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四十七章 法合一界同运力

第四十七章 法合一界同运力

  张衍思索过后,发现这金莲虽是生诞出来,可仍在源源不断汲取元气灵机,不仅是其自身,还是那底下莫大水湖也是如此,因为这两者本是一体。

  他言道:“此宝长久存驻在此,或会对道友有所妨碍。”

  乙道人也是感觉到了,他倒不是怕收取元气灵机,要是这里不够,身为真阳,他大可从其余诸界之中调拨过来,总能供其所用。他担忧的是此宝根植在这里长久,到时候要想毫无损伤的分开,可就有些难了。

  要这是一处寻常界天,就算撤了也无关系,可这里是他心血所系,却不可随意舍弃,而金莲是合两人之力好不容易才观想出来的,当然也不可能挪去。

  他想了想,道:“现下不宜轻动,否则恐要前功尽弃,只有等到旦易道友回来再言了。”

  张衍一想,道:“贫道这里有一办法,我这里有一法宝,名唤‘鉴元表华连真碑’,可以理天地之机蕴,汇虚空之精藏,只要令元气于诸界游走不顿,如此这宝物便不会在附此间了。”

  乙道人神情一喜,打个稽首,道:“不想道友还有这等宝物,乙某在此多谢了。”

  张衍道一声无碍。

  乙道人一拿气机,将自身万界之转尽展面前,便道:“请道友施为。”

  不过这里除了这处本界之外,其余界天并无任何生灵存在,这是因为他早在百万年前,就准备应对那先天妖魔的征讨,故而刻意如此维持,以免到时束手束脚。

  张衍只是翻掌之间,将那连真碑祭动,霎时将万界元气都是拨动起来,如鱼之游,如珠而转,原来万界灵机都是有固定落处,如今似被一只无形之手搅动起来,好似沉静池潭变成了相互流经的活水。

  金莲虽还是收取外气,可因也断了彼此之间的牵扯,便继续下去,也不会再着落在这里了。

  乙道人见此宝一出,诸天灵机都是被沟通了起来,何处要增,何处要减,都在主持之人一念之间,不由暗自赞叹,这宝物虽不能用来斗战,但用来辅助修行,乃是梳理万界,却是最好不过。

  他心中对张衍师传来历,却也更是好奇,只是前次识忆主动封藏,故此时也只是心思略转,便就不再去多想了。

  张衍一念催动之后,便令得连真碑自行在那里运转,只是这时他又有一些发现,金莲之内一百零八界天之内也渐有灵机孕育而生,不难看出,待积蓄到一定时候,只要此宝愿意,那么里间亦可有生灵诞出,说明此这朵莲花仍是在生长之时,还未到最终长成之日。

  处理了此事之后,二人还需等待旦易归来,只是这里也不可忽略,这莲花威能不小,那知会否生出什么变动,故二人都是选择在此坐观。有弦空之阵在,不怕元气外泄,这里其实也算一处好地界。

  张衍在把元气稍作恢复之后,就坐定下来,下来便在那神意之中,将那撤去未久的界天再度观想出来。

  前次在塑造此界时,花费了不少气力,这一次却是顺畅许多。这时他又抽隙往第一处界天观去,那里禁阵差不多已是布好,不过各处生灵没了外部威胁,却是起了内乱,不过这是自行演化中的一部分,是不可避免的,生灵之间的争斗,才是那不断前行的推力,故他并没有去多加干涉。

  在金莲如鲸吞一般吸取元气灵机有半载之后,终是缓缓收敛了几分,此后便一直维持在一个限度之上。

  直到某一日,两人心下先后有所感应,俱是从定中出来,往天中看去。

  却见那里云幕大分,虚空洞开,旦易自天外渡空而来,见了两人,飘落下来,抬手一礼,道:“有劳两位道友等候了。”

  两人也是还得一礼。

  乙道人踏出半步,关心问道:“道友此去,结果如何?”

  旦易露出一丝笑容,言道:“四位道友已是同意,愿与我一同合力共演这秘法。”

  上次摩苍等人之所以回绝他们,有一借口便是不知布须天底细内情,不可轻举妄动,而他这一次去,就是想试着表示,要是真能探明先天妖魔近况,可否请四人一齐出手。

  四人虽没有答应,可也没有明确回绝。

  旦易猜测,恐怕唯有等到结果出来,才可以知晓其等真正态度了,故他也没有多提。待商量好了下两方如何配合,就又赶了回来。

  他言道:“四位道友提议,为推演方便,可我等合力,一同塑造一处界空,如此这一处便融合我诸人元气在内,更是方便我等使力,不知两位道友以为如何?”

  张衍与乙道人稍作商量,都是认为此法可行。

  旦易又看向张衍,言道:“张道友,你在我诸人之中元气最后雄厚,故是我与吕霖道友等人都是觉得,此次有请你牵首主持局面。”

  张衍知晓这时不必有什么客气,如今他驾驭元气已到第二层次之上,与吕霖等人相比并没有多大差别,要说欠缺的,或许是长久以来积攒的经验,不过只是推演法诀,主要是利用自身元气定压局,其余这几位也可以从旁辅助,这些都是可以忽略不计的,故是他没有丝毫退让,当场点头应承下来。

  乙道人笑道:“在此之前,道友需先看一下这朵金莲了。”

  旦易转首看向那在池湖之上绽开的金莲,方才到来时,已是看到了此物,仔细感受了一下,发现与自己原来所感应出来的景象别无二致,见其在无时无刻吞吸四周灵机元气,歉然言道:“劳烦两位道友了,在下这便会处置好。”

  他一转法力,却是将自身元气法力替代了进去,池湖及金莲叶瓣轻轻一动,而那湖水也是荡起涟漪,随后骤然化微,整个缩小至尺寸之间,并被他托于掌心之中,而原来那天坑却是还回了原来模样。

  乙道人奇道:“敢问道友,这金莲究竟是你自家所观想出来的,还是由过往哪个宝物返照?”

  旦易摇头道:“两者皆非,只是在下欲要观想遂心法宝时,便这一物浮现出来,好似天生便是知晓一般,但也无法知晓那真正来历。”他又看向两人,诚恳言道:“两位道友也知,由于那场大变之后,原来许多因果牵扯,乃至熟识之物都是与我等似断非断,似明非明,便识忆之中也未必能找到全貌,只能遵循那一丝隐晦感应,在下可感觉到,此宝对我有大用,故才做此选择。”

  张衍见他如此说,便道:“如今此宝已成,看去威能不俗,此皆言明,道友感应无错,只要确能用在此次争斗之上,到底来历为何,倒也无甚紧要。”

  乙道人也道:“确然只是小事。”

  旦易心下一动,就将那金莲收了去,随后道:“若是两位道友无有妨碍,这便开始推演法门如何?”

  张衍点头表示同意,尽快造出这法门,也可早些探看出那些妖魔底细,从而也有更多时间用来做应对。

  乙道人也无异议。

  旦易这时递了一枚玉简过来,道:“具体造界之法我与吕道友他们已是商议好了,俱是记于此间,张道友既为主持之人,烦请再观一番,若有什么不妥,我等可再作修正。”

  张衍接过,扫了一眼,这里间所言方法并不繁杂,主要还是需得运使之人有足够深湛的元气为用,这一点确实由他来做最为合适。待看过之后,他沉思片刻,却是在神意之中稍作推演,看有无什么不妥地方,片刻之后,他抬眼道:“贫道这便要动手了。”

  旦易和乙道人都是神情一肃,俱言:“道友请。”

  张衍神意一转,霎时之间,于虚空元海之内延展开一座无限天地,划定方圆,分得过去未来,并化演出无数变化可能,再在一瞬之间回至本来,霎时光明放出,拨开混沌。

  几乎是同一时刻,有六道强横意识同时灌注而来,进驻至此,并助他一并扶定乾坤,分得天地。

  这也是由他先是出手的缘故,如果没有足够强横的元气为底,以此居中坐镇,那却根本无法承受七人之力,休说再下一步动作了。

  这一关过后,下来便就无甚碍难了。

  张衍待把元气稳住之后,却是发现吕霖等人仅只是气机意识到来,并没有显出身躯,显然因为某种缘故,不愿在出现在外,他也不以为意,只要这四位能出力便好,其余都是小节,

  旦易与吕霖等人商量的方法,是每人都需推演一部法门,最后混合为一,但哪个地方出了纰漏,就要重新来过,可要是多次失败,那么气机就会越来越混杂,变数也会越来越多,好似本来至澄之水被搅浑了一般,如若这般,就要浑尽此地重头来过。

  他所推演的这部分相对简单,这是因为立造天地所消耗元气不会小,当然不可能再令他担负太多,

  还有一个,他猜测这里面恐怕还有担忧自己无法诸人相合契缘故在内,因为推演一道之上看得却是道法成就,恐怕在众人来看,他虽元气之浩大可能凌驾所有人之上,可因成就稍晚,在这方面可能稍稍有所不及了。这么判断也是道理的,因为他此前还在四处访道印证。

  不过他也乐得如此,只要结果达到了目的,那么过程到底如何,却也无需去如何在意,况且这般做,他也有更多余力来稳住这方天地,不致有所动荡。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