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七十一章 难识神心无常相

第一百七十一章 难识神心无常相

  张衍在察觉到这回归来之人足有两个之后,正身自布须天中出来,凝神望向那劫力笼罩的莫测之处。

  大德各掌宝莲,各执大道,那自是有定数的,从先前线索和自己推断上来看,差不多有十余数目。

  若是四大祖师或那魔藏主人露面,因为过往牵扯,他当即可以认出。

  而如季庄之流,还有意念传递那一位要是归来,也是不难辨别。

  除开这几位,那么余下大德当也是不多了,然而他感应了一下那方才未曾发现的第二股力量,发现仍是比较陌生。

  周围这时忽有伟力浮动,微明在他身边现身出来,神情严肃道:“道友,两位同道回归诸有,若其等能够顺利归来,还望你能与我一同合力,化消劫力,以避免诸有倾覆、”

  现在他比张衍更为重视诸有,因为他所占据的造化之地不可能在这等劫力冲撞之中存驻下来,真正无法撼动的唯有布须天。

  张衍颌首道:“贫道自不会坐视诸有崩灭。”

  一旦大德当真归来,就需要有人出手来化消劫力了,除非按照微明的说法,另行有人承担劫果,现在即是无有,只有由他们来避免这等情况发生了。

  除此外,这两人还有自身伟力波荡,也会对诸有造成影响,这却需要其等自身以宝莲化解了。要是实在不成,还需得他们将漏洞补上。

  两人都是看着那力量露出的所在,而虚寂之中,诸世动荡还一直不曾停止,这还只是大德伟力到来的先兆。

  张衍这时神情微动,他能感觉到两股力量与劫力似有所碰撞,准确来说,是被劫力所阻,此就像河流经行,撞上大坝,而不得前行一般。

  他与微明都是神情不变,

  这般情形也在预料之中,两股力量虽有入世之势,但因为诸多原因,不见得定能轻易回得诸有之中。

  现在大德力量能够轻易泄露出来,那是因为先前两朵造化宝莲碰撞,导致虚寂缺裂,可这不代表那劫力就不存在了,

  大德若想归来,必须避开这力量,或者让他人来承受,似微明所用办法后一种。

  事实上若无外力及同辈对此施加额外影响,这等方法是最为容易归来的,因为其伟力已然先一步回来了。

  而这两位大德先前应该不曾有多少伟力在现世之中,无有太大力量接引,故是想要闯过劫力阻拦,就不是那么容易了。

  这结果倒也平常,实际上连微明这般近乎完整归来的大德,仍有一部分力量被劫力所困,故其仍是有一段识忆缺失。

  要是归来二人的伟力不能彻底摆脱劫力困束,那到了最后定当只会有部分力量落下。

  不过这样也好,因为归来的若不是全身,而只是部分力量的话,那么顶多只是像当日曜汉、季庄一般只有一、二重境炼神修士的实力,这样无论伟力还是所沾染的因果劫力,都是不足以撼动诸有。

  需知他与微明若是以造化宝莲承托劫力,这是不能再搬运出来的,泄露些许便会导致诸有永远少缺一些,只能过后慢慢以伟力消磨,而无有此事,倒也是免了一桩麻烦。

  况且这些同道归来之后,也一定是会寻回自己原来造化宝莲的,若是回来之后力量不足,那么他借取气机也就容易许多了。

  其中一股力量在发现无法突破之后,却是只露出了些许力量来到了诸有之中,而其绝大部分力量都是收了回去。

  微明点头道:“这也算是明智之举。”

  有这么一点力量存在虚寂之内,虽仍被劫力所制,可是若用他先前所用之法,却可以引导现世之人设法成就炼神,等其打开大道之限,在其去往大道星河之后就可将劫力寄托给其人,自己脱身出来,虽然这等作法希望有些渺茫,但总有一丝机会的。

  而另一股力量却是仍然未曾放弃,其显然不愿意错过这一次机会,仍是固执冲撞着劫力屏障,其本来停留在虚寂之中的一丝丝极其微小的伟力也被调动了起来。

  张衍观有片刻,却是看出了这一位的真正用意。这是其在找寻那本来属于自身的造化宝莲,并以此物作为自身定世之基,要是成功,就能借此回得诸有之中。

  只这里前提,是其人能够在劫力将之封堵回去前做成此事,不然反不如先前那一位,先把些许力量投入诸有,再徐图后继。

  在坚持许久之后,那伟力在劫力阻挡之下缓缓退去,看去归来已是希望渺茫。

  可就在这时,两人忽然见得一朵造化宝莲自虚寂之中跃动出来,而其中一股伟力顿便有了定世之基,其原本被劫力所阻的力量渐渐又突破出来。

  张衍一挑眉,他也不是未曾找寻过造化宝莲,就算有了旧主气机和宝莲莲瓣,也不是容易之事,其人伟力不过在诸有之中稍作飘荡就找到了此物,那着实是运气了。

  随着那人伟力将要落来,诸有震荡也变得异常激烈。

  微明此时对张衍打一个稽首,道:“上回我回来诸有,是道友将我劫力接去化解,此是我亏欠道友,这回既是只有一位道友归来全身,那当由我来承托。”

  张衍颌首道:“那便拜托道友了。”

  微明主动上前,将手中造化宝莲一托,将所有劫力收拢入内,诸世悸动顿便平静下来。

  就在同一时刻,那伟力终是落到了诸有之中,随即一聚,这一刹那,好似一切俱是消失,可转瞬之后,便见一个道人走虚无之中走了出来,其人伸手一招,便将一朵宝莲持于手中,将自身涌动伟力寄托入内。

  而至于另外一股伟力,就没有这等运道了,其大部分力量都被劫力阻退回去,显然最后落下的便是残身了,只能日后再加修持了。

  那道人归来之后,先是看了眼微明,打一个稽首,笑道:“道友有礼了。”

  微明则是还得一礼,道:“恕我不记得道友名号了。”

  那道人笑道:“混沌初开无常相,心悟自然是妙觉,贫道相觉是也。”他转而望向张衍,道:“不知道这一位道友如何称呼?”

  微明言道:“这一位乃是玄元道友。”

  相觉于是转了过来,又与张衍相互见礼。

  微明这时试着问道:“相觉道友此番归来,已是摆脱不少劫力,不知可是记得当初造化之精破碎的前后因由么?”

  那道人露出思索之色,缓缓摇头道:“造化之精之事。我只记得似我辈欲借此参悟大道,而后之事却是模糊不清,当是遗落在劫力之内了。”随即看了看微明,笑道:“道友看来是同样忘了此事?这些事忘却倒也罢了,就怕耽误了自身道果,却是不妥。”

  微明没有接话,也没有提及造化之灵一事。

  他现在无法判断出对方是否是那造化之灵所化,故是对其人报以戒备态度。

  况且听得其言语之中提及自身道果,显然也是一位执着大道之人,那么就算对方当真只是同道,此番回得诸有,也一定会与他争夺造化之地和那造化性灵。

  造化之地再多也是有数的,虽他现在还未曾找了出来多少,可本来是两人分持,现在却多了一个出来,那无疑是有碍他道途了。

  张衍神情淡然,在旁不置一词。

  造化之灵绝然是要提防的,在不确定之前,不管是面对微明还是这位相觉道人,他都不会放松警惕。

  相觉似是察觉到两人态度冷淡,却只是一笑,对两人打一个稽首,就遁去不见了。

  微明见其离开,也对张衍言道:“我此番回去当会消磨劫力,若有敌来犯,还望道友能支应一二。”

  张衍笑了一笑,原来微明提出主动收取劫力是出于这个目的,两人之间形成某种意义上友盟,不过他也不在意。

  他能感觉到,相觉之伟力比微明更是强盛,这是因为后者归来的伟力更多,要是其人为了争夺造化之地,主动攻击微明也不是不可能。

  本来他人之间的争斗他也没心思去多管,可假设相觉就是造化之灵,要是被其轻易吞了微明,那么其威能将会变得更大,所以在没有办法确定其身份之前,他需得阻止这等事发生。于是道:“道友放心,贫道以为,造化之灵威胁在旁,同辈之间的争斗还是尽力避免为好。”

  微明听他如此回答,心中一定,一礼之后,道一声告辞,便就先行一步离去了。

  相觉离开两人之后,于心中默算了一番,也是察觉到了造化之气所化诸多性灵乃是缺失一部,而造化之精破碎后,那些分散开来的造化之地方才是参道之根本,因为这些造化性灵多是出自依附于造化之地的现世之中。

  这般他也明白为何微明对他态度较为冷淡,因为彼此就是逐道之对手,只是造化之地还未曾完全现出,还不必要为了未明起得冲突,可往后便就难说了。

  他寻思了一阵,转入了神意之中。

  只是片刻之间,那紫衣道人的身影竟是在此显现出来,其人似也惊异,。不知为何自己神意到了此处,谨慎对相觉一礼,道:“见过这位道友了。”

  相觉见了他之后,一改先前满面笑容,反而显得几分冷漠疏远,道:“你虽不识得我,我却知道你背后那位正主,此番我得以回来,也算欠了那位一个人情,你要做何事,可以说来,我若力所能及,当会助你。”

  …………

  …………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