他们便好以法宝相援助,就是那妖虫,也能遣人回去对付,就是退路,也可一并打通,只是这个代价……

  他沉吟一下,一指后方,道:“谭掌门,情势危急,请你动用那门玄法,破了这道阻路天河。”

  谭掌门身躯一震,道:“可是真人,这,若是……”

  亢正真人沉声道:“我知道后果如何,但若不挽回大蟠木,下来之事也无从谈起。”

  他所言之术,乃是补天阁手持最后一门玄术,名曰“无方无界,周宇同天”,此术威能极宏,但却不分彼我,放出之后,任何搅乱方位,定拿灵机,纳藏虚空之术都会被一并打散,甚至连先前那“方圆不动”和“天外元天”都会一齐被破了去。

  尤其厉害的是,甚至连山门大阵,九洲小界以及那修士开辟的洞天都有可能在此术之下崩溃瓦解。

  谭定仙沉默下来,许久之后,他终是点头。

  肖凌云惊道:“慢来,各家小界洞天之中躲藏有不少弟子门人,可要先转迁了出来?”

  小界洞天若崩,不是洞天真人,那可是万无幸理。

  亢正真人道:“来不及了,门人弟子亡故,还可再招,若是神木倒了,东华不存,我等气数不再,立便要应术而亡,孰轻孰重,诸位自择!”

  众人听他这么一说,便都是不吭声了。

  亢正真人又关照道:“着人通传一声灵门六派,莫要稍候发动之时,怪我不曾知会于他。”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