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二十七章 蛮灵安知神通变

第二十七章 蛮灵安知神通变

  山海界中从未出现过飞剑这般物事,蔽白山中这些妖魔自然也不会认得,但一见那剑光袭来,本能察觉到了一股绝大危险到来,纷纷放出血气屏障或是神通之术守御自身。

  而许多无甚神通的小妖却是无有能力抵挡,在这泼雨一般的剑光之下,不是被当空斩成数段,就是被钉死在了地表之上。

  唯有那天中盘旋的灭明鸟见得情况危急,齐声戾叫,借着山峰之上那些气血纹图之助,却是将百万同族的气血牵连到了一处,霎时血光蒸腾升起,将大半剑光抵御在外,虽有不少仍是穿入进来,但却也将伤亡减少到了最小。

  当年东荒神国三名大祭公正是靠了这纹图,将数十万玄士与自身气血合为一体,调动起来足可掀动天地的庞大灵机,将三氏屡屡击败,最后不得不狼狈退走。

  不过灭明鸟一部得了这个教训,是以把气血纹图拓了来,将之为化己用。

  天中斩落剑光足足持续半刻有余,才渐渐变得稀少起来。

  而蔽白山各处峰头之上,却是哀鸿一片,除了灭明鸟部族之外,古妖之下的妖魔大半阵亡,满山遍野碎烂骨肉与残破鳞甲,与污血搅和在了一起,闻来腥气冲天。

  便是那些古妖大圣,也同样被剑光折腾得狼狈不堪,只这一轮攻袭,就有七人被当场斩杀剑下,而余下之人,也是个个带伤,总算都是皮糙肉厚之辈,只要不是在瞬时之间被夺去性命,靠着血气之力,所受伤势倒也不难在短时之间内恢复来。

  可关键场中不单单还有剑光,还有无数血魄魔头,此刻立时抓住机会上来撕咬,顿又有数头古妖受创之下猝不及防,惨死当场。

  大公子神情一变。他已是意识到,不可再放任局势这般展下去了。

  要是似方才那般攻势再来上数,那些天外修士根本不必要现身,就可把他们这边所有人都全数杀绝。必得设法破局才是。

  他大声喝道:“煜齐,你带领诸位妖圣,上去将这天上洲6给我打碎了。”

  煜齐心下一沉,这分明是要消耗他手中的实力,不过有青璎大圣在背后。他也无力反抗,只得泄似的怒吼一声,道:“所有妖圣随我来。”

  他往天一跃,顿时变化为一头浑身毛羽金青,尾拖七彩长翎的妖鸟,身侧八对翅翼一起展开,乘风而起,他麾下妖圣也是一个个大吼出声,现出原身,跟随他纵跃入空。

  “是齐君子出手了。”

  蔽白山中余下数十位古妖见灭明鸟一族遣出了其族中妖圣参战,顿时士气大振,也是一同往补天阁方向冲来。

  大公子看向上方,心下暗道:“这如许多人上去,却不信无法逼得那些天外修士出来应战。”

  他先前之所以不令众妖如此做,那是因为两方对阵,在摸不透对手底细的前提下,从无哪个人会什么试探都不做,上来就把全部力量压上的,而且这等命令随便来一个人都可下达。却是显不出他的重要之处。

  可惜局面变化委实太快,这群天外修士的能耐着实过他的想象,交战至今还不到半个时辰,连半个人影都没见到。就已是打得他们伤亡惨重,故不得选择这下策,把手中大半力量压了上去。

  张衍看着冲来众妖,淡然一笑,道:“早便该如此做了,”

  补天阵图再是如何坚稳。在数十名古妖联手攻击之下,也不可能挡得住多长时间。

  除非他亲自下场,主持大阵。

  不过被动守御永远不是上策,何况对面阵中还有一个青璎大圣还未现身,他需要看住的便是此妖,其余妖魔都不必理会。

  孟真人上前一步,以问询语气道:“殿主?”

  张衍过身来,颌道:“诸位真人各凭手段就是。”

  殿中所有洞天真人打个稽,便乘动清光,从补天阵图之内飞遁而出,在飘渺云空之上分散而立。

  每一人都是身裹飘渺气云,各色法宝护身,望去灵光彩虹映照天穹,一个个飘逸出尘,风姿神采卓然似仙。

  公佥造、公子佑以及墨独三人此时也是跟着众真出得阵图,把躯内血气一放,各自把通玄之身显了出来。

  大公子见阵图中人果然被自己逼了出来,神情稍稍振奋了一些,再看了几眼,见那些天外修士与所来玄士加起来,也不过三十上下,数目比自己想象少得太多,不由得几分信心。

  他吩咐左右道:“稍候斗战必是激烈,你等都要小心了。”

  他手下之人都是凛然称是,或许之前他们还不把来敌放在眼中,可现下完全放弃了这等想法。

  只从方才那些莫测手段上就可看出,便知这些天外修士绝不是好相与的。

  煜齐振翅上天之后,虽是冲在最前,可他也不想上去送死,暗中鼓动血气,使了一个“跃离之变”,翅翼挥舞之间,有烟波幻色。灿烂云霞生出,身上更有细小碎电闪动,身影虚实不定,看去像是在左,又似在右。

  寻常妖物若是气血积蓄足够,成就古妖,自然而然会得来一门神通。

  但灭明鸟乃是妖祖血脉,与绝大多数荒妖不同,一跃入得古妖之境后,所能掌御得神通至少也是两种,少数血气浓郁之辈,甚至可能得有数种,再加上自身所具备的无穷潜力,完全不是其余妖魔可比。

  九洲修士阵中,荀怀英看到这头拥有华丽毛羽的妖鸟冲来,上得前去,对孟至德、婴春秋二人打一个稽,道:“两位真人,可否将此妖交由弟子?”

  孟、婴二人传音几句,便点头允准。

  荀怀英再是一礼,把衣袖一振,就把一道剑光祭起,往前方斩落下去。

  煜齐似是不及躲避,顿被这剑光斩中,然而他身影却似泡影一般破碎,显然这并非是他真身,然而那剑光变化也不止此,倏尔一跳,在这一刹那间又跃遁出去,斩落在那看去空无一物的虚处。

  忽然一声凄叫传出,那妖鸟身影浮现而出,只是左侧几只翅翼被斩去一段,半边身躯都是鲜血淋漓,它把身一抖,瞬息之间从原地消失,居然已是凭空遁走。

  荀怀英锐利目光一扫,立时找准了其下落,剑光一长,直往万里之外某一处地界杀去。

  大公子在下方看得真切,暗骂了一声,他是知晓的,煜齐手段绝不止这么些,而适才受得那些伤势也并不算重,只消血气一涌,便可复原,此刻退走,分明是不想出力。

  此时上得天穹的古妖在自身血气冲涌之下,除了少数几个,大多都是斗志昂扬,胸中战意飞腾,一路嘶叫咆哮,加快度向着自家找准的对手冲去。

  孙至言出了阵图后,并不似其余真人般站立不动,而是纵起遁光,行至最前方,他冷笑看着冲来妖魔,把法力一转,顿化一团庞大气海,囊天盖地,横绝天宇,内中重水飘悬,雷行电奔。

  因山海界中灵机勃盛,天地束缚更小,这一放出法相,顿时铺展出去数万里,将过来的四头古妖一下裹入进去。

  这几头古妖绝大多数不过百丈、千丈大小,冲入法气之中后,完全掀不起什么风浪来,不过几个呼吸,就被无数重水打得被筋断骨折,再被无数雷光一劈,血气不断被消,不过十数呼吸之后,就已是化作飞灰。

  本来后面还有几头古妖朝此冲来,见得这一幕,哪还敢上来招惹,皆是远远避开了他,向着两边散开,另去找寻对手。

  墨独看得心头震动,他完全没有想到,当日与自己对阵的这位孙真人竟然如此了得,这数头古妖若攻打申方国,足可屠城灭国,未想在这里简简单单就被杀死。

  朝着陶真人这处冲来的乃是一头妖蜻,不过望见陶真人背后法相之中无数蛟龙天鹤,更有阴阳两气盘旋,似是十分忌惮,到了近处,却又迟疑不前。

  陶真人笑了一笑,将“源纲走兽图”拿出展开,轻轻一抹,一只晶莹剔透的蟾蜍跃了出来,只一口灵气吸入腹中,就以肉眼可见的度膨胀起来,未有多久,就变得万丈高下,肚腹一鼓一落,竟引得风云呼啸。

  那妖蜻立生惧意,自忖不对对手,膜翼一扇,竟是往后遁逃,

  陶真人把精囚壶往天中一祭,数条蛟龙飞遁出来,化作锁链落下,哗啦啦一声响,已是将他锁住,还不待其施展出什么神通来,身形便被扯入壶中。

  便是修为相同的两名修士斗法,一方如没有护身法宝,也只能不断游走缠斗找寻胜机,这么直挺挺地冲上来,只能是任人宰割。

  与此同时,九洲各派洞天真人也是各自施展神通手段,冲来古妖或被擒捉,或被斩杀,数目在不断减去。

  尽管这些妖魔也是竭力拼杀,奈何手段太过单一,自身神通又早血魄魔头侵袭之时暴露了出来,怎么努力都是无济于事。

  大公子神情难看无比,他哪里想得到这些天外修士战力这般强横,若是任由这些外族妖圣被全数杀死,那么剩下之人也不可能挡得住其等,此刻却由不得他不动了,心下一狠,嘶声道:“所有族人听命,随我上前冲杀,屠尽此辈!”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