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三十七章 借势摧敌消元机

第三十七章 借势摧敌消元机

  纪宴公与那少年尽管还未真正交手,然而那气机暴动之下,其治下诸界已是一座座开始崩塌。??

  乙道人感应许久,欣喜言道:“甚好,方才那化身当已跃入了赤鼠妖正身所在元气之海中,两者如今正在激斗之中。无论哪方输赢,都是有利于我。”

  旦易道:“那化身方才有成,未必见得是正身对手,道友以为,我等是现下就出手,还是再等上一等?”

  虽然所有谋划三人都有参与,不过具体布置却是以乙道人为主,如今事成,却无有任何疏漏,故此刻也是想听一听他的判断。

  乙道人考虑片刻,道:“以乙某之见,双方正纠缠不休,每时每刻都需耗去海量元气,我等不如就在此候着,待那化身势弱之时再上前不急。”

  旦易想了一想,又转过来,问道:“张道友之意呢?

  张衍心下一转,乙道人先前安排都不错,但这个时候却稍显保守了,不过这也是其人风格,喜欢谋而后动,有了较大把握之后才肯上阵,可他以为,这个时候却是不能坐看,而是要主动出击。

  他抬目言道:“贫道以为,这个时候当压迫上去,不能任由那赤鼠妖与化身放对。”

  旦易认真问道:“敢问道友,理由为何?”

  张衍言道:“若是那赤鼠妖只是一人,那么今次只一个分身作乱,或许其就已是焦头烂额了,可两位莫忘了,它后面还有先天妖魔,指不定会给他什么克制分身的手段,此前这妖物还一直在四处侵略,丝毫不顾及化身数目,其敢如此做,不定就有什么倚仗,而我等要是坐看不理,这化身被平灭,那就再想顺利斩杀此妖,便无有那么容易了。”

  旦易认为此话也有道理,再与乙道人商议几句,又问道:“那张道友之意,我等现下便就杀了出去么?”

  张衍道:“无需如此,两位知晓,贫道可算定同辈正身之所在,待我稍候施法,其必有感,为不使贫道挨近,斩杀他元气之源,必是要设法避开,如此就可分它心思,叫它尾难顾。”

  旦易与乙道人都是点头不已。此策既不用立刻杀了出去,却又能牵扯住那赤鼠妖大部分精力,令其不敢有丝毫放松,确实是一个上策。不过他们都能看出,这里面其实还却有一个问题。

  旦易抬头看来,郑重问道:“张道友,这般施为,却需耗损你不少元气,一旦迁延长久,恐非是好事,道友可有把握么?”

  他们也知道,两名真阳修士交手,主动追击的一方所耗却是要大过对手,要是张衍在此过程中元气大损,那么今次之举,就有可能少得一个战力。

  张衍从容言道:“无妨,贫道先前已是看过,若只论元气,此妖先前耗损法元气已是极多,方才又欲斩杀那化身,只是片刻之间,又多了数十化身出来,此辈都在与他争抢元气,若无至宝傍身,其绝无可能反转局面,便真有什么不妥,贫道也会及时告知,两位放心就是。”

  旦易抬手一揖,道:“那就有劳道友了。”

  三人方才都是在神意之中说话,故是看去交言许久,其实外间不过一瞬而已。

  此刻议定,就各自退出。

  张衍目光一凝,便把秘法运起,顷刻就感得那赤鼠妖正身所在。

  修士自成就真阳之后,同辈之间就好如背道相行,但需知道,此境凌越过去未来之上,并不存在所谓远近距离的分别,一瞬间就可跨越万千界空,故这里是指心念神意之远,可以是天涯之别,也可以是咫尺之隔。此刻他这里一动,要是赤鼠妖没有回避,那么顷刻就可携大势杀入其元气之海中!

  到时就是纯粹的元气比拼了,而且有了他若先站住了脚,那么旦易与乙道人二人也可以紧随其后杀至,到得那时,此妖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翻身了。

  纪宴公这边仍在是与化身相争,他一挥袖,一道金光去,那少年一个躲闪不及,顷刻之间,半边身躯就被震散,但是下一刻,其又复还完整。

  这是因为对方与他本是同源,在这里无论被杀多少次,一点阳火不灭,元气不尽,就无法杀死,唯有将之驱赶出去,方才可以达到目的。

  其实他暗地里的确是暗藏了一手的,那非是什么至宝,而是先天妖魔传授给他的一个秘法,专以用来驱杀化身,但是要用了起来,却不是一蹴而就,需要有所准备,故缠战许久,他还未来得及动。

  只是就在这个是时候,他忽然感觉到自身被一股气机盯上了,不由心头一震,顿时骇惧惊怒无比,暗道:“这是如何一回事?到底是谁人要谋我?怎可能这般容易就找寻到我正身所在?”

  通常真阳修士要对另一位同辈不利时,只有动念找寻敌方正身之地,但那另一人生出感应后,自会起意相阻,这里面就涉及到神意元气之比拼了,直到一方承受不住为止

  但这是一个长久过程,且杀敌一千,自损八百,胜者也未必能好到哪里去,真阳同辈之间,除非以众凌寡,否则哪怕深仇大恨,没有机会之前,也不会轻易交手,。

  可他能察觉出来,来者明明来者只是一个,居然这么快就找到了自身,定是别有原由。但此刻他已无暇去顾忌其中的不合常理之处,只知道若不加以回避,那对方下一刻就会杀到这里。

  哪怕是亲近友人,他亦不会让其入得自身元气大海之中,因为这是自身根本所在,立道之基,是以他只好暂且放下对分身的压制,分神应对。

  那少年虽在与正身相争,可始终被压着打,这刻忽然觉得轻松了许多,他也不去想缘由,立自元气之海中拼命索取元气,不过他很快现,之所以有这等情形出现,并非是正身不济,而似是被什么牵制住了。

  联想到那些外敌,他哪还不知道原因,有了这个现之后,他不但不忧,反而欣喜若狂,只要诛杀了正身,那么自己就可占据了这片元气之海,真正成为一名真阳大修,而不再是某人化身了,这也是他生诞出来的意义所在,在没有达成这个目的之前,其余一切都不用在乎,也不用去想。故他毫不犹豫就调运起滔天法力,形若卷潮之势,就朝着正身所在压了过去。

  纪宴公却是不敢任由其着身,赶忙化起法力抵挡。他要是一个不慎被轰破法身,虽转瞬又可复回,可张衍就有可能在这个时候跃入进来。

  只是他一边要回避那气机感应,一边还要应付化身进攻,几个回合下来,也是略微显得有些狼狈。

  他心头暗怒不已,明知化身留在这里越久,就越是难以驱逐,可心下寻思半天,却也没有解决办法,说到底,张衍等三人所布之局若是这么容易可以破开,那也不用筹谋如此之久了。

  与之截然不同的是,张衍这边,却是游刃有余,而且面上颇显轻松,他元气远胜此妖,又几乎没有化身负担,主动权完全掌握在他手中,

  他的目的不是要立刻侵入进去,而是尽可能消耗其元气,并设法逼出此妖暗藏手段。当看到那化身占据上风时,就会稍稍放松一些,容其运势反击,要是化身被压倒,他就又加几分力上去,总是让两方保持平衡,让其等可以继续纠缠下去。

  纪宴公与少年激战了不知道多久之后,觉得这般下去不是办法,他传言道:“你也是看见了,你我不解决外敌,那永无法分出胜负,到得元气枯竭,我逃脱不了,你亦没有活路。”

  少年不屑言道:“我不会与你联手,情愿与你同归于尽,你若有心保全性命,那就把一切都交予我。”

  纪宴公听了,神情更显阴沉,虽以化身为主之后,从道理上说还是同一人,可因情志意识却是不同,实际就是他不复存在了,他辛苦修持到今时这等境,又怎可轻易舍弃自我?

  他心思一转,忖道:“这般看来,只能动用那法门了,虽只能缓解一时,可总好过纠缠下去。”

  他把手一张,以意凝注,霎时天上有一枚玉镜由虚化实,随后就化一道烈光照了下来,那少年猝不及防,或者说不屑躲避,霎时又被轰散,但这一次,却是没有如此前一般立刻回复原来模样。

  纪宴公这是将先天妖魔所授之法拿了出来,按照原来正路,将化身轰散之后,再以法力镇压,随后驱逐出去,就可在施法外斩杀,可在有外扰的情形下,仓促之间,他只能做得第一步,以求缓得一口气。

  张衍立刻察觉到这里变动,此妖既能镇压得分身一次,想必此后也能重复施为,也就是说,这方面威胁暂且可以忽略了,此妖下来可能会专心一意逃脱,这般他所耗用的元气将会更多,他意识到是是时候动手了,于是开口道:“两位道友,时机已到,请随贫道一同,斩杀此妖!”

  …………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